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阿尔萨兰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殉

    题记:

    朱丽叶:我一定不失信;挨到那个时候,该有二十年那么长久!我记不起为什么要叫你回来了。

    罗密欧:让我站在这儿,等你记起了告诉我。

    朱丽叶:你这样站在我的面前,我一心想着多么爱跟你在一块儿,一定永远记不起来了。

    罗密欧:那么我就永远等在这儿,让你永远记不起来,忘记除了这里以外还有什么家。

    朱丽叶:天快要亮了;我希望你快去;可是我就好比一个淘气的女孩子,像放松一个囚犯似的让她心爱的鸟儿暂时跳出她的掌心,又用一根丝线把它拉了回来,爱的私心使她不愿意给它自由。

    罗密欧:我但愿我是你的鸟儿。

    朱丽叶:好人,我也但愿这样;可是我怕你会死在我的过分的爱抚里。晚安!

    晚安!离别是这样甜蜜的凄清,我真要向你道晚安直到天明!

    ——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

    *******************************************

    1

    冬季里,清晨的窗子上结满了厚重的霜花。那些白色的伸展开来的妖娆布满了透明的玻璃,密集的,几乎看不到空隙,有一种窒息的快感。

    我将手指轻轻抵在窗子上,用体温融化开一小块的清亮,但是,依然不满意。

    我不喜欢这样的玻璃窗,因为不再可以透过窗子看外面的世界,甚至看不到那个氤氲开的不甚清晰的自己的脸。

    所以,冬日里,每天来到画室,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提来热水,抹去这一窗的霜花。随即再将暖气开得足足的,一种几乎在屋子里可以穿着夏天的纱裙的温度——我对别人解释说,这是为了照顾我们的模特们的,其实我自己知道,我只是为了保证玻璃可以有足够的温度不再结霜,为了照顾自己的眼睛。

    这个安静的北方小城,我的生活疏离萧索但是自得其乐。

    大学毕业之后,我几乎想都没有想就选择了继续留在这里,如同当年考大学的时候一样,放弃掉了那些去更繁华的地方的机会,但是并不觉得可惜。

    画室的主人是我大学里的老师,一个在这个平淡地城中却一直让自己生活得特立独行的女子。这个一直说着自己需要艺术不需要人生的女人去年到底还是结了婚。新郎并不是和她纠缠了大半生光阴爱恨的那一个,而是另一个她刚刚认识不过三个月的男人。我不知道她的这段婚姻时候还算幸福,就像我一直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到了最后她还是放弃了自己多年的胶着而选择了这样的一种冲动一样。总之,结了婚之后,她在画室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少了。

    “兰,我相信你的能力和才华,你缺少的只是一点的触动。”她微笑着对我说,如同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她第一次见到了我的作品,也是我迄今为止唯一成型的一幅作品的时候那样。

    我低头,沉默着。不记得有多长时间了,我不再敢说自己是画画的,只是说自己在画室上班——总觉得那其中有一种我想象不到的亵渎。

    老师不再说什么,只是放心地把画室交给我打理,自己则选择了去过一种更为随性的生活。

    这没有什么,我们都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如同我选择了将自己封锁在这个空间中一样。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这间画室,曾经,或许,应该是属于我的。

    听说,这本是我父亲的的产业。

    也正是因为这个说法,我才会在多年前那个平静的午后,蹑手蹑脚地找到这里——我要寻找的,其实只是那个我素未谋面父亲。

    当然,我失败了。

    我遇到了后来成为我的老师的这个女人,知道了这间画室早已经在辗转中几易其手,当初的那个主人,怕是没有办法找到了。

    没有找到父亲,我却依然留在了这里,毕竟,这里曾经是我父亲的地方。我心里那个隐讳的角落有着类似电影中的那些虚无的幻想,还期待着自己可以在这里寻到关于父亲的更多的蛛丝马迹。甚至,最好,是可以在某一天,在门口会出现一个我陌生却熟悉的男人,他会第一时间从我酷似我母亲的这张容颜中判断出我的身份,然后平静却深情地对我说:“我是你爸爸”

