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正德外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御驾自西而来,黄尘影里,斜晕闪耀,锦衣如绣,如一条五色金龙,冉冉而来。一马当先的是朱宁,疾驰到市梢与李和会合,听取报告。

    “仓场张侍郎,很能办事。”李和说道:“万岁爷歇驾吴家大院,五进新屋子,现成的布置;随扈人员住空仓房,亦已打扫干净。一切食料,预备得很充足。”

    说到这里,李和回身招一招手,将不远之处的张一义唤来,为朱宁引见。彼此一揖,略作寒暄,朱宁问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花样?”

    张一义茫然不知所答,结结巴巴地说:“干殿下要玩什么?”

    “不是我玩,是替皇上找消遣。”朱宁提示:“只要宫里没有的,新奇的玩意就好。”

    这一说,张一义明白了。他是富家子弟出身,知道纨绔的好恶,皇帝不过天字第一号的纨绔而已,只要能使他破颜一笑,什么荒唐的花样都不打紧。于是念头一转,连声答说:“有、有!我去预备。”

    “对了,快去预备!越快、越多,越好。”

    “是了。还有件事,要说与干殿下:通州知州跟驻通州的武官,都由城里赶来了。请问在哪里接驾?”

    “都不用、都不用!皇上没工夫见他们。”朱宁摇着手说“连你都不必见,只要把差使伺候好了,话我自然在皇上面前替你说好,让你升官当尚书。”

    “多谢子殿下美意。我马上关照预备杂耍,在吴家大院待命。”

    说完,疾驰而去。他衙门里养着一班帮闲的清客,恰如俗语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朝,”平时饱食终日,陪着饮酒、下棋、看戏、玩古董、大享清福,在这个当口,可就要好好动一番脑筋,卖一番气力了。

    张一义的这班清客,为首的叫做马大隆,见多识广,无所不知,吃喝嫖赌,无一不精,尤其是人情熟透,善于揣摩心理,听得居停所提的要求,随即道出一番见解。

    “皇上年轻好动,太过于文雅的玩意,未见得能赏识。总以新奇热闹为主,最要紧的是,宫中从未有过的花样。所以这个差使并不难办,譬如,我昨天看见一班耍猴戏的,就很可以进奉。”

    “那似乎太亵慢了吧?”张一义有些不以为然。

    “不然,事先说明白了就不要紧了。只要猴子不撒野,决无妨碍。”

    “好吧!要先跟耍猴戏的问清楚。”

    “我看,”另一个清客建议“泺州的皮影戏倒不错。”

    “不!”张一义立刻否决“宫中有的。刘瑾当年当钟鼓司掌印太监,专门管这些杂耍,皮影戏称为‘过锦’,皇上早就看得不要看了。”

    “不见得,”马大隆又有独特的见解“要看演的是什么?宫中的‘过锦’,当然是法雅音,大罗神仙之类,如果另外换一种皇上所没有见过的题材,一样会看得下去。”

    “那么,请教,该当什么题材呢?”

    “诙谐好笑即可。”

    “有一出戏很妙。”原来建议的那清客说“可惜,太‘荤’了!”

    “荤的好,荤的好!”马大隆急急问道:“戏名什么?”

    “叫做‘瞎子捉奸’!”

    “妙极,妙极!”马大隆抚掌称善“光听这个戏名,皇上就非看不可。”

    “确是很妙!”另有人附和。

    这一下,张一义索性不开口了,只听马大隆调度,一共选中四档节目。他一面派人去接头,一面用黄笺正楷写好一张单子,重重拜托了马大隆,随即赶到吴家大院。

    时候正好,赶上接驾。张一义遥遥望去,不曾见有着黄袍的人,只见锦衣卫簇拥之中,有个头戴紫金冠的魁梧少年,上身一件大红平金的箭衣,下身着一条葱绿泥金寿字的束腿袖袴,骑一匹金辔玉勒的大白马,款款而来。心中不免自问,这又是谁呢?

    一念未毕,李和已推推他的身子“快跪下!”他说“御驾到了!”

    “是白马少年?”

    “对,对,对!”李和将他的肩一摁,张一义顺势跪倒。

    跪下低头,只能隐隐约约着到许多马蹄,等发现白色马蹄,知道皇帝到门,便俯伏到地,口中朗声报名:“臣仓场张一义恭迎圣驾。”

    皇帝没有答话,张一义只能看到一双着绿衤夸的腿,很快地从红地毯上经过。直到皇帝进了大门,方始起身,李和便说:“看皇上是有些累了,很快就会传膳。你预备了一些什么消遣?”

