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七品芝麻官(上)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午后,宋府的华园。

    院子里,温暖的阳光洒下,筛子似的绿叶筛落一地金黄,如点点金币映缀在老妇身上,随着轻轻摇晃的椅子,金黄圈圈在她身上前后移动,下垂的眼皮望着那面围墙,嘴角翻出一抹若有似无的轻笑。

    那面墙并不算高,年轻时,以她的体能,攀着墙边的老树往上爬,爬不了几步就能站到墙头,身子一跃,便能翻过去。

    她想过千百次,想着墙那一头有着什么惊喜,要是真的翻过去了,会碰见怎样的一番奇遇,可惜她终究没翻成,终究任由这堵墙,圈住自己的一生世。

    额头冒出微微的汗水,夏季将至。

    不禁感叹时间飞逝,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像轮子似地转过,眨眼间数十个寒暑自指缝间滑过,她从娇俏少女成了垂暮老妪。

    好快,从现代穿越而来已经五十几年,所有事都鲜明得好似昨天才刚发生,从初初穿越来时的恐慌,到措手不及地被夫人开脸、摇身一变成为通房丫头的愤慨与怨懑,到被一个老男人压在身下,几次欢爱、自己从鸡腿变成鸡肋的无奈漫长一辈子就这样过去,她唏嘘感叹。

    曾经她是新世纪女性,她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哄得了法官、查得出命案、绑得了凶手、翻得来旧案,她开得起好车、买得起新房、躺得起名床、坐得了头等舱,虽然没经验,却也确定自己斗得过二奶、打得过小三。

    她从小到大一路顺遂得意,一流小学到一流大学,出社会后立志当一流的律师、拿一流的薪资,穿一流的名牌、睡一流的男人

    可是,噩耗降临,一流的她得了一流的病,在她生命最辉煌的时候成了重症病人,听说会得乳癌是因为反式脂肪吃太多,她得病不意外,谁让她压力一大就吃蛋糕蛋塔炸鸡块,然后,她连三年都没熬过。

    她因器官衰竭而离世,再次醒来,所有的一流离她远去,她成了下九流。

    十五岁的小丫头,没爹没娘没人爱,只能傍着夫人,安分地被迫啃着她不要的鸡骨头。

    为巩固夫人的位置,被抬为通房的她,必须和一个漂亮却让人想把她砍成八段的江姨娘争斗,她的身体成为老爷短暂的新鲜品,可喜新厌旧是男人的天性,才上不了几次脚,她便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旧鞋。

    在二十一世纪,她绝不打没把握的仗,她会权衡利弊、计算成功机率后,才决定是否要进攻,然而穿越过来,她不想打仗都不行,她再也不是有权决定要不要攻击的大将军——穿越后的她,只有当炮灰的命。

    她曾想闹的,想替自己闹出一条活路,但稍稍研究过这时代的律法后,她很聪明地选择冷静适应。

    因为当逃奴只有一条路,叫做死,那么不当逃奴呢?

    睡了奴婢,男人没事;杀了奴婢,花两百钱往乱葬岗一丢了事;打奴婢叫做练身体、骂奴婢叫做宣泄情绪,整得奴婢哭天不应、叫地不灵,叫做训练脑力。

    奴婢向来就只是个东西,比起骄傲自尊,她更看重性命,死过一次的人知道死有多痛苦,于是她决定收敛聪明、隐藏智慧,小心翼翼、谨慎细心,专心一意效忠夫人。

    为什么是效忠夫人不是效忠老爷?古代社会里,男人的地位不是比女人更高、更有发言权吗?

    话是没错,但乐意效忠老爷的女人一大把,而愿意效忠荷尔蒙失调、情绪不稳定,动辄起肖、狂怒的夫人的人,还真不多见。

    就像初出社会时,选择在大企业工作还是小企业忙活的心态一样,前者薪资福利较齐全,但后者,因为员工人数不多,容易被老板看到并且重用。

    住同一处宅院,领的薪水一样多,虽说让老爷睡得神清气爽,额外赏赐会比较丰富,但若哪天夫人月事不顺、心情恼火,冲着你喊一句杖毙,到最后千辛万苦累积下来的赏赐,还不是乖乖回到夫人口袋里?所以钱重要,小命更重要。

    因此,她不光挑boos,还挑对手。

    挑会对女人手下留情,几个嗲声嗲气就会脾气全无的短命老爷当对手,比与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夫人为敌,来得聪明。

    做出选择后,她决定安分守己。

    她这小通房立定志向,专心一意地以夫人的快乐为快乐、以夫人的幸福为幸福,她的人生以创造夫人的美满前途为目标。

    她与老爷划清界线,不争宠、不谄媚,把忠心耿耿摆在脸上、身上。

    慢慢地,她的忠心为主赢得夫人的感激,她引导着夫人改变,尤其在老爷过世之后,两个女人相扶相携,创造出宋家子孙另一波奇迹。

    她鼓励夫人坚强勇敢,并插手老爷的事业,也劝说无子嗣的夫人把妾室的孩子抱到身边养。

    抱来后谁养?当然是她养。要正妻扶养小三的孩子,孩子健康成长的机率不会比零高多少,于是小通房毛遂自荐,成为几个少爷、小姐的养母。

    她虽然不懂琴棋书画,但读书一流、考试一流、脑子也一流,她又是个强调爱的教育,认定多夸奖孩子能减少教育时遇到问题的台湾新生代女性,依她这种态度要在古代教出几个菁英分子,把他们养成自己的小棉袄、平安符,困难度并不高。

