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七品芝麻官(上)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关关还以为身为一个具有古代生存经验的穿越人,已经能在这个时代驾轻就熟的生存下来,但事实不然

    从跳出那堵围墙到走到官衙前头,短短的一段路让关关恍然大悟,女子在这里单独生活安全堪虞,那个危险指数和林志玲单身游印度一样高。

    路不长,她已经碰上三个想搭讪的男人,害她为躲避居心不良的**男,狠狠绕上一大圈,然后锵锵!她迷路了。

    半个时辰的路程,花掉将近两个时辰,累得她两条腿接近虚脱,关关这才明白,为什么有人被主子放出去,不乐得拿三炷香感谢天地,反而哭闹不已,因为当良民着实艰难呐。

    她容易吗她?孤身活在这个世界,身边走来走去的都是古董级男女,没有网路或电视机来告诉他们,什么才是真正的一级美女,要是他们见识过韩国的整型男女,就不会盯着她,像蜜蜂看见蜜、苍蝇遇见屎、蝴蝶邂逅香香公主。

    小说里不是只有大家闺秀才会被恶人阻路?不是只有那种绝俗容颜、娇艳明媚,有芙蓉般的清姿雅质女子,才会遭人觊觎?怎她一个小丫头,还会被人上上下下盯着看?

    爱看便看,她也认啦,但看到情不自禁、流完口水再说一堆轻薄言语、透露出想把她领回家里的意图,就太过分了,那叫作公然猥亵,亦名性|骚扰。

    你以为在路上遇到可爱无助的小狈狗,把它带回家就没事吗?错,那很可能犯上窃盗罪,就算是它自己跳上你的摩托车。

    狗都这样了,何况是人。

    更强的是,明明就是啃不到骨头的恶狗、明明是他们起色心,可你听听,旁的那些女人的嘴巴有多破,居然说她勾引男人?!她们是瞎了还是疯了,如果不瞎不疯肯定是脑残,脑残到看不清楚谁才是始作俑者。

    关关气极,寡妇门前是非多,而独身美女跟前,是非也少不了,本想利用六十两买个小屋,耕地不行,寻点营生应该不难,了不起卖肉丸、筒仔米糕或安平豆花,台湾小吃难不倒她这吃货,但依眼前情势来看没有民主法治的时代对独身美女的安全保障相当低呐。

    她好不容易来到官衙前,预备把身契的事办妥,但此时她没办法进府衙里办事,因为明镜高悬的县太爷正在审理案件,她只能待在旁观人群中耐心等候,不过有缘再见到诉讼场面,她的小心肝一跳一跳的,热血沸腾。

    堂上跪着两个妇人和一个男人、一个小孩。

    两个女人,一个身量纤细、眼带刻薄,一个身子粗壮厚实,个头却不高,两人的容貌都很路人甲,但那个男人却长得斯文,一袭青衫,很有些读书人味道,而小男孩约莫八岁上下,他吓得惨白了脸,紧紧偎在粗壮妇人身边。

    关关到的时候,那名男子正在说话。

    “杨寡妇刚搬来时,我和老婆心里都想着,寡妇人家带着两个儿子,生活不容易,有需要的地方就多照顾几分吧,我家婆娘便经常给她送菜、送针线,偶尔,我抓到鱼也会送几条过去,若有事进城,也会绕到隔壁去问问,要不要帮忙捎带什么东西,便是两家的儿子也经常玩在一起。这事儿,村里人都知道的。”

    县太爷开口“听起来,你们两家人感情很好。”

    瘦女人接话“可不是吗?她心里头苦,我便听她发牢骚,她说婆家人见她家男人死了,把她赶走,我心里同情,听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直想找人到她婆家狠狠闹上一场民妇总想着,她家里没男人,能多帮衬就帮衬,谁想得到她竟是只白眼狼”

    说到这里,瘦女人掩住脸放声大哭,男人既心疼又无奈,轻拍妻子的肩膀、低声哄慰。

    关关见状,忍不住蹙眉望去,心想,这杨寡妇怎么半句话不吭,只会满脸悲愤,拚命摇头,她是哑巴?

    “她做了什么事,破坏两家交情?”县太爷继续问道。

    “我家婆娘回来说了杨寡妇被婆家欺负的事儿,我心想不对,就算她婆家不想要这个媳妇,至少会留下孩子,好歹是人家的骨血,那时我就直觉杨寡妇品性有问题,便让我家婆娘少和她搅和一起,可她不听,硬说杨寡妇很可怜。

    “果然没多久,杨寡妇的婆家就找上门来,硬把孩子讨要回去,哭闹上好一阵,我们这才晓得,杨寡妇的男人本就身子不好,杨寡妇不但没有好好照料,还天天逼他做辛苦活儿、赚钱养家,后来身子堪不住、卧病在床,她便与邻居男人勾勾搭搭。

    “后来男人死了,她卖掉婆家祖产,偷偷卷走一大笔银子,带着儿子离开,若不是有人发现她的落脚处,她公婆根本没办法上门讨要孙子。”

    瘦妇人接道:“知道这回事后,我便听我家男人的话,不和杨寡妇一块儿。可前段日子,村里许多人家遭小偷,杨寡妇家里那扇门摇摇晃晃的,根本挡不了贼人,虽然心里不愿意搭理她,可她两个儿子年纪还小,万一贼人上门怎么办?终归是左右邻居,就算她品性不端,也不能害了孩子呀。

    “我花好一番功夫,才说动我家男人去帮她修门扇,没想到,我见他过去那么久都没回来,心里头按捺不住寻上门,竟发现我家男人躺在杨寡妇的床上,而她、她她竟是脱衣服要勾引”

    她捂着脸说不下去了,断断续续哭得昏天暗地。

    她一停话男人立刻跳出来大叫:“冤枉啊,青天大老爷,是杨寡妇给我一杯水,我喝完就头昏脑胀、昏昏沉沉,到底是怎么躺到床上的,我自己也糊里糊涂。”

    他说完,旁观百姓不约而同倒抽一口气,有人指指点点低声骂杨寡妇不要脸,有人冷笑说,她家男人不会是受不了她太勇猛,才短命的吧?

