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女儿媚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薄家浓浓的暧昧气息让我想入非非,可面对婷婷我又不敢轻举妄动,尤其是晚上,简直就是煎熬,有几次竟然想象着子君和她父亲在画室里的情景手淫了。

    婷婷也看出我的焦虑,暗地里悄悄地调笑我,说我就像一只火烧屁股的猴子,心急火燎的,越逗得我心里难受,说实话,面对婷婷撩人的身体,我已是欲火难耐,更急于进入我们的二人世界。

    尽管在这个城市已经好长时间,但我很少单独出来,一是不习惯人来人往的拥挤,二来也不知道年龄大了还是什么原因,一出来就转向,分不清东西南北。

    婷婷没事的时候陪我出来转转,那也是到公园或者其他什么景观之地。实在憋得慌,我才一个人小心地边记着路边转转。

    那天晚上,像是约好了似地,一家人都没回来吃饭,我独自一个人在街上溜达,顺便找个小吃摊,将就一下,不知不觉就沿着那条马路走得很远,好在这是一条南北通道,不存在转向的说法。

    听婷婷说就在这条路的旁边,大约4公里路远,有一条繁华的小吃街,早就想过来看看,但一直没有时间,就一边寻找着,一边往前走。

    一步一步地估算着,就看到前面的霓虹灯处人头攒动,叫卖声此起彼伏,赶紧加快了步伐。这是一条东西向的胡同,古色古香,街两边林立着各种小吃摊,几乎汇集了全国的名吃,站在胡同口,就闻到了扑鼻的饭香,让人不觉食欲大振。

    记好了周边的环境,慢慢地挤进了胡同里,寻找着自己喜欢的口味。

    突然我看到方舒在前面一闪,急匆匆地打着电话。她不是说单位搞活动吗,难道有什么事?悄悄地跟在她后面,看着她步入了一个小院。

    院子里没有人,方舒站在那里,焦急地四处看着。

    突然从院子另一个侧门里走出一个人“妈,我不是不让你过来吗。”是子键,难道他们母子要在这里约会?

    方舒惊喜地“妈就是担心你,你在这里蹲点?”子键什么话也没说,拉着方舒的手,进了屋里。

    “隔壁是罪犯亲戚的家,我们轮流在这里守候。”方舒看了看里面的环境,很脏很乱,桌子上摆放着方便面。“你就吃这个?”

    “来不及的时候,就充充饥。”子键很随意地,看着方舒。

    “妈怕你身体受不了。”方舒疼爱的目光变得很温柔,似乎要融化面前的男人。

    “这不是很壮实嘛。”子键拍着胸脯“你还是快回去吧。”

    “怎么?”方舒眼里露出喜色“这么急着赶我走,是不是里面还养着”

    “养着什么呀?”看着方舒新理的发型和一身合体的穿着,子键觉得耳目一新“就是养,也不会养别人。”

    “那准备养谁呀?”方舒的眼里隐隐地期待。

    子键强抑着心中的欲望,转过头“妈,他们一会还要来”

    “子键,我想”方舒热切地“在这里陪陪你。”她伸出手替子键整理着衣服。

    子键定定地看着她,喉结上下起伏着。

    方舒忽然依偎在子键的怀里,仰起头“子键,妈好想你。”子键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深情地看着母亲。

    “抱抱我,好吗?”方舒进一步乞求着。

    子键轻轻地拥着她“舒,我一直想如果我们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多好。”

    “子键,你真的那么想?”方舒热辣辣的目光。

    “可惜不能。”

    “能的,只要你愿意,我陪你。”方舒似乎放弃了了一切,她温柔地看着他,鲜红的嘴唇翕动着。

    子键紧紧地攥着她的手,也许在他心里他能做的就仅仅这些。

    “可那要天翻地覆。”

    “健,不怕!”方舒转过去,和子键面对着“只要你想养,妈就让你养。”突然而起的一句话让子键一阵惊喜“舒,你想过吗?如果养着你,那就不仅仅养的是母亲。”方舒羞怯而又大胆地“你想怎么养都行,妈是你的。”

    “舒,你说的是心,还是”

    “我不要心和身体分离着,那样只会增加痛苦。健,你知道思念的痛苦吗?你知道身体的渴望有时候比精神上更令人难抑吗?”