    “喏,在这里!”张一义将黄单子取了出来,同时作了一番说明。

    “好!你关照厨房赶快预备。我上去请了旨,回来跟你接头,你在廊上等我。”

    于是李和持着单子,转交朱宁,朱宁一看,上面写的是:“进奉杂戏一堂,恭请宸赏。臣仓场侍郎张一义恭进。计开:猴戏、过锦、口技、上绳。”

    看完单子,朱宁不由皱眉“没有什么了不起嘛!”他说。

    李和受了张一义五百两银子的好处,而且听他作过解释,确有妙处,因而便帮衬着说:“看单子看不出来的,玩意很不错,包管万岁爷会哈哈大笑。而且,大多是带‘荤’的。”

    “带‘荤’的?”

    “是。”李和又指着单子低声说道:“上绳的两个妞,一个十七、一个十八,长得都不错。”

    朱宁想了一下,深深点头:“我倒小看这个官儿了,看起来花过心思,很懂窍门。”

    这时马大隆早已带着那班跑江湖卖艺的,赶到吴家大院,先请朱宁检视。他格处注意的是猴戏与上绳。怕猴子撒野,也怕上绳的女子颜色平庸,不料一看之下,大感意外,人畜都出色异常。

    于是,仔细商量演出的次序,马大隆问道:“皇上是一面传膳,一面观赏,还是膳罢进奉?”

    “一面传膳,一面看。”

    “既如此,先看猴戏,次听口技。”马大隆说“这两个节目,拿出来就是,上绳要搭架子,得有些时候。看完绳技,再看‘瞎子捉奸’,哈哈一笑,替皇上消食。再说,‘过锦’必得天全黑了来看才够味。”

    朱宁连连点头“有道理,有道理!”朱宁问道:“马先生贵处哪里?”

    “不敢!”马大隆谦恭地答说:“敝处江都。”

    “原来是扬州!自古繁华之地,好地方。”朱宁又说:“马先生可别走!回头我们聊聊。”

    “是,是!大隆待命。”

    虽说是江湖上常见的玩艺,却确有与众不同之处。平常的猴戏,无非猴子骑车、骑狗,这档戏却全是猴子,大小一共四只,翻跟斗、叠罗汉,花样甚多,最妙的是双演“过招”打的是“太祖洪拳”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极少露出毛手毛脚的猴相。收招的时候,恰好双双朝北,跪下磕头。

    皇帝大为高兴,道一句:“放赏!”只见两名小太监抬起一个小箩筐,使劲往外一兜;箩筐里尽是簇新的制钱“哗啦啦”一声,撒得满地;这面撒完那面撒,热闹非凡。

    猴戏既完,暂闭厅门;大天井里开始搭上绳的架子。这时膳桌侧面,已拉起一道锦幕,幕中出来一个老者,干瘪瘦小,貌不惊人,穿一件海青,戴一顶方巾,是儒士打扮。走上前来,将手中折扇,塞入袖中,尘扬舞蹈地拜了下去,用嘶哑的声音说道:“草野微臣明万年叩见圣驾: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听这个名字,皇帝便是一喜,灵机一动,笑着说道:“你的名字,可以打一个人的名字。你们猜!”

    这怎么猜得着?明万年磕头说道:“高明难测。”

    “你们谁猜得着?有赏!”

    左右相觑面相;一下子局面变僵了。朱宁非常着急,正想设法化解,只听窗外有个娇憨声音嚷道:“没有什么难猜,朱寿!”

    小儿女娇娓的笑语,日常随处可闻,了无足奇,而此时此地,却如睛天霹雳,无不吃惊。而所惊的原因不同,程度亦有深浅之分。

    首先是皇帝,不过猝不及防,微微一惊,其次是明万年,心想圣驾在此,哪个不是战战兢兢,竟有这样不懂事的女孩,胡闯乱语,皇帝一生气,那还得了?而最惊慌的自然是大小太监,除却怕惊了圣驾以外,更因为那女孩胆敢直呼御名,是从来所无的“大不敬”!这是个不得了的罪名。

    皇帝御名厚照,而朱寿既是皇帝自号,当然也是御名。

    可是以为皇帝会觉得“大不敬”却是杞人忧天,相反地,紧接着微惊而来的,是满面笑容——大明万年,则朱家天子长寿,这个谜竟让一个小女孩揭破,岂不可喜?

