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芙蓉劫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章

    同样一道圣旨,很快被快马加鞭送到苏州。

    总督别院的院子里跪满了人,听着李公公宣读圣旨。

    苏灏衍双手接着圣旨,一颗心却忐忑得无以复加。

    “苏总督,真是恭喜了,皇上赐婚,且是嫁入兆宁王府,真是可喜可贺啊。”李公公说。

    唉,他原是该感到兴高采烈的,可是,李公公哪里知道他此刻的心情,但无论如何他还是得故作冷静,先接待好李公公再说。

    “李公公远道而来,辛苦了,苏某已备下酒筵,请。”

    “苏总督客气了。”

    “哪里,应该的。这边请。”

    苏总督小心翼翼地招呼着李公公,好不容易捱到翌日清晨送走李公公,苏总督返回大厅,开始来来回回的在大厅里踱方步。

    苏夫人看着他走来走去,看得老眼昏花。“好啦,老爷,您就坐下来歇会儿,喝口茶吧,别再走了。”

    “我现在哪有心思喝什么茶,你晓不晓得六王爷已经在往苏州的路上了!他一到,我们全家大大小小都将成为阶下囚哪,还有,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犯的可是、可是满门抄斩的欺君大罪哪。”

    “唉,都怪我平常宠坏了芙蓉这孩子,才会让她做出上擂台参加自己比武招亲的荒唐事,她大约也是怕你责罚,才会离家出走,我想我们还是快些想办法加派人手赶在六王爷到达之前把她找回来吧。”苏夫人蹙眉说着。

    苏总督气得大拍桌子。“李成!”

    “小的在!”

    “马上调集府中所有精壮男丁八十名在苏州城内秘密寻找小姐,记住!千万不可走漏风声,让外人知道小姐出府之事。”

    “小的明白!小的马上去办!”

    “去吧,顺便将郭校卫请来。”

    “是。”

    半晌后,郭怀忠匆匆走进厅堂。

    “怀忠啊,你来了。”

    “总督可是为了小姐的事烦心?”

    “可不是!我刚差了李成带人到城里秘密找我那不肖女,不过,依我看,找到的希望不大,还是得劳你再带一小队人马出城,务必在两个月内找回我那个该死的丫头。”

    “总督请放宽心,末将定会将小姐带回来的。”郭怀忠说,想来这事他也得负一半责任,只是芙蓉小姐的易容术实在太过高超,竟能瞒过看着她长大的自己和李总管,眼下他也只能尽速找回她,以求将功赎罪了。

    苏灏衍没料错,苏芙蓉早在赢得擂台赛、向郭校卫说要去采买礼品时,便趁机溜回房间收拾好行李,带着香儿出府去了。

    主仆两人女扮男装,悠哉地到处游山玩水。

    “小姐,我们出府多日,也该回府了吧?”香儿每天都在担惊受怕。

    “算算日子,我爹也该回苏州了,要是他知道我自个儿上去打擂台的事,定会发一顿脾气;他这气,没长些日子怕是很难消退,我们就放宽心到处走走看看,等到中秋过后,我爹回俸安驻守,咱们再回去跟我娘说几句好话不就结了,你就甭担心了。”

    “可是小姐”香儿面有难色,还是深觉不妥。

    “好啦,别再可是啦,以后记得叫我少爷,别再叫错了,前面好热闹,我们快看看去。”说完,二话不说拉着香儿就跑。

    芙蓉拉着香儿往市集上走,经过一座桥时,见一女子站在桥上伫立着,走过那女子身旁时,见她面容哀凄地凝望着桥下的河水。

    芙蓉走过桥,转念一想,那名女子为何看来那样难过?该不会是想寻短吧?遂转身,刚好看见那名女子正纵身往河里跳。

    香儿惊呼一声:“小姐!”

    芙蓉迅速从香儿包袱中抽出长鞭,施展轻功往桥下一跃,在那名女子落水之前,将鞭子用力一抖,已然缠住那名女子的腰再将她往河岸草地上甩去。

    芙蓉将长鞭收起,低头看着眼前面容憔悴的女子。“姑娘何事想不开要寻短?”

    林婉容抬头看清救她的是一名俊美的年轻男子,一时不知该如何说起自己的不幸遭遇,原本想寻死来个一了百了,竟是不能如愿,一时悲从中来,无法抑止的大哭了起来。

    芙蓉一脸没辙的站在一旁,香儿则气喘吁吁的从桥上走下来。

    “少爷,你没事吧?”

    “我没事,有事的是这位姑娘。”芙蓉指指蹲在一旁哭泣的姑娘。

    香儿走近哭泣的林婉容,低声劝道:“姑娘你快别哭了,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你说说看,我们合计合计,或许我家少爷可以帮上你的忙也说不定。”

    芙蓉心想这位姑娘也许见她是名男子才不便讲明,于是开口说道:“姑娘,我姓苏,和你同是姑娘家,你若真有什么难言之隐,对我明说无妨。”

    婉容惊诧的抬头看着芙蓉,果真见她耳上穿有耳洞。

    无论如何这位苏小姐确实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再不言不语就太失礼了,遂娓娓道出自己的遭遇一一

    “苏姑娘,你的救命之恩,婉容在此谢过。”

    “林姑娘不用客气,你是哪里人?怎会在桥上寻短?”

    “我是苏州人士,家父是游艺堂的老板林堂春,家中原本经营一些宝玉古玩生意,只是两个月前一场无名大火烧掉了家中所有的家当,家父忧急之下病倒,一个月后便与世长辞了;又因家母早逝,家父临终前怕我孤伶伶一人无法营生,遂修了一封书信和自幼婚配的信物玉佩,要我投奔未婚夫,即当今杭州知府丘明堂,要他履行丘、林两府订下的婚约,谁知我去到杭州,丘明堂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