    所以,我常常选择一个背对这门口的位置静坐,勾画着我的那些线条,然后隐约期待着会有一个好听的男声在背后响起。

    后来的某一个冬季的某一个平淡的上午,那个声音真的出现了——虽然听起来并没有我一直想象中的那种可以穿越岁月的沧桑,但是声音的频率的震颤还是足以让我画出了一笔错位的线条。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缓缓的回过头去,于是看到了他年轻英俊的脸。

    一直到今天,我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眼见到他时的那个角度,那种光与影的完美分布真是造物的杰作!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中长外套,挺括整齐的翻领下面看得见米色的毛衫和领口利落的白色衬衫。应该是新理过头发,还看得出那个整齐新鲜的发脚——额前那些看似随意的有着些许凌乱的黑发上看起来有些湿软,应该是遇到了屋内的暖气,融化开的雪水。外套的两肩处,还有那锃亮的黑色皮鞋上,都有着一些零星的细碎星芒,都是融开的雪珠,一点一点,晶莹剔透。

    他英挺鼻子在脸上留下一个淡淡的投影,与下巴的线条一起分明着,映衬着眼窝的深邃,分明是造物偏爱的黄金分割。嘴唇薄厚适中,没有过多的滞赘感,却也不会让你感叹凉薄。下唇处有微微肉感,在柔和的光线下,看起来同样并不突兀。

    一般来说,太过完美的容颜通常都会给人一种陌生的距离感,然而,这样对着他,我心中涌起的却是一种说不清楚的熟悉与亲切。那张英俊得无可挑剔的容颜上挂着温暖的笑,让我忽然觉得,那些雪花,其实,都是被他自己的笑容暖化的。

    他轻轻地走到我身边,接过我手中的画笔,就着我那一笔错位的线条,认真的描画,光与影的进一步协调,这一步错位竟也变得如此完美。

    他笑着对我说,在这个世界上,不能挽救的失误,其实很少。

    我却忽然觉得,很多的失误,只是我们单方面认为的,也许,换一个角度,那个所谓的失误也可以是一种机缘下的美好。

    如同一切滥俗的小说中写得那样,虽然当时他只是一时兴起忽然到访的陌生人,但是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却依然几乎是不可避免地以一种奋不顾身的姿态相爱了。

    后来的日子,他对我说,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他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梵高的那幅著名的星夜——旋转的星云掀翻大片的浪花,席卷了他脑中所有的杂念;混沌的画面中那些浓厚的色彩,侵染了他最柔软的一份牵挂。所以后来,他为我唱歌,抱着吉他,唱的是那首mclean写给那个天才疯子的vincent——我们的繁星点点

    后来的日子,我一直很想告诉他,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的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的,却是梵高的那幅旷世的向日葵——舒卷,妖娆,浓烈,致命的美感,无法遁逃的汹涌,无法回避的温度

    *******************************************

    2

    老旧的阁楼,我牵着他的手,小心的踏着那些陡峭而又残破的楼梯。

    推开一扇沉重的门,滞涩的磨擦声听起来总会让人有些不快。随即,我们见到了她,蜷缩着坐在地板上,漫无目的地撕扯着雪白的纸片——房间里到处都是被她撕得粉碎的纸片,有些还纷飞着,像一只只单薄的白蝴蝶。

    她很瘦,脸上的肉都瘦干了,两只眼睛深陷着,显得更加的大而敏感,然而仔细一看,却又是空洞的。

    她蜷缩着,让自己缩成一小团,一种防护的姿态,只是微微的伸出干枯的手指,撕扯着眼前的纸片,如同一个安静的孩子。

    忽然,她停了下来,注视着脚边的一点,静止。片刻过后,她迅速的伸出手指,狠狠地按向地板,过度的用力让手指发白没有半点血色。几秒钟结束,她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继续撕扯自己的纸片,地上多了一只蚂蚁的尸骸。