    “舒”子键叫了一声,紧紧地箍着方舒“我一直渴望着在另一个世界里能”他揉着方舒的衣服,仿佛是在揉着她的肉体。

    “舒,你的身子你的身子”

    “健,我的身子还不是”方舒忽然羞怯地偎在他怀里。

    子键猛地醒悟过来“不可能,不可能。”他抬起头,使劲地薅着自己的头发“我不能,你是我的母亲,我不能做那禽兽。”方舒失望地,突然蹲下去“我还是死了吧。”子键弯下身抱住了她,方舒顺势倒进他的怀里,绝望地“你让妈好难过,你说过,让我等,可你”“妈”子键摸着她的面颊,擦掉她腮边的泪水,痛苦地“我都快崩溃了。”方舒挣扎着,无限怜惜地“健,我们不痛苦了,让我们死一次好吗?”子键艰难地“舒,我多想,想痛痛快快地占有你。”

    “健,我不要你占有,我要和你彻底地融合。”子键冲动地抱起母亲,亲吻着。

    “健,你终于敢要我了,妈没有白等。”两人纠缠着拥吻。

    “子键”突然看到侧门被推开了,一名身着便衣的警察走了进来。子键听到有人叫他,慌忙推开怀中的母亲,方舒气喘着,惊慌地理了理被子键揉乱了的衣服。

    “子键”那人看到方舒愣了一下,怀疑地打量着。

    子键赶忙介绍着“这是我母亲。”

    “哦,伯母,你好。”方舒有点不自然地点了点头“你好!”“子键,队里要我们撤回去。”他拽了拽子键的衣服。

    子键和他走到一边“已经在别处发现罪犯踪迹,队里集中警力在那一带搜捕。”他瞥了一眼方舒“哎,她真是你母亲?”子键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怎么了?”那人偷偷地一笑“我还以为你的相好。”刚才的情景,他只看到了一半。

    子键笑着打了他一拳“要你胡说!”

    “我就猜你小子没那福气,没那胆量。”他羡慕地“你妈真漂亮!”说着回头偷瞄了一眼“我先走了,伯母,再见。”方舒客气地“再见。”看着那人走出院子,方舒马上扑到子键的怀里。

    “健,他刚才说什么?”那人躲在一边,说着话不时地看她,她就知道不怀好意。

    “他说你漂亮。”子键拥着她“还说说你是我的马子。”

    “啊呀坏东西。”方舒骂了一句,娇羞地脸一下子红了“妈是你的马子?”子键叹了一口气,刚才冲动之下和母亲有了约定,可现在他又有点后怕。

    “妈,你能是我的马子,我死了也值得。”方舒赶忙捂住他的嘴“不许胡说!”眼神娇俏动人“妈妈愿意”她说道着,羞得捂住了脸,突然又放开,热辣辣的目光看向子键“妈还想一辈子都要你占着。”方舒说的是占着,而听在子键的耳朵里却是奸着。就兴奋地“舒,你真的要把身子给我?”母子已经把话挑明了,方舒竟然象姑娘一样扭捏着“傻子,你想要,妈的身子还不是你的,就怕妈是残花败柳,你不稀罕。”子键轻轻地转过母亲的身子“舒,等破了案子,我就要你的身子,使劲地要你。”

    “傻人。”方舒故意蹭着子键,也许她已经感受到子键那里的雄伟。子键受不了方舒的勾引挑逗,他喘息着,喉结剧烈地动着,艰难地说“舒,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不!”方舒撒着娇,这已经是第二次约会了,她早已把儿子当成了自己的心上人。

    子键知道母亲已经动了情,搂住了“乖,这里不安全,又不卫生。”

    “健,我想要你”她说着羞得把头拱进子键的怀里,手下意识地摸向那里,乍一触手,两人都同时缩回来。

    子键环顾了一下四周,墙壁斑驳陆离,连地上都布满了坑坑洼洼。这个地方怎能适合约会,又怎能让母亲在这么个地方和自己亲热?