    这时已有几个太监奔了出去,皇帝怕他们是去抓那女孩,便即喝道:“站住!你们要去干什么?”

    “奴才出去看看,是什么人敢这样大胆?”

    “不用看了!你没有听见声音?一个很聪明的小女孩,别吓着了人家。”

    朱宁很见机,立即接口说道:“听见了没有?别吓着人家,悄悄儿去打听一下,那女孩是哪里来的。”

    暂时了结这个意外的小小波折,皇帝接着问明万年:“什么叫口技?”

    “一闻其声,如见其人。”

    “喔,是学人说话?”

    “是!”明万年答说:“如见其人,如见其情,凡有声音都要学。”

    “这么说,你是无所不能?”

    “圣天子庇护化育,虽下愚之资,亦为有用之才。”

    “莫说这些题外之话。”皇帝最讨厌这些头巾气极重的言语“你说,你先玩点什么有趣的。”

    “微臣试写一幅阳春烟是,为皇上下酒。”

    明万年磕个头,退入锦幕。此时堂上常下都在侧耳静听,恍惚间,似有若无的马蹄得得之声,然后雀噪莺啭,夹杂着鹧鸪一声声“不如归去”渐渐百鸟争鸣、马蹄声繁,又有各种叫卖小食的市声,空旷悠远,闭目静听,宛如见一幅艳阳天气的仕女嬉春图,皇帝的兴致被敲起来,恨不得亦能策马追逐。分享其中的热闹,在这样的心情之下,不由得连连引觥,饮啖甚健。

    慢慢地,由热闹转为清静,马蹄的声音,极其清跪,是敲打在山石路上的光景。

    蹄声有轻有重,有徐有疾,可以想象得到,随峰回路转而不同。渐渐地起一种大海涛的声音,那是松风,风定才听得出流水潺潺,间以数声鸟叫,别有空旷幽远之致。皇帝觉得心旷神怡,不由得就想起一句唐诗,而且念出声来“鸟鸣山更幽”

    锦幕中的明万年,听得皇帝念诗,知道已蒙欣赏,好东西还多,可以收住了。于是勒住了马,仿佛在远眺似的,口中也念了两句诗:“行到山尽处,坐看云起时。”然后蹄声又动,渐行渐轻,渐行渐远,终于消失。

    “妙得很!”皇帝对朱宁说“原来文文静静地玩,也有文文静静的味道。”

    “也只有万岁爷才识得他的妙处。”朱宁陪笑答说:“奴才觉得还是热闹些的好。”

    “那就让他再来个热闹些的!”

    此时明万年已经肃立在幕外,闻声答应:“微臣领旨!”

    说罢回身入幕。静默片刻,听得一声苍老的咳嗽,道声:“幸会,幸会!”由此展开寒暄,一听就知道是故友重逢。听对方的声音,是个二十来岁的后生,老生情意殷殷,拉后生到家喝酒,谈些市井间的趣闻,夹杂着斟酒、上菜,杯盘相触的声音,而后生不胜酒力,舌头有些大了,老者又复极力劝酒,方始尽欢而散。送客出门,客去门闭,后生脚步踉跄的情状,宛然如见。

    去不多久,后生终于醉倒在地,鼾声可闻。接着有个路人,高唱着山西梆子,大踏步而来,一下绊倒,栽了个跟斗,一面爬起,一面骂人,骂声未终,忽而惊呼,原来是熟人。“于是扶起后生,埋怨他不该贪杯,扶他回家。

    到了一条街,栅栏已闭,于是喊司栅的开栅。这下惊了一条狗,一犬吠影,众犬吠声,远远近近,大大小小。或吠或哮,无一不真。皇帝听得眉飞色舞,偏着头一面听,一面笑。

    群吠声中,有人叱斥,是司栅的来了,钥匙声、碰栅声、道谢声、脚步声,声声分明,走了一会,到家,敲门,开门一问,才知道在错了地方。那家人是江西人,用皇帝听惯的张天师所说的那种乡音,破口大骂,于是狗又叫了。

