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李存葆中短篇作品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

    人的记忆宛若幽静的深潭。这深潭平素微波不兴狂澜不起,偶有感应的石子投来才会浪翻波叠,让人遥思绵绵。

    也许因我曾多次目睹渔民对鲸们神抵般的膜拜,也许因我刚参军时所在部队曾用岸炮劫杀过一头巨鲸,故而近年来,每当我从电视里看到有关鲸类“集体自杀”的图像,都不免黯然神伤,面对鲸鲵尸陈海滩的惨状,我心灵的弦索禁不住悚悚颤栗。那“集体自杀”的用语听来分外扎耳,令我无论如何也难苟同,遂坚意为逝去的鲸们写一诔文,以鸣鲸之冤,以喊鲸之屈。

    科学判定人与兽的主要界桩是“有没有思维和意识”鲸虽是高智商的动物,又是万千生灵的荦荦大者,但迄今为止,人类除自身外尚未发现任何一种动物具备思维能力。鲸绝不会有自杀意识,自杀的专利只能属于人类。

    人自杀的手段不知凡几:跳井、投崖、悬梁、吞金、饮鸩酒、食砒霜这些老法子沿袭古今;而科学的发展又为今人的自杀拓宽了途径:卧轨、触电、引爆、枪击、喝农药、服安眠片人自杀的诱因更是含宏万汇:樊于期甘愿借头颅给荆轲是为了刺秦王以报仇,项羽刎剑别姬是因了垓下之败,杨继业撞碑是为了保全名节,李香君血溅桃花扇既有对爱情背叛者的鞭笞又含对权贵的轻蔑,希特勒自毙是惧怕全人类的公判,海明威自戕是为了摆脱病痛的折磨和无尽的苦恼,老舍投湖是对文化专制的无声反抗,王宝森饮弹是因深知自己积恶成殃,罪不可道这些自杀,或高尚或卑劣或悲壮或凄婉或美丽或丑恶,透过这些自杀,人们既看到了良心的奔驰,又瞥见了恶魂的消散。

    应该说,不管采用何种手段因了何种缘故自杀,都是自杀者经过反复思维后做出的最后抉择。我看,倘若鲸会自杀,那么最先登上月球的应是比人类早诞生八千万年的鲸,主宰这个地球的也应是重于人体千倍以上的鲸。

    鲸没有改造自然的抱负,更没有征服宇宙的狂想。既然无政治目的、无经济追求、无文化积淀的鲸类不会自杀,那么,是哪些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力量,把鲸这上苍的杰作、生命的奇观,即将拖进永恒的寂寞呢?

    二

    大海有着人类永远读不尽的大深奥。

    那从天外滚滚涌来的蓝色诗行,那发出炸雷般声响的白色标点,是造物主赐给人类的一部不朽的史诗。

    面对大海,华夏祖先曾用想象的经纬编织出许多美妙神幻的童话,也对巨鲸这天地间最大的精灵,给予图腾式的敬奉。

    汉代称鲸为(鱼畺),疆者,大也。说文鱼部云:“(鱼畺),海大鱼也。”曾使洛阳纸贵的左思在吴都赋中亦云:“鲸从京,京大也。”然鲸到底有多大,有何等神威,古人曾进行过诸多匪夷所思的猜度。晋人崔豹于古今往中这般描绘鲸:“大者长千里,小者数千丈,一生数万子鼓浪成雷,喷沫成雨。水族警异皆逃匿,莫敢当者。”至宋代,人们还把海潮涨落归因于鲸的出没。尔雅翼释鱼三中对鲸更是张大其词:“其大横海吞舟,穴处海底。出穴则水溢,谓之鲸潮,或日出则潮下,人则潮上。其出入有节,故鲸潮有时。”晓得潮涨潮落乃因月球引力所致的今人,对古人关于鲸的妄说难免会哑然失笑,但正是有了先人对鲸的敬畏和讴歌巨大生命的纯情,才使鲸们得以在大洋里度过了漫长而美妙的时光。

