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七品芝麻官(上)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当了几十年的丫头,关关已经养成天未亮便起床的习惯。

    梳洗后走出房间,她意外发现方家三兄妹已经起床了,一个挑水、一个砍柴、一个进了厨房,都是勤奋青年!

    发现关关,云丰笑道:“关关早。”

    “云丰早。”

    “不喊二哥?”他抹去额头汗水,向她走近。

    她耸耸肩,抹去胳臂上的鸡皮疙瘩。“你别闹我了。”

    说完,她笑他也笑,他们之间并没有特意建立感情,但才多久时间,他们就像认识几十年的老朋友,缘分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你要不要进厨房,帮帮蕥儿的忙?”他提议。

    事实上是云丰为她的手艺着迷,昨儿个舌头没吞进去,今儿个想再吞一遍。

    “有什么问题?”

    “会为难吗?”他问得客气,哪个女子喜欢满身沾染油烟味儿。

    “为难?不过是做饭,如果你让我去打妖怪,我才会为难的跟你说谢谢再联络。”

    捋起衣袖,关关往厨房方向走去,可是没走几步,云青便出声喊住她。

    “关关,今儿个得上衙门。”

    “知道,可我没男装。”一个小女子在衙门里进进出出,不方便吧。

    “我去向隔壁张大婶借一套,他们家狗子身量和你差不多。”云丰马上说。

    “谢啦。”她学男子拱了拱手,便走进厨房。

    昨儿个她把祭拜的猪肉腌了,不过肉已经烫熟,只怕腌的效果不好,但就试试吧,打一个蛋、切一盘肉,再加两道青菜和地瓜稀饭,美好的一天就此展开。

    走进厨房,蕥儿看见她,嘴角立刻往下掰,冷言冷语地说道:“你进来做什么?”

    “云丰让我进来帮忙的。”关关假装没看见她的怒气,旋身,打开锅盖,里头的米汤已经开始冒烟,她快手快脚找来几条地瓜,去皮切丝,往里头一丢并拌两下。

    “叫得那么亲热做什么?还有他是我二哥,不是你二哥。”

    “知道、知道,可就算我喊得再亲热,他还是你二哥啊,又不会变成我二哥,真不晓得你在担心什么?”

    “我哪有担心?”她怒问。

    “没担心,就别竖起刺毛,会扎人的。”

    “你不要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想到我家当狐狸精。”

    叹气、摇头,她实在做不来和小丫头拌嘴这种蠢事情,那会让她分外看不起自己。

    但不反驳个几句,万一蕥儿以为她是池烂泥,爱怎么掘、怎么挖全凭本心,未免太对不起自己。

    于是她说:“多谢夸奖,可我娘教过我,做人得谦虚,与其长得漂亮,不如说话漂亮;行事漂亮,更不如活得漂亮。处处都漂亮了,才是真漂亮!”言下之意是,眼前这位离漂亮实在远得很。

    见关关不惊不怒,自己像一拳打上棉花似地,蕥儿扬起音调,气道:“你当真以为我在夸奖你漂亮?不,我在说你是狐狸精。”

    “狐狸精?更好!精明、美丽又有法力,唉你这样夸我,我能不提心吊胆吗?就怕你夸得不够多、不够好、不够详细”

    女人战争,parti,关关胜出!

    蕥儿被她堵得哑口无言,一把怒火越烧越旺,偏关关像无事人似地,切完地瓜再切菜,她刚进厨房时,发现后院有一畦小菜园,里头种了些葱蒜,大约是前屋主留下来的,于是她走出厨房去拔葱。

    她一离开,蕥儿松了口大气,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关关讨厌,总感觉她一出现自己就没有地方可站。

    昨儿个她见大哥、二哥吃得津津有味,心里不服气,辗转一整夜,决定早餐好好亮亮手艺,没想到讨厌鬼又来,而且好端端的一锅粥,干么把地瓜丢下去,这能吃吗?