    等狗吠渐低,以至于无,终于真的到家。开门的是后生的妻子。询问缘故,说明究竟,道谢作别。闭门扶后生登床,要茶要水,噜嗦不休。做妻子的十分厌烦地发牢骚,及至取了茶来,后生鼾声如雷,于是妻子又骂。惊醒了孩子,解怀喂乳,孺子吮吸乳头。“咂、咂”作声,混和着丈夫的鼾声,妻子打呵欠的声音,不由得就勾起了人的睡意。

    不久,金鸡初唱,众鸡相和,也像犬吠那样,啼声远近高下,宏亮尖锐,各各不同,而无不酷肖。等鸡啼稍稀,丈夫又作呓语,不断索茶,妻子被惊醒了,一面唠叨,一面伺候丈夫喝茶,喉间咕咕有声,语声亦渐渐清楚,丈夫的酒醒了。

    于是,夫妻开始调笑,妻子先则厌恶,继而欲拒还迎,然后是低声喘息,腻语叫床,那张床当然也是“咯吱、咯吱”作声,与枕席之间行云雨的声息相和,间以猫儿的叫春,先是一只雄猫,其声亢厉,随后来一只雌猫,叫声柔和,接着又来一只雄猫,两雄相争不下,乱扑乱咬,清清楚楚听得出是在屋顶上打架。纷呶喧嚣,正令人听得出神时,轰然一声,众响皆寂。

    皇帝有着如梦方醒之感,但耳际仍旧遗留着各种不同的声音,尤其是妇人的娇滞腻语,一想到心就会蓦然往上一提,人也就有点坐立不安了。

    此时明万年又出锦幕,肃立待命。皇帝定定神笑道:“这套本事,着实不易!须得好好赏一赏!”

    “替万岁爷备下赏号了。”朱宁答说,随即向左右做个手势。

    于是两个小太监抬来一个朱红大托盘,上面是两匹青色绉纱,一锭五十两重的大元宝,皇帝看了看说:“少了一点!多给一分。”

    “喳!”朱宁向明万年大声说道:“万岁爷格外多赏,还不谢恩。”

    等明万年磕头谢了恩,皇帝对朱宁说:“你问他,愿意不愿意在豹房伺候?”

    明万年不愿意也不行。而豹房伺候,就此成了一个衔名,不过“伺”字嫌俗,改成“豹房祗候”

    “还有什么玩意?”皇帝问说。

    “还有上绳跟过锦。”

    “过锦就不要了。”

    “是!”朱宁答说“上绳可不能不要?”

    “为什么,””

    “万岁爷一看就知道了。”朱宁转脸吩咐:“拿御榻移到廊上。”

    堂下应声走来八个太监,先开厅门,然后将皇帝连御榻一起抬到走廊上,另用茶几陈设酒果,皇帝一面享用,一面抬眼下望,只见灯火照耀之下,有根隐隐发光的线,横悬在半空中,定睛细看,才知道是根钢弦,两头连系在抄手游廊的大柱子上。上绳的两名女子,一个穿红、一个穿绿;对襟袖子札脚裤,腰系一条白绸汗巾,弓鞋纤小,而轻盈如燕,一左一右,翩然而至,拜倒在君王面前。

    “小女子林丹凤、林白凤叩见万岁爷!”

    “你们是姊妹俩?”皇帝说道:“抬起头来我看看。”

    “是!”林丹凤答说:“我们是同胞姊妹。”

    等她们姊妹抬起头儿,朱宁已提着一盏白纱红寿字的宫灯,照在脸上。同胞姊妹,相貌不同,姊姊是瓜子脸,妹妹是鹅蛋脸。谈姿色是妹妹胜过姊姊,长眉入鬓,一双凤眼。但论韵致,白逊于丹,林丹凤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瞄来扫去,将皇帝的那颗心撩拨得痒痒地又不宁贴了。

    “你们多大年纪?”

    “小女子十八,我妹妹小我一岁。”

    “你!”皇帝脱口问道:“有了婆家了吧?”

    皇帝问到这话,在廊上悄观动静的张一义觉得相当刺耳,看御座左右的太监,却是个个若无其事,想来都是听惯了这种轻佻之语的。当然,林丹凤不免害羞,低着头不作声。

    朱宁却知道皇帝的脾气,侍寝喜欢妇人,不喜室女。看林丹凤那双眼睛,不似完壁,心知皇帝已经中意了,但若林丹凤撇清,而皇帝又信以为真,或者好事不谐,便得别费张罗。所以不待她自己承认不承认,先硬派她有了婆家再说:

    “请万岁爷不用问了,她不好意思说。”

    “我看她是早有了婆家的。”皇帝问道:“你们走钢丝有没有把握?”