    近三个世纪以来,由于人类贪婪地对鲸类“庖丁解牛”般的分割和利用,迄今已对鲸的沉浮食栖,骨骼脉络乃至生活隐私,了解得纤毫无遗。鲸曾是一个兴旺鼎盛、绵绵瓜瓞的家族。鲸分两大类:口内无齿有须者日须鲸,人群中的美髯公们仅把胡须作为显示威仪的装点,而须鲸之须则是须鲸不可或缺的滤食器官。须鲸中有蓝鲸、长须鲸、座头鲸等凡11种,其中蓝鲸是鲸类中的“超人”最长者近35米,最重者达190吨之巨。另一鲸类口内无须有齿,称齿鲸。齿鲸中有抹香鲸、虎鲸及各种海豚,共70种。鲸类多具洄游性,它们夏季至南北两极寒海索饵,冬日到暖海产仔。鲸一胎一仔,孕期多长达十几个月,晋人崔豹“一生数万子”之说实乃齐东野语,怪诞不经

    科学的发展渐次将鲸的神秘面纱层层揭开,人类对鲸的崇拜也偃息消歇。彗星划过总会留有的闪异光的尾巴,在中国直到“文革”前夕,有些海边的渔民,仍未辍顿对鲸的供奉和祷祝。勾沉稽往,我目击过的那些近乎蒙昧的拜鲸活动,仍历历如绘。

    60年代初期,我所在的连队驻屯黄海岸边。连队左近有村曰渔池。在渔池,关于“神鱼”的传说瑰异怪谲。有老妪言之凿凿,说她姥姥的父亲幼时攀崖掏鸟蛋,不慎坠入深海,是“神鱼”将之驮至海滩得以生还。有老叟语之切切,道其多次听到“神鱼”唱歌,嗓音之圆润不逊于青岛茂腔剧团的青衣。更多的长者谈及“神鱼”要言如出一辙:昔年他们曾屡见“神鱼”过海。“大神鱼”过海,少时十数,多则上百,它们嗵嗵喷起的水柱高达数丈,阳光之下,若霓若虹,不时显露出的黑色脊背,宛如云中座座山峦。“小神鱼”过海,少则千尾,多时万头。其景象之壮观,即是舌粲莲花的说书人亦难表述

    传说毕竟真伪难辨,但有巨鲸自50年代未,年年于中秋节光顾渔池,却是连队老兵们亲眼所见。每当巨鲸来时,渔池百室一空,倾村而出。人们摆上香案,三拜九叩之后,再将鸡鸭鱼肉月饼瓜果之供品,投诸海中。后来,周围渔村也仿而效之,前未拜鲸者愈万。这等堂哉皇哉的拜鲸活动,引起当地政府和驻军的警觉。团里遣宣传干事到青岛海洋学院讨教,以在渔民中进行鲸类知识的启蒙教育。宣传者称,喷水柱的是鲸鱼,结大群的是海豚。鲸类能发出各种声音,尤其是座头鲸,发音贯珠如玉,清越婉转,且能不断变换声调

    言者虽谆谆,听者却藐藐。这年中秋节又临,渔池的拜鲸活动仍一如往前,筹措停当。为铲除迷信之源,军里特批炮弹5枚,令我所在团将鲸击毙。营里组织各连优秀炮手,将火炮架之岸边。然事有蹊跷,往年巨鲸每届中秋节正午时分喷柱而来,这天直至皓月出海尚不见鲸踪。渔民更笃信“神鱼”之神,庆幸而去;炮手因无缘发炮击鲸,沮丧而返。诅知,当炮车拖炮离岸不足一里,巨鲸却喷柱而抵。炮车旋即拖炮归位,百姓遂纷至沓来。渔民恳求部队炮下留情,年轻者胸堵炮口,阻拦发炮;岁长者双膝匝地,长跪不起。团领导见状,只得作罢。鲸来渔池近海,辄是小住数日。翌晨,当渔民还在齁齁酣睡,炮手直瞄二百米左右的巨鲸,三发穿甲弹呼啸出膛,巨鲸便销声匿迹。三日后,从连云港部队驰来“捷报”:有身中三弹之巨鲸,僵卧海滩