    果然,在她尽心尽力的教导之下,孩子们的心不向爹、不向娘、不向嫡母,向得是她这个身分卑贱的通房丫头,他们对生产者没有感情,对她这个培育者却有着浓厚的孺慕之情。

    然后,接下来的工夫,就是熬了。

    熬死纵欲过度的老爷、熬死年轻美貌的侍妾,最后熬死夫人,她一步步向上攀登,成为府里最尊荣的老太君。

    儿子媳妇在膝前承欢,孙子、曾孙天天来跟前请安,人人都说她是个有福的,还说她的八字本就益夫旺子,宋老爷收她当通房,是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一件事。

    可她真是有福吗?

    就这样让一堵墙给圈住,当一辈子的幼儿园园长,养出一堆优秀杰出的新生代,然后,没了。

    深深吸气,说句真心话,她其实是不喜欢的。

    不喜欢奴颜婢色、奉承巴结,不喜欢小心翼翼、唯唯诺诺,不喜欢在生气的时候还要笑,不喜欢别人一句话就能决定自己的生死,不喜欢穿越几十年,从没真正为自己做过一件事她有无数的不喜欢,但她只能装得很喜欢,而这种假装令她厌烦。

    可没办法,她得活下去,一个身为奴婢的女子,能安然活到七十岁,能被赞一句有福之人,她并不容易。

    有时候,她也怨恨自己太明白、太聪明、太通透,她把所有情况都瞧得太清楚,以至于不敢越雷池一步,即便委屈、憋闷,却只能时刻陪小心,逼自己当个称职、无可挑剔的小通房。

    可到底意难平吶,她心有不甘、有忿然,有着无数说不出口的憋屈。

    摇椅轻轻晃啊晃,多年的如履薄冰,深恐被人发现自己特殊的来历,她谨言慎行,刻意隐瞒二十一世纪的见识与智慧,守本分安静地当只小蝼蚁,终于平平安安活到鹤发鸡皮。

    只是蓦然回首,生命缺少精彩事迹,唯有寂寞空虚、唯有有志不能伸的哀戚。

    如果能选择,a:当一世平安、福禄双全的小通房;b:跳出墙,挣来一份自在惬意,却寿年不永。

    她要选择哪一个?

    摇头、再叹,视线又落回到那堵墙,第三百次、五百次第一千次想着,当初如果勇敢一点翻过去,多好“老太君,猜猜谁回来了?”徐嬷嬷快步走到她身边,满脸笑意盎然。

    徐嬷嬷刚来到她身边时,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长得很水灵,两道细眉弯弯的,笑起来的时候,嘴边的涡涡儿一跳一跳,可爱得很,要不是老爷已经不在了,恐怕她和自己一样,会变成另一个小通房。

    徐嬷嬷的运气比自己好,她挑对效忠对象,并且多年如一日的忠心。

    她不乐意身边的人受委屈,于是作主徐嬷嬷的婚事,发还她和丈夫的卖身契,让他们成了良民,她甚至让徐嬷嬷的儿子进入宋家族学。现在人家儿子已是官身,徐嬷嬷老说:“这辈子,我值得!”

    再次证明,在古代挑对老板比挑对老公更重要。

    “谁回来了?”她问。

    “二老爷带着二夫人、少爷、少奶奶还有小少爷、小小姐都回来了。”徐嬷嬷恭敬回道。

    这些日子,几房老爷夫人、姑奶奶们陆续回到老家,整个府第热闹得快要翻过去,这些年宋家名声大得很,泉州南开城里,每个人提到宋家,都要竖起大拇指喊一声赞。

    宋家子孙,兄友弟恭、父严母慈,几个老爷在朝中为官,相互扶持、通气连枝,生下孩子后,一个个都送回老家上族学。

    宋家族学因为出了四个二甲进士的老爷红翻了天,可与京城塾学媲美,可老爷们心底明白得很,读书其次,他们更想的是把孩子养在老太君膝下,希望这群堂兄弟、堂姊妹们,心能够凝聚在一起,像他们自己一样,彼此支持、相互扶持,唯有如此,家族才能繁盛百年。

    再过十数日便是老太君寿辰,几个老爷们领着妻子、孩子们,风尘仆仆回到老家,亲友们久未相见都分外热情。

    老太君尚未回过神,二老爷宋帼容已领着妻儿过来拜见。

    她看着帼容,脸上笑意盎然,她与他,算得上有缘。她穿越那天,他的出生令老爷心情分外美好,难得地跨进夫人大院,而便是那天,满肚子嫉妒的夫人开口,把她开了脸送给老爷尝鲜。

    “母亲。”

    宋帼容一进院子就奔到老太君身边,往她膝前一跪,都五十几岁当爷爷的人了,看见她还像个孩子似的,满脸的孺慕之情。

    她只是个通房丫头,帼容几个本不该喊她母亲,但他们都由她一手带大,一个比一个更固执,不管她怎么论理,待夫人一死,他们就全改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