    这下是姊妹俩同声回答,响亮的一个字:“有!”

    “摔下来可不是好玩的事。”

    “回万岁爷的话,”林丹凤说“平常是用网子的,今天在万岁爷面前,可得献一点真玩意,所以不用网子。”

    “算了,算了,还是用网子兜着。”

    不用网子兜着,万一摔伤了,不但大煞风景,而且侍寝无人,所以朱宁紧接着说:“这是万岁爷的恩典,格外体恤,你们给万岁爷磕头谢恩吧!”

    林丹凤还有些怏怏然,觉得不能显自己的真本事,做妹妹的心寒胆怯,求之不得,所以不由分说,硬拉着姊姊一起磕了头,然后退向两旁。

    等张好网子,双凤复又出场,走到中间一屈膝,起身后退,互相打了个手势,双双往上一纵,攀住钢丝,一撑一跨,双足已踏上钢丝,两臂张开,风摆荷花似的摇晃了一会,稳住身子,然后由中而分,各走一端。

    走到尽头,转身再走,这下是由分而合,双双走到中间,彼此堵住。皇帝手持酒杯,一眼不眨地注视,要看她们怎么走得过去?

    正当大家屏声息气注视之际,忽然丹凤一个失足从钢线上倒栽了下来,其势甚疾,无不是情不自禁地发出惊呼。谁知“哎哟”二字未毕,丹凤已用纤纤双足,倒钩在钢线上。白凤更不怠慢,举步一跨,越过她姊姊的双足,向另一端轻悄地滑了过去。皇帝不由得喝一声采,朱宁领头附和,赞声不绝。

    丹凤还有技可献,只见她侧挂着的身子,如秋千盘荡了起来,越荡越高,蓄足了势,双足一松,整个身子凌空上飞。看那模样,像是脚上吃不住力量,被摔了出去,这一摔不是自上往下落,不是掉在网子上,而是斜着抛出去,摔着青石板上,非受重伤不可。胆小的张口瞪目,一颗心提到喉头,只能作无声的惊呼!谁知丹凤双手一伸,恰好抓住钢丝,双足就势一盘,使个乌龙绞柱的招式,在钢丝上拿了个大顶,稳住多时,方始重新起立,斜着一滑,到头翻身而下,与白凤双双拜倒在阶前。

    “放赏!”皇帝高兴地说“重赏!”

    于是朱宁做个手势,便有人捧来一只黑体描金的小铁箱。这只小铁箱,宫眷近侍管它叫“百宝箱”有专人掌管,皇帝在宫内闲游时,走到哪里,带到哪里。因为宫女片言只语,一颦一笑中了皇帝的意,有所赏赐,便得取给于这具百宝箱,若是能承雨露,自更不在话下。

    当下由朱宁开了铁箱,另有一名小太监,捧着一个朱红圆盘,跪在旁边。皇帝朝箱中看了一下,红绿宝石、黄金、白玉。一时目迷五色,不暇细看,只大把地抓起嵌珠镶宝的钗环钏镯,入在盘中。那小太监是受过朱宁教导的,将朱盘轻轻一摇,堆积的珍饰,立刻平平地铺满了盘面。若非如此,皇帝一把一把抓起来往上放,便无休止了。

    即令如此,这分赏赐也值上千银子,双凤几曾见过这等贵重的首饰,惊多于喜,头上发晕,记不得应该谢恩的礼节。

    “去!”皇帝说道“去戴上我看看。”

    “是。”朱宁向双凤招招手说:“跟我来!”

    一带带到右面厢房,李和跟马大隆跟了进来,帮着照料,视线却都在丹凤手中的那盘赏赐上。后窗外亦有人,是双凤的养父,他那双眼睛更是看得直了。

    “这副打扮,戴再好的首饰也不像样。”朱宁问道:“你们姊妹另外有衣服没有?”

    “有。”丹凤微窘答说:“粗布衣服,不中看。”

    “这话不错!”朱宁想了一下说“李和,你去跟主人家商量,借他家内眷的衣服穿一穿,顺便替她们姊妹好好打扮一下。御赐的首饰,件数点清楚,用不上的包好了你收着。”

    “是!”李和将双凤姊妹带了出去,找张一义跟吴家去打交道。

    “马先生,你这些玩意安排得很好。”朱宁问道:“你可知道那两个妞儿,家里是怎么个情形?”

