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这个女人有点毒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作者 : 绿风筝  第一章

    狂野。

    竭尽所能的狂野。

    恍若走进矿坑隧道般黑暗,在繁复的灯光下,交错闪烁着深海般的蔚蓝与晨曦似的碎金光芒,绚烂而迷人。

    冰凉的啤酒源源不绝,节奏明快的音乐不绝于耳,吸引人潮聚集,解放自己。

    一个个打扮性感的女孩,展露身体曲线的婀娜妖娆,让原本开阔、阳刚的金属纹地砖舞池顿显拥挤、火热

    站在mercurius视野极佳的二楼vip包厢里,乔豫祈垂眸凝视着一楼涌动如潮的男女,嘴角隐隐含笑,颀长如玉的身形伴随音乐节奏轻轻摆动,自然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掌,亦不忘附和节奏,拍打大腿,似是十分享受。

    “稀客啊!大作家,你总算出现了!”

    听见声音的乔豫祈别过头来,他有着一张无比俊逸的漂亮脸蛋,眉眼锐利,瞳仁漆黑如墨,鼻挺唇薄,看似清冷如月,然而此刻噙在嘴边的笑意却很不羁,颇有几分坏坏的味道。

    “哈啰,我亲爱的小霆霆,好久不见啊。”

    小霆霆“我看你是太久没被我扔出去,皮在痒了。”被唤作小霆霆的蔡韦霆咬牙恐吓。

    “哈哈哈”蔡韦霆的表情让乔豫祈乐坏了,仰头哈哈大笑。

    妈的!乔豫祈上辈子到底是烧了几卡车的香,要不老天爷怎么就特别眷顾他?瞧,即便这样毫无形象的歪倒在沙发上大笑,那家伙就是比别人帅气潇洒,若是让他出现在荧光幕前,肯定是神一般的人物!

    可惜乔豫祈很有个性,对于卖弄皮相没啥兴趣,宁可在文字圈里闯荡,写爱情、写奇幻、写灵异、写推理,写着写着,竟也把自己写成了小说创作大户。

    去年这家伙吃错药,异想天开跨足电影圈,老天一样没忘了眷顾他,首次推出的纯爱小品“我们”就在华语电影中创下极好的票房成绩,现在的乔豫祈除了是横行文坛的大作家外,还是个家喻户晓的新锐导演。

    而他,身为乔豫祈的好朋友,除了被叫小霆霆这点令人很不愉快外,其他部分老实说还满爽的。

    “如何,重新开幕的mercurius可还入得了你龟毛挑剔的眼睛?”

    乔豫祈并不急着回答,接过蔡韦霆递来的冰啤酒,仰起下颚,潇洒豪迈的畅饮了好几口,这才瞇起黑眸,不紧不慢地打趣道:“好,太好了,好到我忍不住怀疑你居心叵测,故意把mercurius弄得这么好玩,分明是不想让我专心工作。”

    “哼,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轻易原谅你背弃朋友消失大半年不出现的行为,我告诉你,没门儿!”

    “啧啧啧,我们家小霆霆闹脾气了,别气别气,我一写完新书,这不就立刻赶来看你了,乖,过来坐,今晚让哥哥好好看看,看看我们家小霆霆是不是又长胖长高了。”

    乔豫祈扬着坏坏的笑容,伸手作势要把蔡韦霆拉到沙发上好生蹂躏一番。

    “喂,够了喔,少跟我搞暧昧,我的性取向可是从小到大都很正常。”

    伸出长腿踢了好友一脚,乔豫祈嗤之以鼻道:“玩笑话而已,真以为我胃口那么好,放着满坑满谷的小花不摘,偏来蹂躏你这只大金刚?”

    不同于乔豫祈手长脚长的颀长斯文,蔡韦霆走的是男人味的绝对粗犷,什么大金刚啊绿巨人的,通通可以是他的代名词。

    “大金刚是碍到你喔,喝你的酒啦,话真多。干!”

    坐在沙发上的两人互碰瓶身,敲出一记轻脆声响,各自开怀畅饮。

    喝了大半瓶啤酒,蔡韦霆想起一件事,提醒道:“月底会计师结算完,股东分红会直接汇到你账户。”

    闻言,眉一挑“喔,这么说,我又可以准备环游世界八十天了?”

    “不、可、以。”

    “为什么?”