    恶言恶语传进杨寡妇耳里,她绝望凄然,泪水却是半滴都流不出来。

    “然后呢?”县太爷问。

    “民妇气不过,自然是要捶她几下的,没想到她丑事被发现,竟然心头发狠,抓了把菜刀朝我砍过来,我吓死了,本想逃,可我跑得没她快,只好转身和她扭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推推扯扯间,那把刀居然削到她的腿上,大人呐,冤枉呐,不是我想砍她,刀子是她的又握在她手上,说不定是她自己砍上自己的。她想告官,我才是那个想告的呢”痩妇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夫妻俩演戏演得越发过瘾。

    县太爷发话问粗壮妇人“你可有话说?”

    那妇人急出满身汗,双手在空中乱挥,急切中只挤出一句:“他、他他们说、说谎。”

    关关这会儿明白了,粗壮妇人为什么自始至终都不说话,原来是口吃,这样的人在公堂上肯定吃亏。

    “我们哪里说谎,村里的叔叔伯伯大婶大娘都可以证明,我们对你照顾有加,你婆婆来村里时,我们还找了不少乡亲来替你助阵,是你自己行为不检,大伙儿才会看不起,背后对你指指点点”

    男人、妇人抢着指责她,而那壮妇却只能反反复覆讲他们说谎,县太爷不耐烦,惊堂木一敲,让他们全都闭嘴。

    之后,村民轮流出来回话,他们嘴里全证实那对夫妻所言不差。

    县太爷下了判决,判伤人的瘦妇人没罪,在退堂前,他还义正词严地申斥杨寡妇一顿。

    听见这个判决,关关忍不住低骂一声:“糊涂县官。”

    “姑娘为什么觉得县官糊涂?”

    声音自左后方传来,关关掉过头,眼睛扫过,发现是那个自己想告他诽谤的男人,不过依这个县官的混蛋程度,也甭提告了。

    不由自主地,关关视线再度被粘住。

    什么时候她化身苍蝇,并且不论走到哪里,都会撞上这张捕蝇纸?

    纳闷、苦恼、皱柳眉,她拚命提醒自己别坠入美男陷阱。扳开脸,先把双眼带到安全地区,她假装没听见对方的声音,背过身、伸手入袖,准备进衙门办事,突然间

    脸色微变。

    她的荷包呢?她找完左袖、再翻右袖,完蛋,不会是在躲那些男人的时候掉了吧?

    该死,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弄丢?啊!她想尖叫。

    以前她老说什么都可以丢,就是不能丢人,可现在,她宁愿丢人也不愿丢掉身契,爱情可贵、性命价高,但自由那是她花几十年肖想却始终到不了手的东西,好不容易美梦将要成真,怎能在这时候成了人鱼公主的泡沫?

    扯起苦瓜脸,她怨懑了,她痛恨穿越、更痛恨重生,如果重生的目的是让她确定,别贪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么老天爷好心帮个忙,直接给她一盆孟婆汤,她愿意喝个精光从头来过,她不想带着两世记忆,寻寻觅觅自己欲求却求不得的事情。

    狠狠甩头,她绕过方云青,想抓紧时间顺着原路找回去。

    她不确定这是不是路不拾遗的时代,找回荷包的机率会不会大于零,她只期待拾获荷包的人不认识字,单单拿走荷包和里头的银两,转手把那张卖身契随手丢弃。

    可要是随手丢掉南开城这么大,要找人都不容易了,何况是一张轻飘飘的纸?

    难不成乌鸦男一语成谶,她真要变成逃奴?

    见关关要离开,云青连忙出手阻挠,他在关关身前站定,眉开眼笑。

    没错,相对于关关的沮丧,他快乐得无可言喻,还以为得耗点工夫才能把她给挖出来,没想到老天爷亲自把机会送来,所以他可不可以解释,自己的“第二回合”是为着接续两人缘分?

    这个想法,教他心情大好,并且突然间感觉人生美妙。

    望着她的眉眼鼻唇,看着她脸上因懊恼微微透出的绯红,他曾经做过许多利民利人的施政,曾经得到无数百姓的歌颂,但直到这一次,他方觉得自己是个解人危厄的大英雄。

    云青从怀里掏出她的荷包,在她面前轻晃。“敢问姑娘,你是在找这个吗?”

    目光抬起,关关看见自己的东西,心情瞬间激荡不已。

    原来是被他捡着?太好了,不必做逃奴,她可以光明正大站在阳光下,再不必口口声声自称奴婢,天晓得过去几十年,自己有多痛恨这个词汇。

    想也不想关关劈手就夺,但云青动作比她更快,手一甩,把荷包藏到身后。

    看见他的动作,关关不解地扬起眉睫,怎么回事,难不成大燕国也有“有受领权之人认领遗失物时,拾得人得请求报酬,但不得超过其物财产上价值十分之一”的律法?

    行!把荷包还她,她乐意慷慨大方,把里面的银子全赠予他。

    点头,她就事论事道:“为答谢你帮我把失物送回来,荷包可以给你,里头的银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