    也许大公厚我,在戍守海防的6年里,我乘木船下海岛时,有三次巧逢或三只或五头的海兽戏闹于船尾,使我饱享过海韵野趣。更铭诸肺腑的是,我还在团防区内的竹岔岛上,目送过两千头海豚闹大海的磅礴和壮美:那天,丽日朗朗,春同剪剪,蓝天如洗,碧海若缎随着渔民“看神鱼啦”的欢叫,我疾步奔至海岛岩边,放目而望,但见百米外的海面上,约有两千余头海豚隐兮现兮,游兮跃兮,水族之军,列阵成方,耕涛犁浪,隆隆倒海,訇訇排山。当年秦始皇驱坚策肥东拜边睡,恐也难有这等云盔雾甲之势斯情斯景,撼魂醉魄。大海赠予我的是美的绰约美的恢宏美的沐浴美的畅游!

    为寻找一种灵魂的慰安,为走向一种情感的归宿,近十几年来,我多次重返老部队,足迹也曾遍及黄海渤海的渔村和营区。问及鲸事,可叹复可悲的是,无论是渔民还是士兵,竟无一人在近海见过鲸及海豚的出没。这使我愈发感到,我在竹岔岛见到的那两千头海豚“龙兵过”的奇观,也许是历史老人赐给这片海域的最后一幕威武雄壮的活剧

    三

    有部队作家朋友写过一部秦宫生活的小说,内有一细节读后让人心灵震悚。秦始皇每日晨起吐痰,早有跪在龙榻前的宫娥仰粉脸启樱口承接。我对秦史不甚了了,不知这情节是有籍可考还是作家杜撰,但安在暴戾恣睢的嬴政身上,则贴题入辙。美女之口当痰盂,在美丑形成强烈反差的同时,既展示出封建帝王恣意享乐的心裁别出,更暴露了人性中那欲海难填的致命弱点。

    从某种意义上说,不会自杀的鲸及一切动物,也有着求生的欲望。为充填饥肠,为争夺情侣,为抵御外侵,为统领本族,本能驱使下的“他杀”随处可见。这种“他杀”手段极其简单,仅凭力的竞争达到弱肉强食的目的。会自杀的人,对同类对动物更善于“他杀”这种“他杀”充满着人类独有的智慧和计谋、狡黠和圈套、残酷和狠毒。

    设酒池肉林仍不能博妲已粲然一笑的商纣王,屠戮臣民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除沿袭黥、劓、刖、宫、辟五刑外,还在空心的铜柱内点火,将剥光衣服的受刑者绑于柱上,谓之“炮烙”纣王常把死者肢体剁成肉块、肉酱,烤晒成肉干,让大臣分食,为甄别周国之君西柏是否臣服,他甚至将西伯之子煮成肉汤,让父食子肉武则天为满足日益膨胀的权欲也为根除情敌,以杀亲生女婴为代价,将王皇后、肖淑妃打入宫监,在断去王、肖手足后,随着武后“二妪骨醉”的令下,王、肖又被泡诸酒瓮中国史载的花样繁多的“他杀”读来令人寒毛直竖,而外域人的“他杀”听来亦让人心折骨惊。中世纪的欧洲,有的国王笃信喝青壮之血可葆青春永驻,常将年轻人捉进王宫,虐杀后当场喝其热血历史演进到本世纪,从大恶元凶那里,人们窥见人性仍没有摈弃凶兽般的野蛮。二战中,刽子手们“他杀”的行径达到了惨绝人寰的地步,1943年,仅在奥斯威辛一个集中营里,纳粹就处死了250万犹太人,死者包括金牙在内的一切财物均被掠光,他们的骨头被碾碎造磷肥,肌皮被剥来做灯罩,肉体被榨油制肥皂日军侵华时,对中国人的夷戮更是天良丧尽,人道无存,偌大的中国,遍地写满了日军侵华暴行备忘录

