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清霜如月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只见清霜拉开衣橱,往外扯弄着她的衣服。“清霜你干吗?”“看不出来吗?搬出去,让你们两个在一起。”

    我连忙拉住她,怡岚也扑上来拉住她另外一只膀子,哭着说道:“姐,你不要这样,都是我不好,我我”

    “不是你的错,都是我的错。”清霜的动作弄得我焦头烂额,一直都是怡岚在辩解,我觉得自己真是没用,一狠心,说道:“清霜,怡岚的话都说成那样,既然你不同意,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她,你搬出去,我们两个在一起也不会开心。你既然看我烦,想搬出去,那不如我搬出去。不管你现在多恨我,我都还是爱你的。”说完我又回头对怡岚说:“怡岚,姐夫对不起你,这段时间你也好好调节自己的心情,别因为这个把学业耽误了。”

    “姐夫、姐姐不要”怡岚痛苦地坐倒在床上,掩面痛哭起来,清霜呆立在那里,事情变得越来越难解,希望我离开一段时间,让大家都能清醒一阵子,尤其是清霜,希望她能消消气。

    其实我是在跟自己打赌,只是这个赌注太大,希望我和清霜的感情能承受地住,早上清霜真情的流露让我下了这个决定,只能期望随着时间的流逝,清霜的气消了后,能慢慢考虑我们这乱七八糟的关系。

    解铃还须系铃人,但此刻身为系铃人的我却没有太多的方法,清霜要是认定了她那想法,还真是谁也没有办法。

    简单地把一些衣物装好后,我劝了劝怡岚,便离门而去。清霜没有挽留,但我并不是太担心,我只装了一些夏季的衣服而已,她也没表现出要我把东西全部搬走的样子。不过,趁她不注意,我把我们两个的私密艳照都装走了。可能我想的太简单,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微风拂过,我混乱的头脑稍微清醒了下,看这样子,清霜一时半会是不会想通的,家是不能回了,现在这个样子去公司那还不得让人看笑话?于是我便打了个车,来到玄武湖边,坐在凳子上,慢慢地思虑。

    今晚住哪呢?宾馆都是死贵的,要找房子租今天也来不及,找朋友借住的事儿我做不出来,毕竟还是好面子。想来想去,我打算先找房子租,然后这几天过渡期就先在公司睡吧。好在公司为每个人都提供了一个储物箱,可以暂时把自己的东西放在那里。

    晚上下班后我再回去,趁没人的时候把东西放好,然后晚上就睡在那边。理了理思路,想好了这些事后,我便找了家网吧,上网搜索距公司和家都比较近的出租房。

    不知这次要在外面住多久,又加上大多数房子一租便得至少一季,于是我便决定先租一季算了。我不想和清霜真的分居,可现在以清霜的样子,我真怀疑一两个月她能不能把气消下去,心平气和地再坐在一起说话。

    下午我便找到了一家,约好了三点看房子,期间怡岚来过两个电话,我好好劝慰了她一下,让她不要做傻事,也不要多想,这段时间先在学校,好好学好自己的功课。

    因为是临时租住,对房子我也没那么多要求,随意看了下后,便同意租了,一室一厅,家具俱全,只是明天才能住。本以为晚上有着落了,没想到还是要去公司睡一天。

    在外面晃到晚上八点后,估摸着公司所有人都应该下班了,我便回到公司。

    大多数办公室都是黑漆漆地一片,但我却看到市场部的那办公室中亮着灯,本来公司偶尔有人加班也是正常的,我也没打算过去看,不过又想起纪潇灵是市场部的,鬼神差使下,我不由走了过去。

    把自己的东西弄好后,我便向她们部门走去,想看看是谁在加班。将近门的时候,竟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呻吟声,我一个激灵,有人在里面偷情?于是便放慢了脚步,轻轻地走到门边。

    那门半掩着,露出一道很大的缝隙,正方便我的偷窥,进门不远处的办公桌上,一个白花花的女体趴在桌子上,她的身后,一个男人正以后进式在她的淫穴中进进出出。

    “喔”一声长长呻吟,那女人侧过脸来,恰被我看到——市场部的美女韩雪!难道她和她老公李颀在办公室里做ài?我仔细看了看那男人,因为背对着我,看不到脸,但那身材绝对不是李颀!

