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邪王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章

    “喂,你别装了!难道你想赖在我家一辈子啊?”甩着被扯痛的双腕,罗大娘气煞地大叫,这小子的力气还真不是普通的大。

    “娘,你别再刺激他了。”

    罗敷对娘亲摇摇头,心中充满了对他的愧疚,不会是她那几棒把他的记忆打跑了吧?

    “你说,我是谁?你告诉我,我是谁?”

    他执起她的柔荑,希冀她能够给他一个答案,他脸上的表情让罗敷心软。

    可是再如何心软,她还是回答不了他的问题。

    罗敷无语地撇过头,回避那双让她心软的双眸。

    “不会吧,你是真的失去记忆了?”罗大娘观察半天,看他那副旨丧考妣的样子,应该不像是假的。

    他努力回想,但他连自己是怎样受伤的都记不起来,所有的记忆竟然只有她!

    他记得第一眼见到她时,她惊吓的表情,记得她给了他两棒,记得她在病榻前的温言软语,记得她的脚步,记得她身上的淡香。

    他只记得她,却记不起自己?!

    “我可不管啊,你现在也清醒了,花在你身上的银子我就当是自个儿不小心掉到水里了,明儿个一早你就给我走。”她可不想养个无家可归的野男人。

    “娘,你别这样,他失去记忆很有可能是我造成的,他身上的伤还没全好,我们不能赶他走!”

    看着他慌张迷失的样子,她的心竟有丝刺痛,下意识的,她想保护他。

    “胡扯!你这死丫头怎么回事?心软也要有个限度,你以为我们家钱多没地方用是不是?”罗大娘摆出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

    别说是没钱,就算真有钱,她也会攒起来给女儿做嫁妆,怎么可能会用在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男人身上?

    罗敷皱眉思索良久。

    啊!有了!

    “这样好了,娘,等他身体一好,我们让他做染坊的伙计好了,他这段时间的用度也可以从月钱里扣除,你说好不好?”依她对娘亲的了解,她肯定会答应。

    “这”罗大娘仍有些迟疑。

    罗敷看向界堪,他似乎已经从刚开始的慌乱脱离出来,此时正低头沉默地思考着什么。

    她鼓起勇气反握住他的大手,在拉回他的注意力后温柔道:“你失去记忆或许是我造成的,所以我对你有责任。在你伤还没养好前,我会说服我娘,让你留下来,等你伤好后,我还会提供一份工作给你,你愿意留下来吗?”

    他静静看了她半晌,一句话也不说。

    罗敷起初还可以镇静地与他对视,但他琥珀色的眸子幽幽深深,仿佛在对她施念么咒,芳心不禁加速跳动,擂得胸口怦怦作响,罗敷心虚地想要逃开他撒下的迷咒。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说话,罗大娘躲在墙角拨算盘,没空理会这厢的暧昧气氛。

    他是不是就打算这样盯着她到天荒地老?

    罗敷有些羞恼,再回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好像她求着他留下似的,她又气又恼地撇过脸蛋,细声说道:“你愿意留就留下,不愿意就算了”

    “我留下!”他低哑地打断她,严肃地像是许下了一个郑重的承诺。

    “这可是你求我的喔。”罗敷即刻补上一句。

    “呵呵。”

    他浑厚的笑声在胸膛中滚动,罗敷敏感地认为他是在笑她,狠狠瞪他一眼,一张雪玉似的小脸涨得通红。

    “你笑什么?还笑?你还笑!笑死你好了,你尽管笑吧。毕竟你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

    她可不是在威胁他,依娘亲的精明,肯定会好好利用他的每一分体力。

    “好,乖女儿,我同意他留下,不过先说好,我给的月钱可不多。”

    罗大娘唰啦唰啦的摇着算盘,扯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插到两人中间,指着他的鼻子凶巴巴地说:“留下你是一回事,但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打我女儿的主意,看我不用算盘劈死你!”

    “要不要写个卖身契?”他气定神闲地问。

    两个女人都尴尬地低下头。

    界堪了然,挑眉问道:“有纸笔吗?这种小事我来就好了。”

    “有是有,但你会写字吗?”罗大娘疑或地问,这小子看起来不大像是读过书的人。

    “应该可以吧。”至少他感觉可以。

    罗大娘快速冲出去又快速冲回来,手上多了纸笔。

    “他真的会写字!而且写得比老陈还好,以后记帐什么的就不用找老陈那个半吊子了。”罗大娘心喜。

    罗敷欣羡地看着他,下笔有神,运笔苍劲,每一笔一划都饱满有力,即使是她这样没读过书的人,也看得出他不单单只是会写字而已。

    他看出了她眼中的羡慕和欣赏,默默一笑,继续写着。

    “对啦,怎么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你还没名字呢!”罗大娘提醒道。

    “是啊,你应该有个新名字。”罗敷点头。

    “二狗子?大柱子?傻大个?王二麻子”罗大娘很热心地奉上一长串很有个性的名字任君挑选。

    罗敷掩唇轻笑,娘亲真是太坏了!

    他下颚绷紧,太阳穴的肯筋隐隐跳动,脸色铁青。

    “算了算了,我看就叫阿木好了,顺口又好记。”罗敷马上打圆场,她怎么觉得自己面对的好像是两个才十岁大的小孩子?

    他没有说话,她就当他答应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