    豺狼成性、心如蛇蝎、鹰视虎步、狗苟蝇营先人以动物行为创造的这些词汇,向被用来比喻某些人的恶德丑行。人性之恶绝非“师承”兽类,动物的行为仅是本能使然。当人类对猛兽还缺乏强大的自卫能力时,凶兽扼坑人之惨剧,曾史不绝书。往昔那些为一方百姓打虎擒豹的勇士,理当被视为俊彦豪杰。然而,先于人类来到这颗星球上的鲸类,却与人类天各一方,相安无事,鲸对人称得上渔者让航,钓者颔首。鲸类中的虎鲸强暴贪食,乃海中霸王,但迄今也未见一例虎鲸伤人的记录。在那以“小乒乓推动大地球”的年月里,庄则栋作为友好使节光顾美利坚国家海洋公园时,虎鲸对庄氏那彬彬有礼之态,至今仍使不少国人难以忘却。近些年,国外宣传媒介时有披露,当人不幸落水遇上噬人鲨时,常有海豚见义勇为驱逐恶鲨,将落难者驮上海岸。美国甚至在海滨浴场驯养海豚,以保护游泳者的安全。在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水族公园里,鲸类区往往是最热闹的场所。鲸类按人的指令进行的高超艺术表演,常逗得人们笑不可抑,齿牙春色。尤其海豚那童心无忌般的率真,憨态可掬状的敦厚,常在人们心灵的池水里,溅起真善美的涟漪。

    鲸类对人偶有“他杀”行为,也是人之驱使,人是让鲸类充当“凶手”的教唆犯。海湾战争中,美国曾使用数十头海豚为其战舰巡逻,聪明的海豚可以找到伊拉克水雷的位置,至少有3次使美舰免触水雷。美军还在海豚的鼻上配有小口径手枪,碰上企图在美舰下安装炸弹的伊拉克蛙人就射击,海面上常见的蛙人之浮尸,便是海豚“他杀”所致

    当茹毛饮血的原始人点燃起第一堆篝火,人类文明便露出了第一抹曙色。随着这文明之光的翔舞,人类欲望的火苗也愈燃愈炽,当熊獐鹿羊雀鸽鱼虾经过火的炙烤,化作人类嘴角的油腻后,思维大大活跃了的人类,必然把目光瞄向地球有史以来最大的生命——鲸。人类施虐于鲸,盖源于鲸的通体是宝。

    鲸的皮下脂肪甚厚,出油率极高,一头蓝鲸可炼油30吨,相当于2千只胖猪或8千只肥羊。鲸油是近代油脂、化学工业的重要原料。由鲸头部提取的油,则是精密仪器、运载火箭、宇宙飞船的高级润滑剂。鲸肉可食,尤其是露脊鲸之肉,人味适口,向被视为肉中佳品。倘若当今谁在我国开放城市闹市区设一鲸宴酒楼,即使其价再昂,大腕、大款们也准会偕“小秘”趋味而至鲸之皮可制革,堪与牛皮媲美。特别是齿鲸之皮,质地柔软,表层有短短绒毛,革面见天然花纹,染以七彩,光趟妙丽。假如哪位卑劣的外商或港客欲来我内地行骗,即使家无余资,只要其皮箱乃鲸皮所制,其皮鞋是鲸皮所造,这皮箱有可能成为他行骗乡镇企业的“通行证”这皮鞋没准儿会成为他诱拐妙龄女郎而徜徉情海的“诺亚方舟”鲸之骨可制优质复合化肥。鲸之五脏均是名贵药材。至于须鲸之须,齿鲸之齿,也绝不是骈拇枝指。一枚鲸齿雕成的烟嘴,可让欧美的绅士们更加颐指气使;一只鲸须编织的茶托,曾使古城堡的佣人也脸上飞金。至于抹香鲸肠内的硕大残渣——龙涎香1,更是连城之物,它酷似麝香却胜似麝香,历来是极为名贵的香料安定剂。只要投一点儿于香料中,香味则经久不绝。它曾使欧洲的王宫变成芗泽馥郁的香宫,也曾让那些上流社会的贵妇人,欢悦于芝兰之室