    “舒”他眼神无比留恋地“这里太简陋、太潮湿。”好容易打开了彼此的心结,方舒可不想失去这次机会,她掂起脚尖撒着娇“我不管。”子键又哪里能忍受得了,可面前的环境无论哪一方面都不容许他和母亲亲热,他艰难地说“这里又不安全,万一”这句话显然生了效,虽然欲火已炽,但方舒不再坚持,只是手渐渐伸向子键下面,以慰暂时的饥渴。

    子键自然也难以舍弃,看着母亲俊美的脸庞,抑制不住地亲下去。

    “嗡”方舒娇吟着,一时手下失力,竟然狠狠地掐在了guī头上。

    “舒”子键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连眼泪都流出来了“你要我断子绝孙呀。”方舒歉意地“健,妈妈控制不住,给我吧。”她乞求的目光让子键冲动不已。

    紧紧地搂抱了,硬硬的顶着方舒腿间,恨不能立时顶进去,一畅肉欲。“舒,我喜欢占有你,现在就占有你。”

    “好儿子,妈喜欢”方舒眩晕般地,感觉到大腿间一股水顺流而下,不自觉地勃勃期待着儿子的侵入。

    “舒”子键隔着衣服抚摸着,试探着那丰满的形状,嘴里念念叨叨的“你个屄妈”方舒幸福地仰起头,握着那硕大的guī头把玩着“好儿子”她几乎牵引着对上去“娘的屄”她说到这里,头抵在子键的胸前,那个字一说出来,竟然有种畅快的感觉,仿佛就在子键面前暴露出来一样“屄一直给你留着。”子键大口喘着气,母亲淫荡的话语让他几乎控制不住,顶在腿间的jī巴又进了几分。就在母子两人难舍难分的时候,突然听到院子里一声喊叫“收垃圾喽”一个萎缩的老头在门口探了下头又缩回去“有垃圾卖吗?”子键赶紧推出方舒,气急败坏地“去去”那老头识趣地离开。

    子键看着方舒,有点兴奋又有点恋恋不舍“舒,刚才我摸着你的”偷偷地亲了一口,暗暗地在下面用了一下力“你的屄了。”方舒羞得飞快地转过了身,骂了句“死儿子。”两个人一时都陷入奇思妙想之中。

    “舒”子键看看那收垃圾的老头还在院子里徘徊,就搬转了方舒的身子,对着她的眼睛“刚才亏得我们没有”方舒还沉浸在刚才的妙境中,她瞥着眼睛羞涩地看着子键“死儿子,妈妈”想靠过来,却又看到院子里那影影绰绰的身影,毕竟不敢过分放肆,就狠狠地跺了一下脚,跟着擂起拳头雨点般地打在子键身上。

    子键幸福地承受了,笑吟吟地“舒,那老头一直在盯着我们。”方舒就不管不顾地“就让他盯着好了。”子键的手在那里画着圈儿“那你脱了吧,我们就在这里。”他知道方舒不会,也不敢这样做。方舒果然犹豫着,长长地叹了口气“健,我真想”子键就趁那老头转身的当口,猛地亲了方舒一口“我不想呀。”他攥着方舒鼓鼓的地方,象要撕下来。

    两人就那样摸着对方,憧憬着这个时候的滋味。

    半晌,子键吞咽了一口唾液“舒,我不想囫囵吞枣,只想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欣赏你的然后,再慢慢地享用你。”方舒尽管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