    可她才放松没多久,关关又进门,手里握着一把葱。

    气极了,蕥儿挡在厨房门口,指着她怒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山容不下二虎。”

    蕥儿的声音很大、很脆也很响,怕是围墙外的人都听到了,正在挑水、砍柴的两兄弟自然听见了,两人放下手边工作走到厨房边,想训斥妹妹一顿,没想到,话还没出口呢,就听见关关接话说:“没错,一山难容二虎,除非是一公一母。”

    这个回话让他们一个没忍住,噗地大笑出声。

    蕥儿一张脸涨得通红,指着她问:“所以你是公的喽。”

    “目前还不是。”关关摇头,摇得很痞、很欠揍。

    “那就请你出去,我不喜欢做菜时,有人在旁边碍手碍脚。”

    关关耸耸肩,二话不说干脆道:“行,交给你。”

    顺手把葱递出去,半分不留恋地走了出来,谁没事会去留恋一个厨房?何况又没有中央空调、德国厨具外加几万块的食物料理机。

    两兄弟跟在关关身后,云青说道:“你别同蕥儿置气,她”

    “知道,小屁孩嘛,同她生气是浪费体力。何况我又不是金、不是银,怎么可能让人人都喜欢我。”

    两句痞话,让云青放松心情,他很高兴关关不是小眼睛、小鼻子的小心眼女人。

    “你不是金、不是银,但我很喜欢你。”

    云丰接话“我也喜欢。”

    关关回头觑他们一眼,道:“你们喜欢的是我做菜的手艺吧?”

    云丰哈哈大笑“你说话还真实诚。”

    关关夸张地叹口气:“可不是吗?有时候我真痛恨自己的忠厚老实。”

    听见这话,两兄弟又乐得呵呵大笑,笑声传进厨房里,呕得蕥儿直跺脚,早知道就让她待在厨房,自己去同哥哥们说笑了。

    脾气一来,她狠狠抓一把盐往菜里丢,不多久后的餐桌上,关关挑了个时机回敬她昨晚的刻薄。

    她说:“你把家里十天的盐全给用掉,接下来,我们要吃什么?”蕥儿被讲得面红耳赤,接不下话,关关才呵呵一笑,接道:“还不简单,没了盐和糖,就吃酱呗。”

    这是后话。

    趁着蕥儿做菜,云丰、云青陪关关到隔壁张大婶家借衣服。

    出门不久就发现昨儿个死了爷爷的李家外头围上一大圈人,而张大婶也在那个圈圈内。

    三人互视一眼,不约而同走过去。

    那里有个粗壮男子正拉着瘦巴巴的李二叔吵架,云青拍拍张大婶的肩,问了几句,想知道这是什么情形。

    张大婶说:“来闹的是李家的长子和三子,李二叔排行老二,他们还没有分家,但两家人早早搬出去各过各的日子,撂开手把李奶奶和李爷爷丢给李二叔照顾,好几年才舍得出现一次。”

    “既然如此,他们还来做什么?”

    “是李二叔派儿子去报丧的吧,这不,还没进屋见亲爹最后一面呢,就吵吵嚷嚷着要分家,他们这是抢田、抢房子来了,可怜啊,李爷爷尸骨未寒呢。”

    旁边有人听见张大婶说话,便插口言道:“当初李家长子出门的时候,李奶奶把自己的私房全给了他,听说开了间米铺,生意不错。三子出门时,家里没有多余的钱,可是都给了老大本金做生意,总不能让小儿子两手空空出去,李爷爷只好卖掉一块田凑足银子,让老三在城里开了间布庄,听说也赚不少,真是的,两个人赚那么多钱,干么还心心念念这间老宅子和那几亩薄田。”

    关关看向三人,李家老大、老三有点像,矮矮的、胖胖的,那肚子都能榨出几斤油了,反观李二叔竹竿子似的一个人,这些日子约莫是为着照顾昏迷不醒的李爷爷,脸上更见樵悴。

    关关看不下去,扯了扯云青的衣袖问道:“你出手还是我出手?”

    “你先请。”他想听听她要说些什么。

    “不要吧,大哥”云丰开口阻止。

    要是闹得凶了,他怕关关的名声不好听,她比蕥儿大一岁,也该论亲说媒,要是传出泼辣名声,往后让她往哪里去找好男人。

    “放心。”他拍拍云丰的肩,排开人群,把关关带到李二叔身边。

    关关看了看李家长子、三子一眼,扬眉一笑,柔声说道:“李大叔、李三叔今儿个是来谈分家产的吗?”

    李家长子、三子觑她一眼心想,哪里来的丫头片子,难不成还想帮他们分家?

    本想骂个几声的,可是他们见关关是个美丽女人,加上脸上笑盈盈的,无半点杀伤力,便哼了声道:“不行吗?”

    方才一堆邻居指指点点的,声音不大,可谁听不出来是在暗骂他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