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爱琪aiqi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听父亲说,祖父对父辈们非常严厉,从来不开玩笑。父辈们都非常畏惧祖父,这怎么也不能让我相信。因为在我们孙子辈眼中,祖父是可爱、幽默、风趣的一位老人。由于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浩劫,1959年因祖父所谓的历史问题和父辈们被迫下放到农村。祖父一生清清白白,任劳任怨,在工厂里是老领导的得力助手,绝对不是什么反革命,是受小人的诬陷被迫害的。祖父对于这一点,心里始终不平衡,自己一生踏踏实实地为国家工作,却被无缘无故地打成反革命确实非常冤枉,也就是那一天祖父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

    日月如流,寒来暑往,转眼四十个春秋过去了。我和堂姐的到来给祖父的脸上增添的许多笑容,祖父给我和堂姐都取了个非常好听的名子,堂姐叫薇薇,我叫涛涛。涛是波涛汹涌的意思,具体的意思是让我将来能像波涛海浪一样汹涌无比。薇薇就是花的意思,也代表小鸟依人,等堂姐长大以后能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祖父对我们姐弟俩个非常疼爱,但由于我身体比较弱,祖父还是多偏爱我一丁点。

    那是1996年,也就是我六岁的时候,一个晴朗的上午,我和堂姐在祖父家里玩。无意中看见祖父的收音机放在床上,我和堂姐都以为是稀罕物,就都要抢到自己手里拿着玩儿,争的非常厉害。堂姐的力气比较大,她一时情急把我推倒在地,倒在地上的我“呜呜”的哭了起来,而堂姐却站在那里笑。

    祖父出门回来了,第一眼看到这种情况,就对堂姐说:“薇薇,你是不是又欺负你弟弟了?”堂姐摇了摇头,但是脸却红了。祖父的慧眼哪能看不出堂姐那点心思呀。于是,就狠狠地斥责堂姐:“你不是不知道涛涛他有毛病,身体不好,你是当姐姐的,就应该让着弟弟,照顾弟弟。而你呢,不但不知道照顾弟弟,不让着弟弟,还欺负他,你说你有个姐姐样吗?快向涛涛道歉。”堂姐的个性非常倔强,无论祖父怎么说,堂姐就是不肯向我低头认错,还把收音机的音量放的很大,在向我挑衅。

    我们都知道祖父的个性,他再怎么生气也不会对我们动手。祖父无奈之下,只能哄着我们姐弟俩“我的两个宝贝,你们就别再闹了,你们都是我的好孩子,有一个不高兴的,爷爷都会心里不舒服。”说完,祖父又从柜子里拿出新买的录音机放在了我的手里。

    说起那个录音机,是祖父近期在百货大楼里新买回来的,他非常喜欢和珍惜这个录音机。祖父的工作是维修电器的,无论什么电器坏了,他都能修好。在我们当地祖父的维修技术是一流的,我们邻居家的电器坏了,都要来找祖父去维修,只要祖父去了,那就是手到病除。

    可是祖父最珍爱的收音机和录音机现在都成为了我和堂姐手中的玩物,祖父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可是他为了让我们姐弟高兴,就是在心疼,脸上依然挂着微笑,我想这就是祖父对我们晚辈特殊的爱。

    在那当时,祖父有一辆不知多少年破旧的自行车,这是他上下班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自从祖父退休后,这辆自行车就成为祖父带我们出去玩的代步车了。那时候父母都在上班,都是祖父在照看我和堂姐。每天早晨祖父都要用自行车送堂姐去学校上学,完事之后,又带着我去兜风。由于我的疾病原因,坐不稳自行车的后座。祖父就用几根木条做成一个后车坐,固定在自行车的后面。当我坐了上去感觉还真稳当,一点儿都不晃,而且特别舒适,如果没有祖父给我做的后车坐,我根本就坐不住自行车。当祖父确定了我坐稳了以后,他才骑了上去。祖父骑的不是很快,这速度像蜿蜒的小溪在缓缓流淌。

    一路上我向两边观望着,只见那成排的杨柳,在我的眼前不断地闪烁,随风摇曳着杨柳叶传出“哗啦啦”的响声,像是田园里的乐曲,悦耳动听,滋润着我的心田。

    顷刻间,我们来到了江畔,祖父下了车,推着车继续往前走。江畔上有老人、儿童在放风筝,有中年人在散步,还有打扑克、下棋的,也有一对对恋人徜徉在林荫小路上甜甜蜜蜜,非常热闹。