    马大隆一听便知用意。心想:姓马的可不能干拉马的勾当!便即指窗外说道:“喏,那是她们的养父,可以唤进来问。”

    双凤的养父叫林利官,福建人,虽历江湖,未见世面,跪倒在朱宁面前,只叫:“老爷!”是极老实的样子。

    “那姊妹俩是你的养女?”

    “是的。不是亲姊妹,不过从小在一起长大。”

    “都有婆家了没有?”

    “都没有。”

    “都没有?”朱宁不信“大的像开过怀了?”

    “不敢瞒老爷。”林利官嗫嚅着说“去年八月里到山东东昌府荏平县八里庄,有个王七公子——”

    “好了,好了!”朱宁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说“让姓王的破了你女儿的身子,是不是?”

    “是。”

    “这就不去说它了——”

    “请慢!”这趟是马大隆打断了朱宁的话“有件事可得弄清楚,她身上有孕没有?”

    这下提醒了朱宁,事关龙种,非同小可,朱宁连连说道:“不错、不错!马先生真细心。”

    “这个,”林利官说“小的可弄不清楚了。”

    “这么说,你女儿还陪别人睡过?”朱宁问说。

    “没有,没有。就王七公子一个。”

    “跟姓王的分手多少时候了?”

    “半年多。”

    “混帐!”朱宁骂道:“半年以前的事,如果有孕肚子不都鼓得老高了!”

    “是、是!”林利官惊喜而歉疚“小的没有想到。”

    “慢点!走江湖的什么都不在乎。肥水不落外人田,你自己享用过没有?”

    林利官愣了一下,方始会意,指天发誓:“老天爷在上头,小的拿丹凤当亲生女儿一样,哪能做那种没天日的事!”

    马大隆很满意地点点头,朱宁又问道:“小的呢?”

    “小的可是规规矩矩的姑娘。”

    “好了,我知道了!我告诉你一句话,你那两个女儿,也许就要留下了。如果留下,给你一千银子,不留呢,另外再说。”

    “老爷,老爷!”林利官急得双泪交流“小的就靠这两个女儿养老——”

    “唉!你糊涂了!”马大隆硬将他的话打断“这是别人求不到的事,你怎么倒得福不知?快,给干殿下磕了头去吧!”

    说完,重重一掌拍在林利官背上,身子往前一倾,他不磕头也算磕过了。

    动作横暴,其实马大隆纯是好意。林利官老实得无用,不识眉高眼低,这样一顶大帽子压下来,哪里还有商量的余地?惹恼了朱宁,白白赔上女儿不算,也许还有灾祸。所以不等朱宁说出不好听的话来,便将林利官轰走,他自己跟朱宁敷衍两句,亦即赶了出来,还有话问林利官。

    “你怎么这么傻!皇上看上你女儿了,别说是领来的,亲生的也得撒手啊!再说,这哪里是坏事?如今就看你跟你女儿的造化了!如果丹凤得宠,你作兴就是‘皇亲’,还怕没有人养你的老?”

    听这一说,林利官的脑筋,整个儿转了个向。“皇亲”二字,令人心醉——凡是后妃母家、公主夫家,都称“皇亲”加官晋爵,坐享富贵,历来如此,尤其当今皇帝的母舅张家,声势更为厦赫。有朝一日,能踏于“皇亲”之列,那简直是件不能想象的事。

    “是、是!马老爷。”林利官狠狠将自己的大指咬了一口,护疼急忙缩回,一面咬牙咧嘴地揉手指,一面却“嘿、嘿”地笑出声来。

    “你这是干什么?”

    “我看我是在做梦不是?”

    马大隆忍不住好笑“你也别太高兴!”他觉得有提出警告的必要“事情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把心定下来,安安静静到一边等着,听我的招呼。”

    “是、是!马老爷,你多劳心。”

    “我叫马大隆,大小的大,兴隆的隆。老林,如果你将来得意了,可记着咱们有今天的这一段交情!”

