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邪王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江南烟雨迷蒙,湖镇接连下了好几天的雨,今日终于在微薄的晨曦中有渐渐止住的趋势。

    罗敷一早便起身,偷偷抱走堆在染坊里已经染好的花布,准备去河边浆洗。

    “我就知道。”罗大娘早料到女儿会偷偷早起抢活干,一大早就起来逮人。

    “吓!”罗敷轻拍胸口“娘,你吓死我了!”

    “吓死总比累死好!”说到这,罗大娘就一肚子心酸,罗敷的爹去得早,丢下她们孤儿寡母,靠着一间小小染坊过活。

    她这个娘亲没有什么本事,能把染坊维持到现在已经该偷笑了,因此母女俩的日子算不上太好过,直到罗敷长到十三、四岁,跟着人家去学养蚕,不过一两年,她便成了养蚕的能手,之后家里的日子才渐渐好转一些,可是罗敷却因此瘦了不少。

    女儿的窝心孝顺,在罗大娘看来是既开心又心酸,开心的是女儿懂事,心酸的还是女儿的懂事。

    “娘,你怎么起这么早?”罗敷把待浆洗的布悄悄藏在背后。

    “藏什么藏?你以为你娘是瞎子吗?你一天不抢活干就睡不着觉是不是?”罗大娘心疼女儿,嘴巴却很凶。

    “没有,我习惯早起了嘛,又没什么事情做,所以”

    看着娘亲为了染坊日日忙至深夜,觉都睡不好,她看了好心痛,可是娘又不许她插手染坊的事,她只能偷偷的做。

    “没事就躺在床上休息,马上又到养蚕的季节了,到时候你又要忙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还不趁现在好好休养?”罗大娘就要推女儿进屋。

    “娘,我都起来了,躺回去也睡不着嘛,就这一次,行不行?最后一次?”罗敷摇着娘亲的手臂撒娇,她知道娘最受不住她撒娇。

    “不行!”这一次罗大娘倒是很坚持。

    罗敷低着小脸半天不说话,豆大的泪珠一滴、两滴坠落到地上,片刻工夫,地上便形成一小滩水濡。

    别又来了!罗大娘头痛地拍额。

    女儿委屈的泪滴得她心好痛啊,活像剜了她心头的一块肉。

    “好好好,我怕了你了,让你洗,让你洗还不行吗?”投降,她投降了。

    “谢谢娘,但是女儿还有话说。”罗敷吸吸鼻子,湿润的水眸略带乞求。

    “知道,娘知道你要说些什么,不就是再多顾个壮丁嘛,别说了,别说了,娘都知道,再过一段时间,好不好?”

    “娘,陈叔不是不好,只是他年纪大了,又常常因为醉酒误事,他以前是很照顾我们,辞掉他当然不好,可是一个人得做两个人的活,那么辛苦,女儿看着心痛。”

    她知道娘亲省吃俭用都是为了她,为了能给她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娘自个儿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染坊里连个长工都舍不得雇。

    “娘!”罗敷摇着娘亲的手臂,湿漉漉的双眼又有滚泪的迹象。

    “哎呀,你这个丫头,烦死你娘了,你去干你的事情,我今天就去找人代写征人的条子。”

    罗大娘再也受不了对着女儿那张可怜兮兮的小脸,她推推罗敷,催促她赶快走。

    罗敷这才满意地收住泪,抱着花布走向后院。

    好冷!

    身体像是没根的浮萍,在水中沉沉浮啊。

    脑后灼人的剧痛让他无法集中思绪,意识开始出现大片大片的空白。

    但他知道,他不能死!

    他开始努力地活动自己僵硬的手臂,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摸索着四周,手抓到一块厚实的木板,他便紧紧抱住,好几次他几乎要失去意识,甜暖的黑暗在向他招手。

    他努力甩头,想保持清醒,却拉扯到身后的伤口,剧痛袭来,痛到无法呼吸,手更加用力握紧木板,碎裂的木屑几乎刺穿了他的手掌。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