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大男人的小浪漫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熟悉的食物香气充斥整个客厅。

    用大骨精心熬煮而成的高汤,滚烫的高汤将几种配菜冲出浓郁香味,九层塔、辣椒、韭菜辛辣气味最能激起食欲,引诱人大坑阡颐,特别是当一个大男人宵夜没着落,又和人大打出手,还得应付警方之后。消耗过多热量的结果,是在面对满桌好料时,完全顾不得桌上礼仪。

    当袁静菱洗完澡,边用毛巾擦拭湿发、边走进客厅时,看到的就是男人埋头猛吃、像日本人吃拉面般把鸡蛋面“速速速”地“吸”进嘴巴里的模样。

    “呵呵呵,尽量吃,不要客气啊!我煮了一大锅,一定够你吃到饱!”阮香妹把一盘刚炸好的越式虾饼端上桌,直接摆在男人的大碗公旁边,男人也老实不客气,挟起来就往嘴里塞。

    这场景说不出的奇怪。

    揉着头发的动作有一下、没一下,袁静菱脸容略偏,迷惑地眨眨墨睫。

    老旧公寓的客厅格局小小的,除沙发,电视柜外,靠近厨房的位置还摆着一张长方形小餐桌,此时男人正霸占她平常用餐的座位,长腿依然大剌剌地伸出,他脱掉了绑带靴子,大脚丫子直接踩在磁砖地板上。

    一个多小时前,他们从警局离开,男人尾随她们母女俩回到六条通,原以为他是特地来骑走那台重型机车的,倒没料想他竟会过来帮忙收摊。

    之前时间很赶,母女俩只来得及关掉瓦斯、随便把一些需冷藏的食材收进装着冰块的保温箱里,带着一天的总收入就进警察局了,现场仍旧乱七八糟的。后来见他主动把椅凳一张张叠起、扶起打翻的桌子,动作理所当然到了极点,袁静菱和母亲两人当场傻眼。

    回过神,她连忙冲去扶起桌子另一边,和他抢事做,结果竟然遭他挑眉斜睨了—眼,桌子就这么被他拉走、收起、搬到角落放置。

    她对他那一眼印象深刻,有着淡淡的嘲弄,仿佛笑她明明力气小,还不自量力地想跟他抢东西。那样的眼神让他显得“人性化”一些,虽依然不好亲近,却不再酷得让人冷到发抖。

    最后,摊子用木板围起、圈好铁链上了锁,他替她们将两个大保温箱扛上平台推车,阮香妹笑咪咪地问着他这位“临时工”

    “材料还有剩,要不要到我家?离这里很近的,走路十分钟就到了,我煮宵夜请你。”就这样,他出现在她和母亲相依为命的老旧公寓里。

    男性薄风衣随意丢在沙发上,他左边手肘果真缠着绷带,八成也是干架时弄伤的。

    少掉风衣遮掩,他里边穿的是一件圆领t恤,印着一个被铁链缠绕包围、挺具艺术线条的骷髅头,颈上垂着银链,腰际别着一条有钥匙坠饰的银色皮夹链,高大身躯坐在桌巾印满小花朵的餐桌前吃得浑然忘我,这一幕像是在宁静平庸的静物画中,突然挥下极抽象的一笔,奇特的、有些格格不入,又似乎是耐人寻味的。

    “小菱,肚子饿不饿?过来吃宵夜啊!”阮香妹瞄到女儿静立不动的身影,忍不住出声。

    正努力奉行“吃饭皇帝大”为王道的陆克鹏,手中筷子突然顿了顿,明显放慢进食速度,抬起头,他隐晦的目光极自然地瞥了过去,淡淡锁住少女苗条的秀影。

    走道上温暖的鹅黄色灯光烘托着她,让那头湿润的学生短发如镶着金粉般泛出亮泽。她发丝本来就柔软无比,此时更容易教人联想到洗发精广告中必定出现的柔柔亮亮、闪闪动人的秀发。

    不知道她留长发会是什么模样?发质仍可以这么好、这么柔顺吗?

