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怀旧派情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早上九点钟,工作坊的晨间会议因为某人走神走得太严重,决定提早散会。

    阿贝尔看靳崇宇继续恍神,甚至不知道会议室已经没人了,忍不住拿起资料夹在他面前晃了晃。

    “回魂哪!”

    回过神,靳崇宇环视着只剩下阿贝尔的会议室,一脸茫然。“大家都上哪儿去了?”

    “教授大人的魂飞了,会议开不成,我只好往后延一个小时了。”

    闻言,靳崇宇沮丧地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

    回台湾这一段时间,他接了不少有趣的案子,其中几项还是由政府机关委任的台湾早期艺术创作修复。

    修复案完成后,他得到极高的评价,还引起国际艺文修复团体的高度关注,希望他明年暑假偕着修复成果参展。

    而今天的会议就是与各部门的修复师讨论,要偕带哪些具有台湾特色的修复作品比较适合。

    偏偏这一阵子,他为了艾若然的事寝食难安,工作和精神状况都不大好,才会在会议上出了状况。

    瞧他苦恼、憔悴的模样,阿贝尔问道:“你还好吧?需不需要帮忙?”

    靳崇宇迎向他那双迷人的蓝眸,脑中倏地闪过一个念头,抓着他激动地问:“阿贝尔,教教我!”

    他怎么会忘记阿贝尔除了木质修复以外的长项呢?

    阿贝尔对女人向来很有一套,他遇上了难解的爱情习题,应该早早向他求助的啊!

    见他如此激动,阿贝尔诧异地微微扬眉。“教你什么?”

    靳崇宇把那天的状况一字不漏地陈述,听得阿贝尔俊脸上满是不可思议。“所以你最近就是为了这么一丁点鸟状况失魂?”

    靳崇宇无力反驳。的确,比起游走花丛间、擅长谈情的阿贝尔来说,他的程度可能只有幼稚园等级。

    可他不知,他的这一丁点鸟状况却是堪比天塌的灾难啊!

    突然,阿贝尔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哦,难怪我最近觉得你和伊雅怪怪的,原来是解不开的三角习题呀!”

    靳崇宇沉着脸驳斥。“不是三角习题,我把伊雅当妹妹!”

    “ok、ok!”阿贝尔收起夸张的反应,认真地拍拍他的肩。“所以你和伊雅上床了吗?”

    靳崇宇的脸绿了。“你以为我像你一样随便吗?”

    “我是多情,不是随便。”阿贝尔义正辞严地解释,接着又轻松地说:“既然你只专情你的艾大主播,那就简单多了,多哄哄就好了。”

    他皱眉。“怎么哄?”

    阿贝尔惊呼,露出不可思议且万分同情的神情。“你不会?”

    靳崇宇无奈地叹了口气,如果他会就不用这么苦恼了。结果得到阿贝尔更多同情的目光。

    基于同事爱、兄弟情,阿贝尔把自己的经验,包括如何让女人心软同情的撇步都告诉他。

    靳崇宇被引领进爱情学堂,获益良多,却也惊觉恋爱这门学问远比修复艺术更深奥难懂。

    他万般感激,想到阿贝尔和伊雅处得还不错,正声道“这段时间麻烦你帮我多多看着伊雅,她让我很担心。”

    “没问题。”阿贝尔眨眨眼。“需要我再提供一些哄女人的绝招给你吗?”

    “我想我知道的已经够多了。”

    靳崇宇敬谢不敏地谢绝他的热情,心想他是不是该请几天假好好想想,要怎么做才能把艾若然哄回身边

    北京的冬天比起台北的湿冷更加寒凉彻骨,就算艾若然身上裹着毛衣和羽绒外套,还是觉得不够温暖。

    在出发前,艾若然只跟长辈说她想回北京旧宅看看,顺便散散心。

    长辈们没多想,替她安排好一切,让人带着她回到旧宅。

    艾家的旧宅院就位在什刹海附近的老胡同里,保存得还算完整,几个仍留在北京的长辈们虽然不住在这里,也会请人定期来打扫。

    她径自走入那空置多年的深宅大院,心里的落寞更深。

    就算有人固定来清扫,亭台、楼阁、长廊还是可见枯叶及沙尘,寒风一吹,便无助地飘落至杳无人影的宅院里。

    穿过层层青砖月洞门,转过无数回廊,她来到祖先格格未嫁前的闺阁,环视一圈,终于找到字卷上提到的那棵银杏树。

    她静立在树下,神情有些迷茫。岁月流逝,物是人非,唯有这棵银杏树仍留在原地,守护着祖先留下的秘密。

    原本她和靳崇宇约好要一起来的,但现在只有她一个人,若紫玉聚缘珠真的被她找到,她与靳崇宇真会如算命师所预言的在一起吗?

    她从背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铲子,突然觉得有些可笑,这么大一棵树,凭她一己之力,要花多久时间才能挖到祖先格格埋下的紫玉聚缘珠?

    她杵在原地,发了好久的呆,最后还是决定动手。

    既然人都来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回去吧?

    还有,那个混蛋靳崇宇到底还要懵多久才会主动打电话给她?

    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她愈想愈气恼,蹲在银杏树下泄愤似地猛挖着土,心里暗暗祈求,祈求祖先格格不要折磨她,保佑她快快把东西给挖出来!

    夕阳刚落下,由湖面吹来的冷风夹带着一股寒气钻进身体里,冷得令人颤抖。

    靳崇宇拚命想要联络艾若然,她的手机却一直关机。

    无计可施之下,他找上宋胤玮,才知道艾若然出国散心了。

    虽然宋胤伟只说艾若然去了北京,没有更多的信息可以透露给他,但他知道,她会去北京的哪一个地方。

    因为在揭开格格留下的秘密后,他们就约好了要一起将紫玉聚缘珠挖出来,顺便开始两人的第一次旅行。

    没想到还没定下时间,却因为伊雅的关系,两人发生了交往以来第一次不愉快。

    头一次处理爱情危机,他笨拙得连哄人都不会,她心里一定埋怨死他了吧?再想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回到旧宅院,心情会是多么低落灰暗。

    靳崇宇愈想愈觉得自己很混蛋,决定前往北京找她。

    为了确认北京旧宅院的住址,他请宋胤玮帮忙询问艾家两老,心想事后得找个时间拜访艾若然的父母与曾祖母。

    拿到住址后,他立即飞到北京,来到胡同外较热闹、有旅客聚集的街口。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