    说完,马大隆就走了,忙着去打听双凤姊妹的消息。

    这时皇帝又已挪到厅里,御榻坐东向西,西面在演宫中称为过锦的烁州的皮影戏。

    宫中的过锦,一切都比眼前所见的来得讲究,可是有一样不如:题材。宫中的过锦,搬演的无非忠孝节义、大罗神仙之类,偶尔一看,感到新奇。看得多了,题材大同小异,不免发腻,所以皇帝这天先亦不甚在意,眼中望着皮影,脑中只想着丹凤的袅娜腰肢,不知一上了牙床,是如何地奇趣横生?

    可是不久之后,皇帝的注意力便为皮影所吸引了,实在因为题材太新奇,眼不见物的瞎子,单枪匹马回家捉奸,好像是不可能的事,而这出皮影戏耍,居然将不可能化为可能,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原来瞎子目盲而耳聪,捉奸是用个拙法子,手持菜刀,堵住房门,奸夫一举一动,闻声辩形,比目明还要清楚。瞎子老婆帮着遮盖,帮着声东击西,谁知徒劳无功,因为瞎子以逸待劳,心思极静,能够洞烛机先,刚有动作,便说破了她,以致左支右细,进退失据。这皮影戏是一个人在幕后耍,手中牵线,口中唱白,词句虽俚,却新鲜有趣,皇帝一向喜爱市井中的琐琐屑屑,所以对这出“瞎子捉奸”能够领略其中生动活泼的妙处,一直嘻开嘴笑。

    及至“奸夫”被困,现身告饶,戏完灯明,方始发现一左一右,陪侍着一姊一妹。丹凤穿的是一件大红丝夹袄,下面一条绣花白练裙;白凤穿的是鹅黄缎子夹袄,下着一条玄色绣彩蝶的绸裙,并皆浓妆艳抹,珠翠满头,一点都看不出跑江湖的风尘之色。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来的?”

    “奏禀万岁爷,来了有一会了。”丹凤答说“只为万岁爷正看得出神,不敢惊动。”

    “喔,你们也看了过锦。”皇帝执着白凤的手问:“好看不好看?”

    白凤倒真的还是姑娘,奔走风尘,这些玩意不曾看过也听过,并不觉得看不下去,但一问到可就害羞了,满脸飞红地低声答说:“小女子看不懂。”

    “你看不懂,你姊姊一定看得懂!”说罢,皇帝哈哈大笑。

    于是朱宁趋近说道:“万岁爷请移驾,另备得有宵夜的酒。”

    “好,奸!”皇帝随即起身。

    双凤姊妹当然陪同一起。由朱宁引路,在前后宫灯照耀之下,一直往里走,走到第三进才是临时的“寝殿”

    这一进房子是五门关,三明两暗,活络隔扇可以通过,皇帝向来的习惯,醉后随处便卧,所以将东西两大间打通,安一张镶牙红的大床,中间摆一张大理石面子的紫檀圆桌,陈设着酒青,椅子只有一张,便是御座。不过这张椅子是所谓“大帝椅”尺寸特殊人,皇帝居中坐下,左右还绰绰有余,正好让双凤陪坐。

    左拥右抱,酒到杯干,皇帝意兴到了最好的时候,朱宁却大为担心,因为每每酒到半酣,皇帝会想出各种花样来玩,这些玩意,有文静的,有很费事的,譬如踢鞠、踢球、驰马、角抵之类。如果在宫里,人多地方大,总还能想出应付的办法,如今微行在外,又是深夜,什么都不凑手,倘或想出一个花样来而办不到,不但折尽了这晚上的种种好处,还怕他中怀不悦,这一夜就很难安宁了。

    幸好,丹凤的那张嘴很伶俐,见闻又广,谈谈江湖上的奇闻异事,很可以为皇帝下酒。到得三更时分,皇帝醉眼迷离,身子都坐不直了,朱宁却放了心,亲自进来招呼,命双凤左右搀扶,扶上大床,安置已毕,才将双凤招呼到一边,有番话说。

    “白凤,你没事,可以走了。丹凤,你可要好好伺候万岁爷!”

    听得这话,妹妹俩的表情不同。妹妹如逢大赦,面有喜色,丹凤微皱双眉,心存疑虑,低着头问。“我可不知道怎么伺候?”

    “容易得很。”朱宁答说:“万岁爷怎么说,你怎么听就是。”

    “朱老爷,”丹凤手抚着胸说“我真有点怕。”

    “怕什么?万岁爷不会要你的命,也不会打你骂你。”朱宁正一正脸色“丹凤,你也不必黄熟梅子卖青!把你在钢丝上的腰腿功夫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