    蔡韦霆神秘弯唇一笑,耸耸肩,故作漫不经心“因为我要结婚了。奉劝你最好把玩乐的钱省下来,包个大红包好好恭喜你的投资伙伴本人在下我,祝贺我百年好合,不然咱们的友情就到此为止。”他不忘小小威胁。

    结婚

    古怪睐去一眼“你吃错药啦”乔豫祈只差没伸出两根手指头探探好友额头的温度。

    “去你的,你才吃错药。”

    “别赖我,我可没像某人放着好好的人不当,失心疯的投奔爱情坟墓。”

    “亏你还写过罗曼史,连真爱都不懂,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先说喔,我去度蜜月的时候,mercurius就交给你了。”

    一口啤酒喷了出来——

    “我”

    “怀疑啊,你好歹是mercurius的幕后大股东,以前懒得管店里的事情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现在我都要结婚了,你总该善尽一下事业伙伴的责任吧!痹,顶多十天半个月,忍忍就过了。”

    乔豫祈端起大便脸,眼角隐隐抽搐。

    不同于蔡韦霆把mercurius当孩子细心照顾、当事业用心经营,乔豫祈当初投资开店,纯粹是希望弄个好玩的地方,供自己和好友闲暇无聊的时候,有地方喝喝小酒、听听音乐打发时间,不代表他对经营管理之事有一星半点的兴趣。

    现在突然要把mercurius交给他打理,还不如拿把刀杀了他比较痛快。

    乔豫祈很后悔,早知道有这么一个大陷阱等着自己,今天就不来了。

    不行,不能答应,而且得赶紧想个办法逃跑才行。

    “靠!”蔡韦霆无预警站起身,快速走上前,透过包厢的玻璃帷幕皱眉凝视着一楼舞池。

    顺着他突然转为凶狠的目光看去,乔豫祈当下了然。

    偌大一间夜店,找乐子的人多,相对的纷争也就多,不管怎么防范,总是有那么几颗老鼠屎,三杯黄汤下肚就非要惹事,看到不认识的辣妹不招惹就不痛快,说穿了就是欠教训。

    不过,敢在mercurius闹事,当真是活腻了!

    蔡韦霆拿起对讲机,语气严肃“小杰,一楼a区怎么回事?”

    “有女客被骚扰,我已经让安管过去处理了。霆哥,王总带朋友过来,正问起你。”

    “我这就过去。”收回目光看向乔豫祈“你先坐会儿,有熟客来,我过去招呼一下,我们晚点再谈。”

    “ok,你慢慢来,不急。”

    乔豫祈面上淡定微笑,假意关注一楼的闹事现场,心里不住暗忖:谈?傻瓜才留下来跟你谈!聊天喝酒他很乐意,但是要他管理mercurius的店务,时不时还得帮忙排解客人纷争

    抱歉,没兴趣。

    别说十天,哪怕只是一分钟,他乔豫祈也是一万个不愿意。

    蔡韦霆前脚离开vip包厢,乔豫祈二话不说咕噜咕噜喝光手中的啤酒,后脚跟着起身走人。

    而他离开位于二楼的vip包厢时,舞池旁的骚扰纷争尚未平息,临近舞池的男女客人形成人墙,将骚扰事件的双方当事人包围在场中。

    “呜呜呜他不只乱摸我还、还想强吻我”委屈的受害者不断控诉对方的恶行,泪眼婆娑好不可怜。

    “听你在放屁!你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本少爷找人教训你?请你喝酒是看得起你,你这臭娘儿们敢跟我端架子,你活腻啦!还是当自己有多美?”

    很显然这名骚扰女客的祸首并不合作,态度尤其恶劣嚣张,隔着一大段距离,乔豫祈都还可以听见他的狂妄咆哮。

    “先生,请你冷静点,如果你继续这样不理智,我们只好把你请出去了。”mercurius的安管人员客气提醒。

    “谁敢?本少爷可是光明正大来花钱的,凭什么把我请出去?也不打听打听少爷我是谁,别怪我没跟你们提醒,这里的警察局长刚好是我老爸的球友,信不信我三天两头撂一堆条子来你们店里站岗,看你们到时候怎么做生意!”跩跩的抖抖身上的外套“不服气是不是?来啊,来打架啊!后面站的是我的保镳,我让她出来跟你们打,打输了本少爷我随便你们。蔺瑶,交给你了,给我狠狠的打这群王——”