    顿时我脑中一阵兴奋,韩雪在偷人!发现别人偷情的感觉让我特别激动,转眼一想,众多的黄色小说情节便涌进了我的脑中,我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机,兴奋地开始偷拍起来。

    韩雪的身材真是棒,以狗爬式半趴在桌上,那腰间竟没有一丝赘肉,饱满的大乳被那男人紧紧地抓着。她的屁股撅起,配合着男人的动作,颇有规律地向后挺动着她的肥臀。

    啪啪的声音在门外听的都很清楚,不一会儿,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小雪,你的骚屄水可真多,插起来真是爽啊,而且好紧,你老公平时是不是不行?

    平时是不是都不跟你做这事儿?哦好紧“那声音太熟悉了,竟是策划部的吴良。之所以对他熟倒不是因为工作,那是因为他是我师姐陈晶的老公!

    看到此幕,我不禁为师姐感到悲哀,平时聚会时,他们夫妻俩总是一副恩恩爱爱的样子,师姐也总是称赞她的老公对她多么好,可现在她那楷模丈夫吴良正在跟别人的妻子偷情!

    “别,别说他好不好,你专心弄你的。哦哦好舒服就是那,用力点,用力。”听着女人的话,吴良的动作明显快了起来“说,是你老公厉害还是我厉害啊?”如同我看过的众多黄色小说中的情节一般,看来男人都喜欢在这种蹂躏别人妻子的时候说这种话啊,期待着更多的心理快感吧?此刻想必吴良心中充满了做男人的自豪。

    “哦,你你厉害,他他不行,哦好舒服,吴总,哦”韩雪身子不停地抖动着,身上反射出一层光亮,映射出她那满身的香汗。

    “哦吴总,哦”韩雪双臂撑得直直地,头往上猛然一翘,然后身子便软了下去。

    “哈哈,小雪,我操得你爽吧!喔好紧,好紧,好多水流出来了,忍不住了,我忍不住了”吴良猛烈地摆动着自己的屁股“噢,噢”他连叫几声,趴在了韩雪的背上。

    见他们结束,怕被他们发现,我正打算蹑手蹑脚地离开,没想到又听到吴良的声音“小雪,刚刚弄得你飞上天了吧,来,给我含含,再来!”我收回了原本迈出去的脚,隐匿好自己的身体,继续开始偷窥。刚刚被他们那激烈的动作给吸引,再加上第一次偷窥的兴奋,我的眼神全部注意在他们两人的肉体上。现在他俩处于间歇期,我也正好仔细观察起来。

    凌乱的衣物堆在两人的脚下,韩雪那黑色的胸罩与真丝小裤裤挂在办公桌的搁板上。此刻的韩雪两腿曲着,跪在吴良身前,一手搂在吴良的屁股上,一手不断爱抚吴良的大腿。

    韩雪屁股微翘,腰腹微微向前挺起,将整个上身的曲线完全显现出来,高耸的乳房不时地蹭着吴良的大腿,她的小嘴含着吴良那还带有秽物的阳jù。吴良刚刚已是射过一次,但令我敬佩的是,三十多岁的男人了,不到两分钟,那萎缩的阳jù就又重新抬头,傲然峭立。

    吴良一手按在韩雪的后脑勺部,腰部也微微弯下,使得另一手可以捏住韩雪的大奶上。“嗯”韩雪吞吐舔舐之间,还不忘发出几声挑逗的淫叫,这女人可真是精通房事啊,如此尤物,任一个男人看着都会动心吧,都会想把她压在胯下,狠狠地蹂躏吧。

    “小雪,你真是个尤物啊。”吴良貌似也感应到了此刻我心中的称赞般,开口说道“我家那女人比起你来,真是差远了。尤其是你这对奶子,又大又挺,让人爱不释手,我真想天天握着。”“是嘛!”韩雪媚眼如丝,娇然一笑“吴总,我那么好,把我娶回家怎么样?那就可以天天握着摸它了。”“小雪,又在说笑。”

    “哼,就知道你想玩玩而已,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只想得到我们女人的身子”“小雪,哦再舔舔我的guī头,好舒服。我对你的心,你还不明白?