    1抹香鲸嗜食章鱼及乌贼,但消化不了乌贼的喙等残渣,残渣刺激抹香鲸肠内分泌出的特殊分泌物称“龙涎香”龙涎香灰黑色,呈块状,一般重千克左右,也曾有重达420公斤的。龙涎香燃烧时香气四溢,且比麝香之味更幽雅。

    当人的欲望之喙膨胀得比鲸口还大时,鲸类的黄杨厄闰便过早地降临了。

    四

    60年代初期,当我所在部队为破除迷信而炮击巨鲸时,区闻陬见的我并不知道,早在两个世纪前,西方一些国家为榨尽鲸类每滴脂膏,便在烟涛迷蒙的大海上,卷起了对鲸的淹没生而埋葬死的狂潮。

    西方国家猎捕大型鲸类,历经了格陵兰捕鲸、美国式捕鲸及现代捕鲸的三度兴衰。

    17至18世纪,在北大西洋的斯匹次卑尔根群岛近海,荷、英、德等国的捕鲸队,对北极露脊鲸竞相戮杀。那些闪着贪婪目光的锐士豪强、那些蹈海踏波的冒险家,摇着木船,举着钢叉,对准肥硕的鲸脊,恶狠狠地刺去。温驯的露脊鲸的声声哀鸣,并没有唤醒猎鲸者的恻隐之心。殷红染污了海的蔚蓝,血的浊波遮掩了水的明澈。到19世纪初,北极露脊鲸被追捕殆尽,格陵兰捕鲸时代遂告结束。

    美国式捕鲸初始也是逡巡于沿海近岸,以黑露脊鲸和洄游近岸的抹香鲸为主要猎物。到远海追捕抹香鲸起于18世纪初,捕鲸的海域迅速扩展,到该世纪末,英国捕鲸船队已绕过好望角,抵达太平洋,继而,法、德的猎鲸船舶也骄横地闯进大西洋、印度洋。蒸汽机的发明使捕鲸者告别了手摇的桨橹,钢板的组合使猎鲸人拜辞了刳木的舟槎。疾驰的海轮足可使冒险家鄙视巨鲸的速度和耐力,浪涌中流动的楼阁成了狩鲸者啸傲狂涛的鹿砦。19世纪前半叶,夏威夷成了世界捕鲸基地。对齿鲸中躯体最大的抹香鲸的围追堵截,于1846年达到高峰,年捕万头。与此同时,太平洋中的露脊鲸、灰鲸、座头鲸等鲸类也遭泼天大祸,在劫难逃。一时间,夏威夷港口内,列国的鲸船旌分五色、云屯雾集。美丽的夏威夷成了鲸血漂杵的屠宰场,浩瀚的大洋里,捕鲸者们张扬着强悍,喷溅着血腥,播撤下欲望的种子,打捞着巨大生命的死亡19世纪末,太平洋的抹香鲸所剩无几。当抹香鲸肠内那“龙涎香”的幽香,使世界上更多簪缨之族的膏星子弟、曼妙女郎薰薰然怡怡然时,美式捕鲸也告式微。