    死了,没有血。

    “妈!这是万,我的男朋友,特意来看你的。”

    我走过去,轻轻的抱住她。我知道,见到陌生人,她会害怕,只有我的怀抱才能让她温暖安静——她是我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而我,则是她世界里的唯一,唯一的一切。

    “阿姨,我是万。”

    万礼貌且温和的微笑着,弯下腰,温暖厚重的手掌按在我的肩上,隐隐传来的温度让我安心。

    她缓缓地抬起埋在我怀里的头,干瘦的脸颊,过分尖锐的下巴,一次又一次让我心疼。

    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她将视线移到了万的脸上。

    几秒钟的静止。

    一声尖锐的哭泣刺破了我的耳朵。

    “对不起,我妈妈,一直这样,时好时坏的她一直很害怕见人,甚至有的时候,她见到我,也会发抖”

    有些愧疚,我对万解释着,心中却是疼痛。

    “我明白的。”

    他宽厚的笑着,随即拉过我的手,将我拉到怀里,一个温暖的拥抱,我可以听到他的心脏说的话。

    “兰,我知道你辛苦这样我会更加心疼的以后,我会让你好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把你的未来,还有那些疼痛,都交给我吧!”

    *******************************************

    3

    我们都是没有父亲的孩子。

    万很贴心,从来不会让我觉得自己比他有些什么悲惨——纵然我的母亲是个疯女,我也依然是有母亲的,他努力总是让我觉得,我们都是一样,我们的母亲,也都是一样的。

    爱情是一个对等的跷跷板游戏,纵然不可能完全的平衡,也总是要努力的寻找这样一个平衡点,否则,就会失去了其中的那些美好与乐趣——永远不可以有谁要一直down在谷底,也永远不可以有谁要一直高高在上。

    万抱着我的时候,他告诉我,他说的那些,并不是一个承诺,而是一个现实。承诺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句语言,而现实,则是我们的生活。

    我让自己融化在他的温暖,如同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身上的那些消融的雪珠。

    我知道,我们之间不需要什么承诺——他拉着我的手就好,我跟着他走就好。

    *******************************************

    4

    第一次见到万的母亲,我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隐约但是敏锐的不快,我很希望是我看错了。

    闲谈中知道了我的家世,我可以感觉到她语气中的疼惜,但是,却依然无法化解那种若有若无的距离感。

    我明白的,同情,并不意味着接受。

    心里轻轻的叹息,一地鸿毛。

    万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源源不断的温暖让我的手心甚至渗出了湿粘粘的汗水,可他却依然没有松开的意思。

    “妈妈,我们想结婚。”我的听见他的声音如是说,手心不觉渗出更多的汗水。

    一样的失去丈夫,眼前的这个妈妈,比我自己的妈妈,显然要坚强勇敢得多。这些年独自一人将子女抚养成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怎样的艰辛?但是她都走过来了,骨子里的那份刚强,不同于我母亲的敏感脆弱,却一样让我心疼。

    在这样一个涉及到我未来幸福的时刻,很好笑的是,我却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婚姻,想的,却是这样的一个原本和我可能一辈子只是陌路,以后却将成为我的另一个母亲的长辈——我一直知道,其实,不仅仅是容颜,我也是继承了母亲的敏感的。

    “等你妹妹放假回来吧!自己的哥哥的人生大事,如果她没有赶得上的话,一定是会伤心的”

    这样一种形式的默许,我终于可以平静。

    我知道,要想一个人接纳另一个,很多时候,不会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我们都需要一些时间。

    再多一些的时间。

    *******************************************

    5

    “哥,只要你开心就好。”芊如是说。

    我把这句话放到嘴里,慢慢嚼碎,咽下去。

    “芊应该不是不喜欢你,大概是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万这样对我解释道。

    我微笑着示意他不必再说下去了。具体是因为什么并不重要,不是吗?无论如何,用不了多久,我就是他的新娘了。其余的那些事情交给时间解决吧!