    这时候祖父停了下来,买了两个成袋的饮料给我喝。这袋饮料是橘子味的,包装袋是透明的,颜色特别浓。当时我看着颜色这么浓的饮料,就吵着对祖父说:“爷爷,您看这么好看的饮料,一定非常好喝,咱俩一起喝。”祖父点了点头。我几大口就把那袋饮料喝了下去,嘴里嚷着:“真好喝,真好喝。”祖父从裤兜里掏出手帕擦了擦我的嘴巴,推着自行车继续往前走。

    其实,那是什么好喝的饮料呀,实际就是凉水加了大量的色素,再放上糖的原料,非常的甜。是个小孩儿都愿意喝,我也不例外,喝了它对身体百害而无一利。

    我和祖父到了龙潭桥头,坐在树荫底下乘凉。这座大桥是1980年为了热烈庆祝改革开放十周年所建的,宽有十米,长有数百米。桥上的汽车川流不息,相当部分都是私家轿车,这也证明了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日新月异、繁荣富强。

    我坐在自行车上,望着江对岸那高高的龙潭山,披着绿色的军装,是那么威武英姿。再看天上自由飞翔的风筝,绚丽多彩,神采飞扬。我非常专心致志地望着、想着。

    就这样,随着思绪我仿佛长了一对神奇的翅膀飞上了天空。在空中我尽情歌唱尽情欢笑,也像飞舞的风筝一样,在和地上的人们招手。我遨游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鸟瞰我们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真是幅员辽阔。

    我正要飞向拉萨时,突然听见祖父的声音:“涛涛,涛涛!你怎么发呆了?”我这才醒过神来“没有,刚才只是有点困。”我匆忙地答道。

    祖父提醒我说:“天色不早了,该回家了。”我点了点头。

    往回走的时候,我看见和我同龄的小孩儿在草坪上欢快地玩耍着,他们有的踢足球,有的奔跑着,看到这一场景,我心里感觉有些酸酸的,并还带点失落的感触。

    我想,为什么上天对我这么不公平,不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能与那些孩子们一起奔跑,一起欢笑。他们能做的事,我也能去做。

    更没有人能体会疾病让我失去了多少欢乐,又有谁能走进我的内心世界呢?来抚平我内心的伤痛,恐怕这个人远在天涯海角,迟迟不肯出现,使我的祈盼也将会遥遥无期。

    当我和祖父回到家后,却看见堂姐坐在床上不断的啼哭。祖父看到堂姐哭成个泪人,赶紧坐到跟前,掏出手帕一边给堂姐擦眼泪一边问:“薇薇,怎么哭了?在学校和同学打仗了吗?还是老师批评你了?”

    堂姐抽泣的说:“爷爷呀,我现在心里特别难过,就在今天上午,我爸妈到街道办理了离婚手续。”

    祖父一听这话,差点晕了过去,他用手捂住脑门,说:“薇薇,你说的是真的吗?他们怎么会离婚?为什么离婚?前几天他们还来家里看我呢,我看挺和睦的,这才刚过几天呀,就离婚了,你快跟爷爷详细说说。”

    堂姐擦了擦眼泪说:“爷爷,其实您看到的都是假象,我爸妈在一个月前就分居了,我妈在外面有了外遇,被我爸给抓住了,当时我爸都要气疯了,可他不敢把我妈怎么样,僵持了半个月,我爸被逼无奈,只能到街道办事处办理了离婚手续。我妈在我家走之前,把我家所有的现金和存折全部都拿走了,现在我们家是一无所有了,就连一块钱都没有了,眼看着就要交学费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祖父听完了全部经过,安慰着堂姐,说:“薇薇,你先不要着急,你目前的任务就是要把学习搞好,其它的事情你都不要管,一切都有爷爷在呢,好吗?”堂姐点了点头。

    这时我正呆呆地坐在床上听他们说话,六岁的我对祖父和堂姐说的话似懂非懂,我便在中间插了一句:“爷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候的祖父正在为二伯父闹离婚的事烦心呢,于是,就对我没有好气地说:“你小孩家家的懂什么?少管大人的事。”祖父的这一句话,吓得我立即封住了嘴,就是有在重要的话也得嘎然而止、偃旗息鼓。

    这一夜祖父彻夜未眠。第二天早晨,祖父简单地爬了口饭,下了楼骑上他那陈旧的自行车,直奔二伯父工作单位而去。

    毕竟堂姐只是一个黄毛丫头,祖父对她说的话不是那么十分相信,其实也不是不相信,只是还对二伯父的婚姻抱有一线希望。大约骑了有四十多分钟才来到二伯父的单位,祖父的额头上早已躺满了汗水,他把二伯父叫到了外面,说:“我听薇薇说,你们离婚了,真的是这样吗?”