    1868年挪威人福囚发明捕鲸炮,开现代捕鲸之滥觞。为避免炮弹对鲸体鲸皮过大的损伤;为躲开因中弹而盛怒的巨鲸对船体那拔山扛鼎般的拉力,小小的捕鲸炮比商纣王的“炮烙”更见人类的“睿智”与“颖悟”充溢着人类对动物的专制与自私、巧滑与刁钻。捕鲸弹的尖帽内,安有四个带倒钩的钢爪,且系有长长的射绳,弹头射入鲸体后,弹帽炸开,钢爪便紧勾鲸体,见鲸中弹,捕鲸人便在射绳的尾端拴上或白或红的浮标,速让牵有巨鲸的射绳脱离船体。尽管巨鲸有着惊人的生命力,但嵌入体内的四只钢爪已使其心裂肺撕,捕鲸人却能游哉悠哉地眼观浮标,等候巨鲸流尽最后一滴血。捕鲸炮的发明,使现代捕鲸的浪潮迅即由挪威漫卷全球本世纪初,欧美捕鲸船队耀武显威地开进亘古神秘的南极海域,骤然发现这里潜游着地球有史以来最庞大的生命:蓝鲸、长须鲸、大须鲸、座头鲸它们成群结队,潜入水中是有着热血和体温的潜艇舰队,露出海面是移动着的力与美的山峰。然猎鲸人并非审美者,冰冷的南极也无法冻结他们那剥剥燃烧的欲火。霎时间,高寒的南极涌来列国捕鲸的热浪。南极距欧美,关山迢递,天水悬隔,聪明的人类于本世纪20年代中期,又制造出捕鲸母船,到30年代初,挪威、英国在南极的捕鲸母船达40余艘,所随捕鲸艇200多只,年捕巨鲸近4万头。酷似航空母舰的捕鲸母船,是移动的鲸类加工厂,它实现了对鲸的捕杀分割、提炼加工一条龙的流水作业,再庞大的肌体,再肥厚的脂膏,也难以填满母船那大伸大缩、大吞大吐的胃腔。横卷万里犁庭扫穴般的野蛮大袭击,使鲸类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大摧残

    我国辽阔富饶的海域,原是鲸类涸游栖息的洞天福地。虽然殷墟遗址里有先民在鲸骨上刻有的文字,但我猜度那不过是古人对搁浅鲸鲸骨的使用而已,并不像有人那般自豪地认为,我华夏是全球最早利用鲸资源的国度。神州之鲸遭无妄之灾,首先来自东瀛人的发难。本世纪初,日本东洋捕鲸株式会社先后在我沿海及台湾多处设立捕鲸基地,那插有膏药旗的“第一东乡丸”、“神功丸”等捕鲸船,在我海疆上逐北追南,逢鲸必毙。直到1945年战败投降,日本才中止对我国鲸资源的掠夺新中国的捕鲸业起步于50年代中期,但“小米加步枪”般的装备,小股“游击队”式的出袭,只能在近海猎获小鳁鲸。1963年底我国制造的大型捕鲸船“元龙号”下水,才证明我国具备远洋捕鲸能力。虽然“元龙号”于1964年在黄海北部捕获的那头重仅45吨的长须鲸,很使国人自豪了一阵子,但从新中国成立到全球性捕鲸业的关闭,连搁浅鲸在内,我国仅获鲸1600余头,与西方捕鲸大国相比,判若霄壤,羞难启齿。然时光老人常常将是非曲直、黑白美丑、毁誉褒贬悄悄易位。国人往昔那无捕鲸母船的自卑,已化做保护地球最大生命的心灵上的慰藉

    以鲸为原料的产品曾充斥世界。人类对鲸的豪夺巧取,曾使人类有过巨大满足的快感。然这快感的获得付出的却是高昂的利息,致使人类在造物主那里,有着永远无法还清的鲸债。

    鲸濒临消亡,上苍曾迭发警示。首先,全世界所捕各种鲸的平均体重逐年锐减:1932年为66吨,1950年为46吨,到1978年平均体重尚不足20吨。这些枯燥的数字浓缩着灵与肉的无限悲哀,它清晰地表明,有着百年遐寿的巨鲸,已不能休养生息,它们中有的尚在孩童期便成了人类刀下的幽魂。大洋中鲸的稀少,更令人嗟悔无及:鲸中躯体最大的蓝鲸,在南极鲸类未被开发前最少有20余万头,1989年国际捕鲸委员会经过连续8年的搜寻后披露,全球幸存的蓝鲸最多尚有453头。长须鲸、大须鲸、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