    这位自称本少爷的男子话还没说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原本还骂骂咧咧的他,此刻已经整个人被按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前后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动作快得来不及让人捕捉。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懵了,老半天说不出话来,一个个只能瞪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向撂倒男子,如神人一般的——她

    包括两名安管人员在内,大家都没想到,轻松拽住男客胳膊不放、将他压在地上,见义勇为替被骚扰者挺身而出的仗义之人,并非什么身材高大、拳头有力的肌肉男,而是眼前这位个头娇小,站在人潮中随时都有可能灭顶的年轻女孩。

    蔺瑶的理智告诉她不应该出手,可内心真实的那一面就是无法眼睁睁看着有女孩子被臭男人性骚扰,更别说面对李大少这种耻度无下限、自尊无上限的奇葩,武力镇压是必要的。

    只是,该死的,地点不对啊!

    察觉到无数道灼热目光的注视,蔺瑶暗暗叹了一句“完了”

    仗着天生的身高优势,乔豫祈的视线轻松越过男男女女,锁定女孩的同时,锐利的黑眸跟着深沉瞇起——她有着一双很亮很亮的眼睛,像是白水晶里镶着黑水晶。

    他从没见过那么干净灿亮的双眼。

    而她巴掌大的小脸蛋,端的是清秀干净、明丽可人。

    不同于舞池里其他女孩的衣着清凉、花枝招展,梳得整齐的马尾,一板一眼的浅色衬衫、深色长裤,让她的整体打扮可以说是乏味无趣到一个极致,更遑论她浑身散发着和mercurius格格不入的严肃,让乔豫祈本能地联想到高中校园里的女教官——谁敢惹事谁就倒霉。

    不过,那抹自眉眼间飞速掠过的懊恼,有种说不出的趣味,差点就逗笑了乔豫祈。

    如同围观者一般,李大少一度走神,等回过神来,意识到是谁干的好事后,立刻情绪大暴走,气急败坏的大声飙骂——

    “妈的,蔺瑶,瞧你这该死的臭女人都干了什么?你居然敢这样对我我老爸可是你们魏氏保全的vip客户欸,你这个没脑袋的蠢女人!你完蛋了,我一定会叫我爸别轻易放过你,我还要开除你,对,我现在就要开除你!你被fire了,听到没?你他妈的现在被我开除了。”

    本来还有点不安,听见李大少这样发狂大骂,蔺瑶的心情反而淡定了起来。

    她面无表情的睐向被压制在地的李大少,口气不紧不慢的说:“喔,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反正我也已经受够每天保护李大少你这位废柴纨裤子弟四处吃喝玩乐、调戏女生的下流生活。对了,我刚刚一个不小心,错手播手机报警了,与其对我骂个不停,还是赶紧想想待会看到警察先生,你要怎么解释你的下流行为,又该请哪位律师来帮你辩护。”

    “shit,你这臭女人,马上放开我,听见没?”

    娇颜一凛“抱歉,容我提醒你,既然你开除我了,原本的雇佣关系自然也就不存在,我没有必要听从你的话执行任何动作。不过,由于个人实在非常不喜欢跟垃圾待在同一个空间里,呼吸同一种空气,我姑且日行一善的成全你。”

    蔺瑶放人了,把这个麻烦精交给mercurius的安管人员接手后,拍拍**转身走人。

    看着蔺瑶离开,落单的李大少隐隐不安“蔺瑶,你要去哪里?你是我爸请来保护我的保镳欸,你不可以丢下我,快点给我站住!”

    “我被开除了。”摆摆手,从容提醒。

    “这蔺瑶!蔺瑶”

    听见李大少凄厉的大吼,原本朝出口走去的蔺瑶倏地停下脚步,沉吟思索个两秒后,转身又往回走。

    被安管人员一左一右牢牢箝制的李大少以为自己的呼唤起了作用,松了一大口气,跩兮兮的笑容跟着在嘴边抹开,神情自满的看着蔺瑶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然后在面前站定。

    “怎么,怕啦?也是,我就不信你真的敢丢下我走人。”李大少狂妄的说。

    “差点忘了一件事。”

    “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蔺瑶曲起膝盖就往他两腿之间的重要部位狠狠一顶——

    “唔”双眸瞠瞪,李大少因剧痛不禁闷哼,整张脸瞬间扭曲变形。

    “这是你这阵子趁我执行勤务的时候乱摸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