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爱之飞扬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又一辆车子开过来了。

    满眼风光,熟悉中透着陌生。王锦纶可能在家吗?

    这已是廖雪忠第n次踏上这片不属于自己的热土。不为别的,只为了了结心中的疑惑,也为他左眼角上缝合过后的疤痕,更为他后脑勺上的那一小块不毛之地!前车之鉴,不得不寻求一个最终的结果,也好让他这么多年的那颗愤恨之心解脱出来。

    行走在苍茫地天地间,虽是冬天,太阳暖暖地照着他的脸庞,那么热情、比起省城的阳光来要和畅了许多!乡下这种地方,没有太多的骄情、浮躁,让廖雪忠紧绷的神经也开始徜徉起来。厚厚的尘土,淹没了他的双脚,乌黑珵亮的皮鞋已看不出它曾经还是世界名牌。

    走了有半点钟的光景,翻过了那座小小的山包,再拐一个弯就到了。

    和第一次踏足的印象似曾相识:土胚性质的低矮院墙,尤其那——呈旧时颜色的青砖小门,在“万千豪门”面前给人以鹤立鸡群的感觉,几载风吹日晒雨淋的打击已让门板上的桔子黄牺牲弹尽。

    旧时风景人曾谙?心中有一点疑惑,推开那扇半开着的门,浑不是物似人非的感觉!还是那位老妇人,诧异的眼神飘来,饱经风霜的脸上多了几条窄窄、浅浅地代沟。不用多说,廖雪忠知道那是王锦纶的白发老母。

    “婶婶,王锦纶回家了吗?”还是那句简单的问话。

    摇了一下头,接着一声叹息,死一般的沉寂,从那望穿秋水的眼神里读出了答案:没有!可能那种迫切心情的守望,王母胜过此时廖雪忠的焦虑。一方是思念几年未归的儿子;一方是寻求淡化了的复仇火焰。廖雪忠眨巴着眼睛,目光向高处扫望,院落里四角的天空,飘来一团白色的云,知道自己此行又是白跑一趟。放下东西,只字片语再没多说一句话,只身出了门。

    “孩子,喝口水再走吧!”王母紧跟着追出来。是敌是友,王母这么多年还未弄清楚,就给了她一个背影,远远地消失在碧空的尽头。

    正午的阳光,继续暖暖地倾泻在他的脸上,来时的路,头也不曾回。一口气憋了许久,廖雪忠仰天长叹了一回,舒展了一下双臂,亲亲地哼起了小调。从第三次看到王母时,廖雪中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可能是因为自己母亲的缘故,感同身受。无论儿子有多大,离家的路有多远都逃不出母亲的眷眷思念;无论儿子是英雄、巨人,还是龌龊之人,在母亲心中也永远是自己的孩子。想起了唐代诗人孟郊?游子吟?中的诗句“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也更加体会“儿行千里母担忧”的内涵,又忽然觉得他,还有他们像自己一样都是那场事故地受害者。

    怜悯之心,又是怜悯之心让廖雪忠三番五次探视王母而从未提及过王锦纶对自己的恶意伤害,也从未提起过自己多次寻访的真实用意。自从四年前的那个深夜,公司车、人大举来犯,王锦纶离家只今未归,几年来廖雪忠不分寒暑,虽然可能觉得像黄鼠狼给鸡拜年,实非得意,也可能放心不下一位孤寡老人夕阳残照的困境。

    内心虽然对王锦纶的恶行不曾眠灭,可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就算在家里撞上了,还真的掏出刀子“投桃报李”当着他白发苍苍的老母亲的面。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每每念及当初头破血流惨遭无辜殴打的情景,廖雪忠的心就隐隐作痛,攥紧了拳头,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把王锦纶弄个半死;可每次看到王母那沧桑的容颜,他复仇的火焰就平熄了许多,渐渐地!

    车子上,廖雪忠坐在了最后一排,紧闭着双眼。又在考虑同样的问题,还会有下次吗?以后还会不会来?每每想到这个问题时,四年前那幕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人生目前来说算是最惨痛的教训就会像电视现场直播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在闹海里播放,从头止尾,一节都不曾落下。他忽然坐起了身子,摇了摇头,心中轻轻地告诉自己:走了,走了,真的走了!这次,他是真的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沿着记忆的隧道,伤痛再强烈地抚摸一次青春往事,作最后的一次记忆,然后忘却,以后别在想起。

    四年前的九月四日,一年的公历之中最忌讳的两个日子之一,而这一天又是癸未年农历的八月初八,很吉祥的一个日子,作为本命年阴差阳错的一天,廖雪忠还是寄希望于后者。

    晚饭后,廖雪忠交代完公司的事情,就要回房里去了,觉得少有的轻松,心想终于可以解脱了。既然你不让我当队长,那我也不是搬运工,明天过来打个招呼,就跟这儿彻底bay-bay了。