    陆克鹏没察觉自己正眯起双眼,目中的锐利似有若无地渲染开来,变得奇矣邙朦胧。

    “我不饿。”袁静菱摇摇头,静了三秒才走近,对母亲说:“很晚了,妈妈快去休息,厨房我来收拾就好。”庆幸是遇上周休二日,要不然今夜这么一闹,这时候都半夜三点了,她强撑着去上课肯定精神不济。

    阮香妹指指一旁的男人,笑着说:“小陆说要帮我收拾啦!”

    小小陆?!什么时候多出这个称呼的?

    她知道妈妈天生热情又好客,话匣子一开就挡也挡不住,但趁着她洗澡的时候,已经跟人家“混”得这么熟,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八成是自己的表情太过错愕,错愕得让人发噱,袁静菱不禁眨眨眼、再眨眨眼,觑到男人酷酷的嘴角不太绅士地往上勾扯。

    他在笑她。

    阮香妹显然没察觉到两个年轻人之间的“暗流”她活动着胳膊,看看陆克鹏面前即将见底的大碗公,再看看差不多被“秒杀”掉的整盘虾饼,满意又得意地点点头。“那就交给你们啦!”

    说完话,她往房间方向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回头冲着女儿交代道:“你明祈叔前阵子拿来的那瓶葯酒,妈收在电视矮柜里,等一下拿出来帮小陆堆拿一下,他颈后有勒痕,手关节肿肿的,肩膀好像也怪怪的,嗯ㄟ不过你力气可能不太够,我看还是等我洗完澡出来再帮他推。”

    “我来就好!”袁静菱语气略促,怕母亲太过劳累。“我可以的,一定推得他哇哇叫!”

    像是她说了多有趣的话,男人的唇弧捺得更深了。

    十五分钟后。

    瓦斯炉上盛着汤底的大锅直接搁在原处放凉,油炸锅子已经洗干净收进橱子里,所有碗盘也都洗得清洁溜溜,物归原处。

    空气里充斥着类似虎骨膏、镇痛金丝膏的中葯气味。

    陆克鹏依然坐在小餐桌前,却不太能维持嘴角原来的弧度。

    没想到全身秤不出几斤肉的她,指力真不小。“嘶”很没有男子气概地倒抽一口气,他赶紧咬住牙关,冲到嘴边的诅咒跟着吞进肚子里。

    “打人时不觉得痛吗?”那软嗓仿佛隐着一声轻哼。

    陆克鹏挑眉,目光从帮他伤手上葯推拿的柔荑移向那张淡垂的脸容,不太确定她小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

    眼前画面是相当赏心悦目的。

    少女有张莹白瓜子脸,弯弯的温顺细眉,翘挺又秀气得让人忍不住想伸指轻捏的鼻尖,乌亮发丝贴吻着她的腮畔,轻敛的秀睫和微抿的软唇形成另一抹风情,透露出潜藏在温婉性情里的倔气。

    他喜欢她此时的模样,像是对他动怒了。

    他想,他有些病态,竟然喜欢她对他生气。

    袁静菱不敢太用力碰他肿肿的指关节,只做了清洁消毒的动作,简单地点点红葯水。然后再用葯酒按着母亲教过的方法,把他前臂和上臂的瘀青顺着血液循环重重地、慢慢地往外推开来。

    想不通为什么他这么爱逞凶斗狠,把打架当成家常便饭?他破皮的指关节和瘀伤是来面摊吃宵夜之前,和人干完架的“战利品”吧?毕竟今晚在面摊的那场混乱,他是拿着钉扣腰带猛鞭对方,没见他抡拳揍人。

    没听见回应,她自然而然地扬起密睫,发现男人又古怪地打量起她。

    “打人时当然会痛。”陆克鹏确定了,她脸红了,鹅黄灯光中被乌丝圈围的脸蛋有着迷人的酡红,而他的心很难不蠢动。唉

    “但是知道被打的对方比自己痛上好几倍,心里就爆爽。”他说得慢条斯理,表情有点吊儿郎当。

    闻言,袁静菱抿唇不语,正要放开那只大手,却突然被他反掌握住。

    吓了一跳,但她没有急着抽回,只微沉小脸迎视他。

    “生气了?”他薄唇淡撇,似笑非笑的,眼神变得更专注。“你要想打我出气,我不会还手。”