    “爸,你别听薇薇瞎说,小孩子说话都是不准的。”二伯父说。

    “我不管薇薇是不是瞎说,到底有没有这回事?”祖父严肃地说。

    二伯父什么也没说,只是默认地点了点头,当祖父证实了二伯父真的离婚了,那一刻他就像跌入了谷底,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只对二伯父说了一句话:“你回厂里干活吧,我回去了。”说完,祖父挪动着沉重的步伐向家的方向走去。二伯父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他心想,我都四十来岁的人了,还让我的老父亲这么操心,我真是不孝呀。

    我正在家里看着电视,突然听见钥匙的开门声,便扶着床边慢慢地走了过去,一看是祖父,就高兴地说:“爷爷,您回来了,亲亲脸。”可是祖父的表情非常冷漠,就像没看见我似的,慢慢地走到躺椅跟前,坐了下去,对我说:“爷爷现在心情非常烦躁,想一个人静一会,涛涛,听话,自己一个人玩去。”于是我就无奈地躲到一旁玩祖父给我买的玩具去了,我一边玩一边观察着祖父的脸色。在我从小到大的记忆里,祖父的性格一直都是充满活力的。可是他今天却显得无比示弱,那种表情特别无助,好似一层层的海浪在袭击他,那海浪一次比一次迅猛,快要把这颗多年来的老树给击垮了。祖父在那张躺椅上坐了很久很久

    到了下午四点钟,又到了堂姐该放学的时候了,祖父拖着疲惫的身子骑上自行车赶到了学校。那一天是个阴雨连绵的天气,祖父拿了两把伞,他自己打着一把伞,来到副食店买一些堂姐喜欢吃的东西,站在学校门口等候堂姐的出现。

    当祖父看见堂姐从校园里奔跑出来,那天真可爱的样子,是那样快乐,那样感到幸福和满足时,在那一刻祖父流下了眼泪,他的眼泪就像这雨水一样肆无忌惮地流淌着,他心里的痛处就像被这一阵阵雷声击在身上一样不停地在颤抖。

    “爷爷,今天您又给我买了这么多好吃的,我可真幸福。今天我考试得了九十七的高分,你孙女给您争气吧!”堂姐自豪的说。

    祖父点了点头,露出苦涩的笑容,说:“好好,我的孙女真给我争气,真是个好孩子,不管怎么样,爷爷砸锅卖铁也要把你供上大学。”堂姐一边坐着祖父的自行车,一边抱着祖父的脖子。

    这时祖父心里想,我可怜的薇薇呀,从此以后你就被母亲抛弃了,你现在还小,还不懂得失去母爱对你意味着什么。将来你长大了,懂事了,自尊心变强了,再加上同学们的闲言碎语,爷爷真的怕你会承受不了。为什么这种事会落到你的头上,为什么老天会对你这么不公平。

    雨,依然在下着;风,依然在刮着;雷声,依然在鸣着。可无论再大的雨和风也阻挡不了祖父对我们的爱。

    祖父把堂姐送到了家,这时二伯父上班还没有回来,面对祖父和堂姐的是冰冷又漆黑的小屋,而且非常潮湿,又没有吃的,学习累了一天的堂姐,这时肚子里已经敲起了鼓,祖父在学校门口买的小食品在路上已经吃光了,祖父看出来堂姐口又非常渴,刚想拿起暖瓶倒水,却发现壶是空的,祖父又去烧水。在烧水的同时,祖父又去买了两包方便面,回来用烧开的水泡上“薇薇,你一会吃完面,把功课复习一下,之后赶快睡觉,我估计呀,你爸爸一半会儿回不来。”祖父一边嘱咐着一边用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当堂姐打开泡好的面,正准备要吃的时候,突然她的泪水像喷泉似的涌了出来。她把失去母亲的那种痛苦全部发泄了出来,面对这凄凉的小屋和白发苍桑的祖父,内心有说不出的委屈和心痛。吃着这白开水泡成的面,堂姐对抛弃她的母亲起了一丝憎恨。面吃光了,泪水停止了,但那稚嫩的脸上留下了道道泪痕,而她那幼小的心灵也增添了一道抹不去的伤疤,祖父安抚堂姐睡下之后才离开的。

