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清霜如月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我一边摸着怡岚的小手,一边眼睛环视着包间。怡岚身子坐的很直,另一只手抱在胸前,掩饰着被我抓住的另一只手,还时不时地叫一两声“好”看她一副假装镇定与无事的样子,我心里一笑——这丫头真是可爱。

    再看麦霸同志,此刻点了迪克牛仔的三万英尺,又开始嚎起来,而一旁的方薇则跑到电脑前选歌。

    纪潇灵则是一直喝着啤酒,见我看她,便也向我看来。仔细看去,总觉得她眼中有些雾花“喝酒?”见我盯着她,她又举起手中的酒瓶来。

    “不、不了”我连忙摆手“你也别喝了,小心喝醉了回不了家。”

    “呵呵,喝醉了你送我回去,咱俩住对门,你正好顺路。”

    这家伙不知道我已经被赶出家门当然这事儿我也不能跟她说,只好沉默不语。

    时间慢慢流逝,不一会儿陆雨生便又唱了几首,方薇也唱了几首,他俩唱的兴奋,让了我们几次,见我们都不唱后,就两个人在那里自个儿乐了。纪潇灵面前的空酒瓶由一瓶变为了三瓶,而她好像还没有尽兴的样,又继续开了第四瓶。

    仔细看她,目光竟有些痴呆,该不会是有些醉了吧。一开始我还没想多,但现在看来怎么有种借酒烧愁的样子

    我连忙松开怡岚的手,夺过她的酒瓶“别再喝了。”“哦”她有些无力地点了点,倒是很顺从,

    “几点了?”我看看表,已经快九点了“八点四十。”

    “我我该回去了”纪潇灵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未等站起,却又身子一扭,坐了下来。

    “你没事吧?”见到她这样,陆雨生和方薇也赶忙放下话筒,凑到她面前。

    “没没事”她打了个嗝,说道:“明天还要上班,今天,今天就到这吧,我,我先回去了。”“嗯,我们送你回去,你有点醉了。”方薇说道。

    “不,不用,让他送我回去就行,我就住他隔壁。”纪潇灵指了指我,方薇听了,一脸的惊讶。“好,就让渠梁送你吧,渠梁,潇灵怕是醉了,你送她。”陆雨生插话道。

    “嗯。”我面无表情,心里却是苦笑送她回去今天晚上本来还想和怡岚回去好好亲热一把呢,这下子要是送她,一去一回,浪费不少时间。也罢也罢,这女人今晚发什么神经,喝这么多酒。

    我扶起她,纪潇灵却顺势把大半个身子倒在了我的身上,旁边的怡岚噘了噘嘴,瞪了我一眼,不情愿地帮我扶着她身子另外一侧,走出了包间。

    走出ktv,打了辆的,将她带回了居住的小区。下车后她依旧是一副喝醉的模样,我扭头看了看她,今天她穿得是一件白色的衬衫,领子边上带有一圈花边,倒是很好看,不过引我注意的是,她将上面的两个扣子给解开了,露出了胸前的一片雪腻,白晃晃的肉在小区里灯光的照耀下那么耀眼。

    这一看,让我下面立刻硬了起来。有时候,那种若有若无,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更能惹人欲火。现在就是这种感觉,明明什么都看不到,那里也只是露出了一点点乳房的外沿而已,可此刻心中就很有一种欲望,有一种想扯下衣服,狠狠揉搓把玩的冲动。

    咦?我突然感觉到一道目光,回神一看,竟看到原本潇灵迷离无神的眼此刻竟炯炯有神地看着我,我瞬间明白了——今晚装醉的看来不止我一个。只是我装醉是不想喝酒,而且还想回家和怡岚共享鱼水之欢,可她装醉为啥?难道就是想让我送她回家?

    我连忙收回那大胆的目光,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将她靠着我的身体用力顶了顶。因为知道她是在装醉,这个动作就是想把她身子弄直,让她自己好好走,却未料到纪潇灵瞪了我一眼,然后身子又依了上来。

    吃我豆腐我心里咕哝了一句。怡岚在旁边,我也不好说什么揭破她,只好还是以原来的姿势将她托着。

    好不容易架她到门口,她颤巍巍地掏出钥匙,结果开门时老是插不进去

    嗨,装的还真像!我夺过她的钥匙,帮她把门打开。一直一路无话的她此刻开始咕哝起来:“渠梁,扶我进去。”然后又转头对怡岚说:“你先在外面等等。

    “然后便在怡岚的愕然下,装模作样地打了个趔趄,就势把我拖了进去,后脚却把门带死。

    “装醉!”“真真是有点醉了。”纪潇灵一扫之前的颓废样子,抬起头来对我说道:“扶我过去。”虽然知道她是装的,可我不能就这样撒手不管,连忙手上使力,将她扶到卧室里。到了床边,我不由得想做个恶作剧,便双手使力,将她半抱起来扔到了床上。她却咯咯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说道:“谢谢谢你哦。”“好了,我回去了。”我对她哼了一声。