    “我才没有那么暴力!”话冲口而出,说得急急的,嗓音还是细柔好听。

    她突然怔了怔,意识到两人的对话似乎“出轨”了,被他抓握的手热麻到掀起层层刺疼感。

    呼吸陡凛,她试着要挣开,他倒主动松手了。

    “你不暴力?是这样吗?”陆克鹏笑笑问,也不等她有所反应,突然转过身背对她,把身上印着铁链骷髅头的圆领衫整个脱掉,大剌剌地袒胸露背。“看见了吗?虽然是在背后,但我只要一活动臂膀,后肩胛骨就跟着痛,我猜差不多也乌青一大块了吧?”

    峻脸慢吞吞侧了过来,也不晓得他语气在得意些什么,说:“如果我没记错,那应该是你的杰作。”

    那片倒三角形的男性裸背,在靠近右肩的地方果然有瘀伤,是她今晚拿不锈钢大托盘发狠乱挥,重击他右后肩所留下的证据。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要打你”心窝直窜出热气,烘得她整个人热晕热晕的。袁静菱模糊想着,这个夏夜似乎比任何一个夜晚都要燥热啊!

    如果她没恍神,应该会注意到他瞳底过分湛亮的光。

    周遭静了静,公寓外夏蝉的夜鸣一阵阵、或远或近的,不曾歇止。

    “衣服脱都脱了,背上的瘀伤顺便也推一推吧。”陆克鹏挺挺胸膛,把脸庞转正,像是没打算再追究下去。

    “啊?呃嗯。”袁静菱回过神,左胸闷闷涨涨的,空气似乎只在鼻腔里虚转一圈就呼出,根本没能补足心肺所需的氧气量。她咬咬牙,努力平复这种不寻常的状况,重新在手掌里倒了点葯酒。

    把葯酒搓温,两只软绵绵的小手贴熨在他背部肌肤的同时,她仿佛听到男人的沉息,然后他突然出声,语调像在跟她闲聊,极不经意地说

    “还有,既然都认识了,我跟你妈妈聊过天,跟你也说过话,那就顺便交往吧。你觉得如何?”

    她觉得,前所未有的混乱。

    她还觉得,这种几近“死缠烂打”的招式,实在逊毙了!

    “拜托,不要再顺便接我放学了,我不喜欢你的顺便!”“顺便”两个字尽管试图要说得咬牙切齿,仍改变不了天生的软嗓。

    基本上,在袁静菱身上很难出现“难看”、“暴怒”、“抓狂”等等负面形容词。打从读幼稚园起,她就是师长和同学眼中的乖乖牌,功课向来不差,富有责任感,凡是师长交代或答应过同学的事情,一定努力达成。虽然不是长袖善舞、活泼热情的性子,但秀气的外表不负众望地配上温雅的好好脾气,使得人缘指数开高走高,从没下滑过。

    但,此时此刻,藏在袁静菱内心的小火山猛爆了,爆得她顾不得脸红,也懒得再躲躲藏藏。

    罢踏出学校大门,一见到跨坐在重型机车上吞云吐雾的男人,她便扬首笔直走去,冲着他喷火。

    这阵子学校有暑假辅导课程,虽然仍是暑假期间,高二升高三的学生们还是要乖乖到校上课,提升竞争力好应付渐渐逼近的学测。

    已经连续两个礼拜,重型机车天天出现在女校大门口,超屌的乌拉尔巡航车系车种,铝合玫瑰金的轮框和把手、引擎喷黑处理,复古流线型的外表抢尽风头,更没良心的是跨坐在上面的年轻骑士,长得性格又性感,脸庞明明就破相了,离“俊美”两字狠差三万九千英尺,但就是帅,帅到昏天黑地、毫无道理,孤僻的眼神连连电茫了高校中不少情窦初开的美眉。

    袁静菱很想骂他不入流,但看他叼着烟慵懒地眨眼,斜睨她淡淡勾唇的模样,害她心脏猛震,什么话也骂不出口,还很没用地想倒退一步。

    幸好,她只是想而已。

    她咬牙,打死不退,总之今天不跟他“乔”清楚,她就等着进训导处挨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