    了无牵挂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过老丁的啤酒滩,公司的其他同事都在那儿喝酒。他也走了过去,快到跟前的时候蓦然看到了张祥,他停住了脚步,犹豫了一下。最终,廖雪忠绕了一大圈避开了他们热闹非凡的场面,因为他跟张祥发生了点小误会,好几天都形同陌路,没有说话了。虽然在这以前他们是要好的好朋友,虽然目前内心里相互都无恶意,可谁都又拉不下脸子向对方道歉。廖雪忠觉得忽然碰到一起,再在一起喝酒会发生尴尬,他也知道王锦纶今日寻仇是因张祥的手机被盗而起。再这之前老板——马得到信息已经吩咐大家下班之后不要随意走动,在公司呆着。呆着?看在张祥的面子上他也想留下来帮忙,毕竟现在看到这么多人就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又给自己找了个合适的理由:当初并没有参与“鸿门宴”的策划、打人、私审小偷事件,牵连不到自己;也觉得五点到九点都不见人影可能已走了。放松了警惕,径自回了家。

    这间同事刚搬走的房子,他又搬了进来,还未来得及收拾。以前住的同事都是跟王锦纶有过肢体碰撞的冤家。廖雪忠没有考虑到这一层,只是觉得房子还干净,房费便宜,暂且过渡一下。好像是设计好了时间,设计好了地点,刚刚搬进来一个晚上,灾难却就那么不偏不倚的降临了。

    挂上窗帘,把床单换新。从行李箱中拿出了久违的台灯,摆在了桌子上,并把那么多的书一本一本的舒展开来,按大小顺序排列在桌角上。坐在床边揪着桌子看书的距离刚刚好:一个新的开始,一个为人生加油起航的港湾诞生了,明天的明天必将鹰击长空竞自由。廖雪忠这样想着,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咣、咣、咣”门外敲门声响起。

    “谁呀!”习惯性地一声。

    门外静悄悄地无人回应,廖雪忠继续着他的梦想。

    “咣咣咣”敲门声再次响起,此起彼伏。

    “你开不开门?!”门外有人说话,在一阵间歇之后。

    声音好像是祁祥,这祁祥还是会一本正经地开玩笑。廖雪忠会意地笑了一下,一起身,一伸手打开了门。黑暗中,一米灯光外泄,迟疑的眼神,犹豫的神情,茫然不知所措。

    “噢!廖雪忠,——杨明呢?”王锦纶恶狠狠的说。一群人跟着涌进来。

    “他们早就搬走了。”廖雪忠回复到,声音有一点打颤。心里还犯嘀咕怎么会是他?要是他,一千个、亿万个不给他开门。

    “那天晚上动手打下我的!王锦纶掷地有声的说到,双眼红红地透着凶神恶煞的蓝光。此话一出,廖雪忠的记忆“哗”地闪回到两个月前的那个晚上。

    七月六日。

    晚饭时间。廖雪忠正准备去吃饭。祁祥叫住了他。

    “老总说,今天请咱门去外面吃饭。”

    “牛肉面还是浆水面?”廖雪忠半开玩笑地回应到。因为在他心中,老总在场的每一次都挎有请员工吃饭的名义,而每次充其量无外乎上述两种面,或再来个小菜,或是三只虎皮辣椒,很少有运气能吃到猪蹄。他都已经司空见惯了。每次用完餐他都要另外开小灶,再充饥一些才能有饱的感觉。每次都在提示自己,再一次就把这样的机会让给别人,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我不去了,你们去慢慢享受吧!”廖雪忠意味深长地说。

    “这两天大家为处理公司的积压物资辛苦了,今晚我请大家吃个火锅。”一个雄厚的声音响起,不像是用嗓子,到像是“天龙八部”里段延庆所用的腹语。他知道在这群人当中有这把声音的人就只有老总一人。先闻其音,后见其人。果然,老总下楼来,尤其点到了他的名子。好像他不去就跟老总过意不去。幸好公司的另一位女经理也紧随其后,还有下午一块儿干活的个别同事。

    也只不过三五个人,都是外性家族的人。边走边想,干活的有那么多的人,为何只来他们几个?张祥、王磊怎不见人影?还有最爱蹭饭局的马云等人的踪影?带着一团疑问,在不太景气和畅的气氛中,素食两个小时,惨淡结束了差强人意的晚餐。

    大概在晚上九点三十分左右的时候,廖雪忠跟祁祥返回了集体宿舍。走到楼门口的时候,宿舍内云山雾罩的景象已传入耳朵。听的分明那是杨明的声音,一声紧接一声,一声高过一声,连连喝斥、连连质问,连珠炮发。听不见另一方的声音。还暗自纳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急速走到屋内:啤酒瓶散落一地,还有些零落的玻璃碎片;老总饭局上没见着的人,统统都在这喝酒。杨明一只脚踩在登子上,一只手指头直指王锦纶的鼻子,剑拔弩张,王锦纶唯唯喏喏一幅可怜见地的样子。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难道王锦纶就是偷了张祥手机的小偷吗?再龌龊也不至于如此吧!王锦纶也是见过世面之人那!倒是那个爱浑水摸鱼的司机——鹿很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