    “不呆一下?”“不了,怡岚还在外面等着呢。”“呵呵,你那个小姨子啊,我怎么觉得你们俩”她停顿下来,一副笑谑调侃的样子看着我。然后坐起身子伸了个懒腰,转口说道:“好累。”接着便开始解开衬衫的扣子。

    我目瞪口呆,这女人又在诱惑我啊见我发呆,她却又笑道:“怎么还不出去,我要脱衣服睡觉了。”故意耍我玩呢,先是装醉,现在又赤裸裸地诱惑,嘿,我可不是什么柳下惠,于是便一步跨到她身前,两手伸进她那乳白的胸罩中狠狠捏了一把,然后便在她双手上来护胸时抽出双手。“我走了。”故意不回头看她,大步跨出了她的房门,只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嘭的声音,嘿嘿,打床垫?谁叫你惹我的。

    “哥哥,怎么这么久?这女人真骚!”见我出来,怡岚不满地抱怨道。

    “醉酒的人,别介意这么多。”我掩饰道。站在自己的房门前,我犹豫了一下,既然已经来了,不如开门看看吧,之前总是电话不通,自己心里还是很想清霜的。

    “怡岚,我们进去看看你姐姐吧。”“嗯,不知道姐姐消气了没。”小丫头的脸立马又显出一副担心的样子。

    钥匙插进去后,竟又转了好几圈才开开,门被锁了几道,难道清霜不在?现在都九点多了啊。怀着一丝疑虑,我打开门。

    房屋里静悄悄地,一片黑暗。打开客厅的大灯,意示怡岚先在沙发上坐着,我连忙奔向卧室。

    “清霜?”我轻轻叫了一声,伸手打开了卧室的灯。

    清霜曲在床上,像是睡着了。大概是由于灯光的刺激,她睁开眼,一脸的迷糊“渠梁?”她缓缓站起身来,脸上没有了前几天的冰冷“你怎么回来了?

    “口气也不是太生硬。

    清霜明显清瘦了我鼻子一酸,泪水流了出来。走过去,抱住她,她没有躲,我心中开始高兴起来。不过高兴来得太早,转眼间清霜又一把把我推开,脸上又再度冰冷起来。

    “姐姐”怡岚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你不是搬出去吗?怎么又回来了?”这我一时无语“我想你,清霜,你瘦了。”我伸手过去,想要抚上她的脸,不料她却躲开“不用你管。”“姐姐。”怡岚走了进来,我们三个站在一起,我和怡岚对望一眼,又都看着清霜。

    “唉”清霜叹了一口气“你们出去吧,我要睡觉了。”口气很平淡,没有前两句那么冰冷,不过却也坚定。

    见我俩不动,清霜伸手推了推我们“出去,我要睡觉了。”她声音突然变高,怡岚害怕地看了我一眼,我叹了口气,指了指门口,怡岚便先一步跨出了卧室。

    “你怎么不走?”见我移了一步又定住,清霜又冷哼了一句。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一步上前,将她抱住,清霜挣扎着,想要把我推开,却是力气不够,几下后便松了下来,一行清泪流了下来。

    “宝宝,别哭,别哭。”我低头想要吻她,她却倔强地移开。我追逐着她的唇,终于还是吻上了,却不料她身子开始抽动起来,原本默默流泪的她开始低声呜咽。

    “别哭,别哭,乖。”“你出去。”趁我放松,清霜倔强地挣开,双手推着我,一副执拗的样子。

    “唉,别推了,我出去,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哼,这不是原不原谅的事。

    “门倏地关上,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客厅,怡岚局促地坐在沙发上,见我出来,站起来问道:”哥哥,姐姐她?“我摇了摇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接近十点了。

    “算了,她还在气头上,我们今晚先睡在这里吧。怡岚,你睡客房,我睡沙发。

    “怡岚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沉默下来,抱了我一下,便去客房收拾起来。

    今天怡岚过来,本想跟她好好温馨一下,可先是唱歌喝酒,再加上送纪潇灵回家,再到这里,竟是完全没有机会。不过此刻就算是有时间,有地方,我恐怕也没有那心情了。

    沙发睡得毕竟不如床舒服,一夜尽是做梦,都是些不着边际的事儿,白日里的这些人在梦境中来来往往,却又看不清面庞。

    天微微亮,我便已彻底醒来,房间里静悄悄地,我呆呆地躺了一会儿便站了起来,发现原本盖在身上的毛巾被上面多了一床较厚的被子。清霜?还是怡岚?

