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anolu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正月初一早晨,鸡刚刚叫了头遍,天还黑糊糊的,潘老五就慌慌忙忙穿衣下炕,拉亮电灯,推推熟睡的外孙:“小三,快起!”

    小三没有应声,翻个身,又呼呼睡着了。潘老五揭起被子,照小三屁股轻轻一拍:“傻小子,快起,鸡都叫了。”

    睡在旁边的小三奶奶搭话了:“他爷,你睡糊涂了?小三昨夜熬了岁,刚睡下,又唤起来干啥?”

    潘老五喜形于色,顺手从高低柜上拿起两个大纸包,用手指轻轻弹了弹,装进衣袋里,对老伴说:“你忘了咱老规矩?”

    “啥老规矩?”小三奶奶不假思索地问。

    潘老五眯起眼,像考学生似的问她:“大年初一头件事该干啥?”

    这一说,小三奶奶明白了。她瞪了他一眼:“咋,你吃了豹子胆?又想‘捣麸皮’?!”

    她说着“史无前例”中流行的时髦名词,把“搞复辟”说成了“捣麸皮”

    潘老五先是一楞,继而嘿嘿一笑:“他奶奶,我没有吃豹子胆,可吃了定心丸。今儿个就是要‘捣麸皮’—捣它个欢天喜地、大吉大利!”说着,推开门,走到院子里去了。

    潘老五名叫潘发福,今年五十多岁,是东沟湾有名的“能手”他从小家境贫寒,为了生活,跟着父亲颠沛流离,走南闯北,学了一手好手艺,什么木工、铁工、泥瓦工样样在行。靠着这些,给人打零工糊口度日,混到头还是个光棍汉,直到土改才在东沟湾落了户,成了家,生下一男一女:女儿秀芳早就出嫁了;儿子铁柱当了三年汽车兵,去年才复员。这东沟湾是个穷山沟,光秃秃的,只有一些不成材的老榆树,像驼峰一样,三三两两、歪歪斜斜地爬在山坡上。东沟湾全村百十户人家,一年四季土豆就着窝窝头,点灯没有油,穷得叮当响。老五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合作化以后,大家选他当了队长,在大队书记的支持下,利用冬天农闲时节,领着一帮毛头小伙子,开砖窑、办油坊、磨豆腐、跑运输,见缝插针,每年都要给队里挣回万二八千块。社员家家不愁吃,不愁穿,土豆窝窝变成细白面,部分人家里还有存款。眼看着乡亲们日子一天天火红起来,老五心里乐开了花。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日子舒心了,就要自寻其乐。老五一辈子不喝酒,他把最大的乐趣寄托在过年放炮上。每逢春节,别的年货可以节省,但鞭炮不可少买。初一清晨,他总是早早起床,在全村第一个鸣放鞭炮,这已成为他特有的癖好。每当这时,老伴总是抿抿嘴,故意逗他:“瞧你,三四十岁的人啦,还像个尕娃子,噼哩啪啦的,没老没小!”老五呢,也狡猾地向老伴使个眼色:“有钱没钱,放炮过年。不放炮哪像个过年的样!”他用吉祥的爆竹,迎新送旧,祝愿来年万事如意。

    可是,在那人妖颠倒的年月,一切都变了样。老五领头搞副业,成了“带头走资本主义道路”、“破坏以粮为纲”;大年初一放早炮,成了“讲迷信”、“闹四旧”、“搞复辟”书记挨批他陪斗,没完没了。在一次批斗会上,癞头陆康元凶神恶煞地叫嚷:“潘发福,你老实交代:为啥搞复辟?”

    潘老五不懂什么是“搞复辟”他颤巍巍地说:“我捣麸皮喂猪、喂鸡”弄得众人啼笑皆非,面面相觑。

    陆康元火了:“放屁!一听你那鬼名字就知道你不是好孙。你梦想发财致富,当地主富农,欺压贫下中农,我们决不答应。坚决打倒潘发富!”他还编了个顺口:

    潘发福,潘发福

    白天黑夜想发富

    社会主义他不走

    鬼迷心窍走邪路。

    彻底批臭潘发福

    叫他永世不发富

    那年月,人心散,地皮懒,混在一起吃大锅饭,东沟湾又回到老样子:吃饭窝窝头,点灯没有油;有两年连窝窝头也吃不上了。社员们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干一年,一个劳动日只分两三毛;有的人不但分不上一分钱,反倒欠下队里几百元。大年初一还要上地里干活,美其名曰“过革命化的春节”真是年不像年,节不像节。老五那个心呀,真要碎了

    冬去春来,冰化雪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东风吹到了东沟湾。人们欢欣鼓舞、奔走相告,老五打心眼里高兴。可是,世道之事谁也说不准,谁知道以后还会怎么样呢?还是稳当点,再看看吧。

    又过了三年。这年春节,大队曲书记来到潘老五家,一进门就说:“老五哥,年过得好啊?”

    “好!好!”老五把曲书记让到炕上坐下。

    “今年放了几包炮?”

    小三奶奶端上两碗热腾腾的羊肉水饺,让给曲书记,一边小声说:“不瞒书记,这两年炮是没少买,可老头子不敢放,小三放了。”

    “那为啥哩?”

    “怕又如有人说‘捣麸皮’!”

    曲书记笑得水饺也吐出来了。他拍着潘老五的肩膀说:“不要一次被蛇咬,见了草绳也害怕。老五哥,我今天来,一是给你拜年,二是请你出山”

    “出山!”老五好似丈二活尚摸不着头脑“曲书记,我老五在东沟湾成家立业几十年,可没跟谁家粗脖子红脸儿的”

    曲书记知道老五误解了,赶忙说:“老五哥,不是那个意思。大伙都记得,你当副业队长那阵子,村里乡亲们日子过得多红火,靠什么?靠多种经营。那符合党的政策,是正确的。谁知道以后你遭了罪,乡亲们对不起你啊”潘老五听着听着,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他极力控制住自己,说:“曲书记,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只要国家走上正路,我老五还有什么说的!”

    曲书记又说:“现在党中央实行富民政策,鼓励农民勤劳致富。可怎么富呢?死守着山沟沟,土里刨食吃,啥时候也富不起来。只有砸烂大锅饭,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不请你这个大能人出来还请谁?”

    潘老五半天没有说话。他掏出旱烟袋,装上烟递给曲书记,说:“你意思让我再当副业队长?我上年纪了,那差事不能再干了。”

    曲书记磕磕烟灰,又装上一锅递给老五:“现在不是搞什么副业,是搞主业,搞乡镇企业,搞专业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