    我早就知道并没有谁是有道理一定要在第一眼就喜欢上谁的,那样的事情就是因为发生的几率太低所以才越发的显得珍贵。

    如今我可以有的这一切,已经是上天的恩赐和福祉,我只消珍惜便是。

    “要结婚了,也该和你爸爸说一声”说话的是万的妈妈。

    只见她微微的笑着,眼神中却有着说不尽的辛酸和疼痛。只是这样看着,我便觉得自己的世界里的那些渺茫和叹息和这样切实的人间沧桑比起来都是那样的微乎其微。

    其实,我也是早有这样的心意的。

    生命是父母给的,我们人生的决定无论如何都是应该让他们知道——无论他们,是疯癫了,还是辞世了。

    掀开了一角白布,黑白照片的遗像赫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在看到那张照片的刹那,我却惊呆了。

    手指无意识的用力,折断了手中燃烧着的檀香,一缕青烟坠地。

    *******************************************

    6

    我机械地从钱包里翻出一张泛黄的老照片,硬硬的相纸上男人的样貌清晰分明——恰是遗像上的那一个。

    我没有父亲,只有一个时好时坏的疯母。小的时候,似乎母亲印象清醒的时候并不像现在这么少,但是每次我提起父亲一类的话题,她都会失去理智。我越大了,母亲的状况就越发得不好了——现在,不要说是提起关于父亲的话题,就是见到陌生人一类的细微的刺激也足以使她失控。

    我没有别的亲人,孤儿寡母,这个寡母还是疯的,人情薄如纸,没有谁愿意平白地为自己增添这样一个负担。我只是知道,我们有一个账户,我们尚有同情心的亲戚会定期的存进生活费来,一直到今天。但是,从没有谁来看望过我们。所以,我从不知道,究竟谁是我的父亲。一直到某一天,我从熟睡的母亲随身带着的荷包里找到了画室的地址,还有这张照片。

    到了今天,我才终于知道了为什么第一眼见到万的时候我会觉得心中有着莫名的熟悉和亲切,原来,是因为他长得像父亲,也就是照片上的男人——或者,也可以说,是我们无法割断的血缘

    “真是冤孽!”万的母亲流着眼泪叹息。

    为什么她第一眼见到我就不喜欢我?大概,也是因为我长得像我的母亲吧

    *******************************************

    7

    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愿意提起我以为,我可以慢慢的忘记,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想着把你们两个抚养成人,也就足够了,但是,命运却还是不愿意放过我。

    当初,你们的爸爸,曾经有过别的女人。那时候,万还小,我还怀着芊,我哭着去找那个女人,求她放手,至少,给两个孩子留一个完整的家!她答应了,说要见你们爸爸最后一面,然后就一刀两断,我居然相信了。

    但是没想到,她这么狠

    你们的爸爸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他是被那个女人下毒毒死的!那个女人去自首,却被查出精神有问题你们的爸爸,就这样枉死了!

    兰,你不用说你不知道的那些,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的妈妈,是不是姓阮?她的名字,叫阮珏!对吗?!

    真是冤孽!

    *******************************************

    8

    万的妈妈仆倒在地,放声大哭:

    “东!为什么我们那个时候的错还要留给孩子们?!”

    我在忽然之间麻木了,很多的问题,真的是清楚了远远没有糊涂的时候来的幸福。

    我工作着的画室,曾经,就是万的父亲的,也正是因为这个,那天他才忽然想要上去看一看,看看自己的父亲曾经工作的地方,于是,认识了我

    而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母亲执意要我学画画,尽管我从不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有什么太多的天分

    很多的细节,原来是不可以被这样联系在一起的,否则,那个串联出来的真相,就很可能会在瞬间将你击倒。

    离开了万的家,第一次,他没有送我。

    我知道,他的心里一样很乱。或者,我们还是需要分开一段时间,至少,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需要清楚,自己需要怀着一种怎样的姿态——是爱人?还是兄妹?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