    看看表,才六点,主卧和客卧的门紧闭着,我踌躇了一下,还是没有去开这两扇门。

    简单洗漱了下,我看了下冰箱里,除了几袋方便面就没有其他的了,唉,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往常,冰箱里总是堆满了香肠、豆腐乳、鸡蛋、火腿、牛奶等各种食品。

    怪不得清霜消瘦了这么多,想必最近她也是心情不好,食欲不佳吧想起她那清瘦的面庞,我就有些心痛。

    轻轻关上屋门,我打算去小区外的便利超市里买点早点。以前我们住一起,生活上基本都是清霜在管,这些早点食品也往往是她去购买,或者两人一起,可想到现在几乎空空的冰箱,我又一阵心痛,看来这次的事情对她的打击真很大,平日素来颇为养生的她竟如此

    当我提着满满的两大袋食品回来时,两个人还是没有起床,于是我便开始轻手轻脚地做起早餐来。忙活了一阵子,终于把东西弄好了。自己也不擅长做饭,每人一个清水煮蛋、一盒早餐奶、一根香肠外加两个窝窝头。

    这些东西热着好吃,只好先把她们叫醒。站在她们的门口想了一下,先叫清霜吧,希望她没有把门锁死。

    轻轻一转把手,我松了口气,还好没锁。推门一看,清霜背对着门,蜷曲着身子,一只膀子露在被子外,清秀的面孔仍旧那么惹人爱怜我轻轻摸了摸她露出的手臂,摇了摇她“清霜,起来吃早饭了。”沉睡中的她翻了个身子,眉头皱了皱,等了一会儿,却突然睁开眼睛,见我正坐在她的身边,伸手想要把我推开,可刚使了点力便又松开,悠悠地叹了口气说道:“几点了?”“六点半多了吧,我把早饭做好了,起来吃点吧,这两天你明显瘦了,看你这样子我好心疼”我趁势把她搂紧怀里。

    “松开我,我变瘦还不是因为你!起来,我要起床了。”她的口气先是强硬冰冷,后面声调却又降了下来,有些无奈,又有些哀怨。我呆呆地坐着,看着她出门,哗啦啦的水声传来,接着便是刷牙声。

    唉叫怡岚起床吧。推门而入,这丫头也是侧卧着身子,不过是面对着房门,凌乱的秀发遮住了半个脸庞。

    “小懒猪,起床了。”怡岚哼了一声,揉了揉眼睛“哥哥,你都起来了,昨晚睡得好不?”“还行,饭做好了,赶紧起来吃饭吧。”我吻了吻她的额头。

    怡岚温柔地对我笑了笑,然后问道:“嗯,姐姐呢?”“她已经在洗漱了,我先出去了。”“好。”我回到餐厅,想着过会儿不知清霜该是给我一个什么样的脸色,总体说来,今天的她不像前几天那样极度冲动愤怒了,看着沙发上的被子,不知是清霜还是怡岚半夜帮我盖的,若是清霜,那可就好了。哎,刚刚怎么忘了问怡岚一下。

    不一会儿,清霜便洗漱好了,穿着那件带花的睡衣走了进来。我注视着她,她看了我一眼便转过头去,一手拿着筷子,茫然地望着窗外。又一会儿,怡岚也进来了。

    “姐姐,姐夫”怡岚先是看了我一眼,便又有些胆怯地看了看清霜。清霜没有理她,我只好开口说道:“怡岚,先坐下吃早饭吧。”餐桌是个长方形的,最多可以坐六个人,我把三份早饭分别摆在较长的那面的两边,也就是一边一份早餐,另一边两份早餐。原本我打算坐在一份早餐的那边,但后来一想,清霜肯定比怡岚洗漱地快,因此我便坐在了另一边。这样,她们两个必然一个坐我身边,一个坐我对面。

    以前,在家和怡岚或小玉等人吃饭时,只要不超过四个,我和清霜总是坐在一边,而其他的一个或两个坐在另一边。现在我这样坐着,就是想看看清霜是否会特意坐到我的对面。她先出来,她先选择,若是坐我对面,那肯定是心中还有气。但若是坐我旁边,那说明在她心里,潜意识仍然起着作用,即便是生气,也不过是一时。

    当然,清霜坐我旁边并不能消减她对我的气,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试探,只是我自己寻求自我安慰的一种方法。

    还好,清霜进来后便自然地坐到了我的身边,让我也松了一口气,她没有拒绝我做的早饭,更没有拒绝三个人一起共进早餐,甚至对之前我和怡岚住在家里的事也没有提起,这些,可都是好兆头,说不定,再厚着脸皮住进来她也会允许吧。

    早饭我吃的很慢,其实是因为心不在焉,因为我的一颗心儿全放在了清霜那边,目光斜视着,偷偷地看着她。

    三人都是沉默不语,房间里只有吃饭咀嚼的声音。

    “我吃饱了,这个窝窝头吃不下了。”怡岚先开口说道。

    “嗯,吃不下就先放旁边吧。”我接口道,自己也赶紧扒了几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