    回到家的祖父,真是身心疲惫,但他依然用满脸的笑容来面对我,在那个时候,只有我和父母跟祖父住在一起。

    祖父对我说:“涛涛,你有妈妈陪在你身边是不是非常快乐?”

    “当然了,世上只有妈妈好嘛,怎么了,爷爷?”我随口答着,但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祖父接着说:“你薇薇姐,她被母亲抛弃了,非常可怜,以后你无论什么事都要让着点她好吗?虽然她是姐姐,你是弟弟,但你毕竟有最伟大的母亲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现在你堂姐是一无所有了,爷爷不要求你别的,只此一点,好吗?”

    我虽然不懂其中的含义,但我看祖父的表情非常郑重而又诚恳地对我说,只好对祖父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

    祖父看到我这么快就答应了,他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并对我说:“涛涛,你真是爷爷的好孙子,如果爷爷差了你什么,以后爷爷会尽全力给你补上的。”也就是在那一天起,我再也没和堂姐争过任何东西和稀罕物。

    几天后,祖父骑着自行车带我来到了四川路市场。那里有卖锅碗瓢盆的,暖瓶、炉具、各种日杂样样俱全,人非常多,也非常热闹,我坐在车里慢慢领略这人间百态。

    祖父与我慢慢地走着,细细地浏览着,当来到一家摆地摊的面前时,让我的眸子放出了光芒,只见这上面不但摆着各种电线,还有电饭煲。

    这个市场不单单有日杂用品,各种饮食及小吃应有尽有,但是我对那些好吃的一点也不感兴趣,唯有对电器情有独钟。于是我就缠着祖父叫他给我买电饭煲和三米长的电线,祖父听着我这无理的要求时,他被我的行为给震惊了,当时他真是哭笑不得“你小孩家家的,要这些东西干什么?”祖父不解地说。

    我撒娇地说:“我就是想要嘛,我就是喜欢这些东西嘛,它们可比玩具好多了,爷爷您就给我买嘛。”可是无论我说什么,就快要把嘴皮子磨破了,祖父也不给我买。

    当时我才六岁,但是个性已经非常强悍和顽固了,这时我意识到祖父的态度非常坚决,我就决定用耍赖的方式,逼着祖父给我买电线和电饭煲。于是,我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放声大哭,我的嗓门特别大,这一哭引来了许多路人观看,可算把祖父的脸给丢尽了,祖父气得推着自行车就往前走,可祖父越往前走,我哭得越厉害,就在祖父快要骑上自行车的一刹那,我一下就拔掉了自行车的钥匙,这一举动让祖父措手不及,又给祖父的腿抻了一下。祖父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车身,停了下来,缓缓从车上下来,脸色气得通红,对我大喊:“涛涛,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不听话?你非得要买那个电饭煲和那三米长的电线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好玩吗?”

    “对,就是为了好玩,我刚才说过,这些东西可比玩具好多了,再说了,爷爷,您也是电工,难道您就不喜欢这些东西吗?”我理直气壮地说。

    我这些话说得祖父哑口无言,但祖父就是不满足我的要求,坚定地说:“涛涛,今天无论你怎么闹,我就是不能给你买,你这么小就懂得管大人要东西,将来还不反了你了,你如果再跟我没大没小的,我就揍你。”说完,祖父就推着自行车继续往前走。我依然在车上大喊大叫,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是徒劳的。

    到家后我哭得已经泣不成声,哭着哭着,我发现祖父正在乜斜着眼睛注视着我,一边嘲笑着我,一边直摇头。我瞧了瞧祖父的样子,哭着说:“爷爷,您什么意思?”

    “涛涛呀,涛涛,你刚才在外面的举动实在是太可笑了,我万万没想到,你会要买电饭煲和那三米长的电线!”祖父不可思议地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