    “”明白!咱俩啊,只能当情人,要当你老婆,我也是没那个福分哦。“韩雪故意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似是有些幽怨。奇怪,她不是有老公嘛,怎么一副很想嫁给别人的样子,莫不是有什么隐情?

    “别,不说这些事,扫兴。来,让我们再爽一把。”吴良抽出那水淋淋的jī巴,抱起韩雪,让韩雪躺在办公桌上。

    韩雪双腿分开,红色的小穴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鲜艳,淫汁的反光更显得那穴儿温润无比。之前操过一次,那洞口依然微张,充血的阴唇向外贴着肉,几根乌黑亮丽的阴毛粘在上面,尽显淫靡。

    穴口往下,一张一翕的屁眼处粘着一层白乎乎的液体,估计是刚刚两人的淫液混合体。吴良挺着紫黑色的jī巴,先是guī头在那穴口处一阵摩擦,沿着中间那道红缝儿上下研磨。韩雪的身子看来很是敏感,随着每一次上下,她的大腿都会抖动一番,细柳嫩腰更是一挺一收。

    扑哧那guī头瞬间一没而进,两个人的身子交结在一起。韩雪一手抬起,握住吴良稍微前倾的肩头,但见那纤细的五指紧紧用力,将吴良肩头上的肉压的凹凸起伏。初时,两人身子尚且外侧,一抽一插之间我还能看到吴良yīn茎与那鼓出的穴肉,但随着两人做ài的动作越来越大,位置也不断慢慢变换,暴露在我的眼前的变成了韩雪的半个侧身。

    虽是躺卧,傲人的山峰却仍然不见松垮,一团白色的乳肉仍是矗立在吴良的眼前。门外的我看不甚清,但那情景也能让我想像到,此刻韩雪的乳头定是胀大坚硬。大概是被那诱人的山峰给吸引,吴良开始双手抓奶,白腻的乳肉从他的指缝间溢出,很难想像,如此柔嫩的乳房,刚刚会有那种挺立的情景。

    散乱的秀发遮住了韩雪半个脸庞,透出的那点面颊红润与玉颈的白色相互映衬,直看得门外的我口水直流。和女人做ài是一回事,看别人做ài是另一回事,有时,因为角度的不同,看别人做ài更能发现出做ài时女人的那些诱人的娇羞、热情、疯狂

    “哦吴总,你好棒,我爱你,我爱你,要死了哦要死了”韩雪快意的呻吟让我从遐想中醒来。

    “呵呵,小雪,这是第几次了?你的小骚屄可真不禁操,没几下就高潮了。

    嗯,我想想,加上前面那五次,这是第六次了吧?“吴良兴奋地叫着,让女人连续高潮,肯定让他的男人自豪感膨胀。

    “哦”韩雪长长呻吟一声,没有回答吴良的话语,身子貌似有些疲惫地软了下去,大概过了一分钟,她缓过神来后说道:“吴总,你真讨厌,让人家今天丢了这么多次。”

    “丢了这么多次爽吧?”韩雪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吴良接着说道:“你老公弄得爽还是我弄得你爽?”“讨厌,每次都问这问题,李颀那家伙那话儿不行,进去没几分钟就射,每次都弄得我半吊在那里。不像你,你那玩意儿虽然比他短点,可是比他的粗,guī头大,持久力又好。而且每次跟你做时,还有那种偷情的刺激,特别舒服。”“哈哈,你真是个骚屄,这么说你老公。嘿嘿,今天再射你一炮,让你怀上老子的孩子。”平时吴良说话文质彬彬,想不到偷别人女人时这粗口也是说的有板有眼。

    “小雪就是吴总的骚屄,来呀,来呀,小雪又想要了。”韩雪一阵嗲声,又主动扭动起自己的屁股。

    “好!”吴良哪禁受地住这番话,那均匀缓慢的抽动立刻变得剧烈起来。噼里啪啦的肉体相撞声又再次响彻在办公室中。

    如此淫靡的景色,让我欲火焚身,只想扒开裤子手淫一番,但为了保存住这颇有价值的时刻,还是忍住拿稳手机,老老实实地偷拍着。

    在韩雪的一声声不断的呻吟中,我的偷欲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想不到平日里颇为高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