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女儿媚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诺大的画室里到处摆放着一尊尊裸体雕塑,让人的第一感觉就像真人一样,表情栩栩如生,姿势惟妙惟肖,就连身体器官的皱褶纹理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都是鸿宇搞的。”方舒一一指点着介绍。

    看着一件件艺术品,感到既好奇又惊叹,怪不得画家们对裸体那么执着,若不是那些真人活生生的表现,那又怎能作出这些逼真的雕塑?

    “妈爸在学校里是不是也有画室?”婷婷也是第一次到这里来,面对这些东西,她有点眼花缭乱。

    “学校里的更大,不过都是学生们实习用的。”

    “这”婷婷看着里面一尊男象,面孔不觉红了。

    那是一尊半蹲着的男人形象,强健的肌肉、丰富的表情透露出阳刚气息,由于两腿交叉,阳根显而易见,尤其那代表成熟的硕大guī头显示出男人的性征。

    “这一尊是你爸比较喜爱的,说是充分展现了男人的魅力。”方舒一点都不奇怪“在艺术者的眼里,似乎并不存在性别,一切活动都为了展现美。”我惊讶地看着那被夸张了的男人性器,就连包皮的皱褶都惟妙惟肖。

    她带着我们走向内室“你看这些,都是人类爱的最直接的表白。”

    “啊呀”婷婷不觉叫出声“妈”

    “傻丫头!”方舒戏谑地骂了一句“看起来有点接受不下来,其实都是国外的名作。”一幅幅男女交欢做ài的画图、雕塑展现在我们面前,让人看得血脉奋张。

    “其实这没有什么,人类就是因为性才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你都是过来人了,还这么大惊小怪。”方舒疼爱地责备着。

    “可”婷婷有点尴尬的,瞥了我一眼。

    方舒知道婷婷嫌我在面前“这有什么,女人的美是任何人都可以欣赏的,子君就做过她爸的模特。”婷婷惊讶地“你是说,我爸他画过妹妹的裸体?”

    “小丫头!”方舒喜爱地“他不但滑过子君,还画过我的。”

    “那”婷婷张口结舌地样子,让方舒感到好笑。

    “不在艺术界里是不会理解的,你爸一直以艺术为美,他对于美的东西有特别的追求,子君还在小时候,他就画过她,上了大学,有了文化铺垫,气质自然与众不同,他当然不会放弃这种机会,所以两人一有时间,就躲进画室里。”看着方舒神态轻松、仿佛自然天成的诉说,心里暗暗惊奇一个做母亲的对丈夫事业的支持。

    “人的思想不能太肮脏,就象性本身不肮脏一样,很自然、很美好的东西,发生了就是一种美丽,也是一种机遇,没有那么可怕。”

    “妈”婷婷像是在听天方夜谭。

    “老关,你不觉得这样?”方舒回头看着我,灼灼的目光闪烁着。

    “当然哦―不”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

    方舒莞尔一笑“就说乱伦吧,其实也是一种爱,男女之间的相互吸引,并不因为年龄、身份和辈分才发生,而是自然而然的东西,相互之间爱了,就会有爱的诉求和爱的表达,那性关系也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我说这些,你们不反感吧?”

    “不会不会。”婷婷赶紧答道。

    方舒看着我“人就是一种观念,接受了,就会变成行为,就会觉得行为合适,反之就会觉得有违伦常。”她顿了顿“乱伦是每个人都有的一种情节,当然我并不是说支持乱伦,可我也并不反对,只要两情相悦,即使是血缘关系又能怎样?”

    “那如果”婷婷话到嘴边,又有点后悔,婷婷惊恐地看着方舒。

    方舒看着她,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你是不是觉得你爸这样不合适?其实他们之间发生什么,我不管,那是他们之间的事,你爸也不是圣人,你妹妹也不会看得太重。”正说着,就听到薄鸿宇在外面喊“方舒方舒”方舒对着外面应了一声“喊什么呢?”

    “不是亲家来了吗?我特意买了点菜。”方舒向我们做了一个眉眼,亲切地一笑“鸿宇就喜欢喝酒,你可要多陪陪他。”

    薄家宽松浓郁的家庭气氛,让我觉得耳目一新。他们家庭成员之间看不出什么代沟隔阂,倒像是朋友聚在一起,可以畅所欲言。

    子君喋喋不休地向我介绍着学校里的见闻,有时甚至搂着我的脖子告他父亲的状,说是她爸就喜欢喝酒、画画,喜欢女孩子,说到这里,向我做着鬼脸。

    鸿宇坐在一边倒像是没事似地,一边喝酒,一边笑逐颜开。

    婷婷帮着方舒炒菜做饭,偶尔的方舒走过来插一句“别老缠着你伯伯。”子君就撒娇的“什么伯伯,他是子键的爸爸,也就是我的爸爸。”逗得我心里直高兴,隐隐地觉得要是我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就更好了,想到这里,目光不觉看向婷婷。

    “子君,该找个男朋友管管你了。”方舒放下一道菜,解下围裙。

    “我才不呢,我就要爸爸做男朋友。”子君又走过去搂着鸿宇的脖子,一副亲昵的样子。

    “你爸可是不洗衣服,不洗脚,你哪受得了?”方舒逗着她。

    “哼!那我就赶他洗,是不是?”她偏头调皮地看着鸿宇“现在的男孩子可都是宠着女孩子的。”

    “那你就让你爸宠你一辈子。”方舒奚落着她。

    “爸,你宠我不?”她摇摆着头,晃着鸿宇的身子“我要你给我洗脚、洗内裤。”鸿宇无奈地“好,好。”他冲我端起杯“来,老舒,我们喝。”子君就乖乖地坐下来,已经大三的她,完全没有那么稳重成熟,倒是一幅孩子气,这和她的年龄、她的身材极为不符。

    “婷婷,子键没说什么时候来?”方舒收拾好了,像是有什么心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的案子还没破,蹲点去了。”方舒挫了搓手,表情里露出不易觉察的一丝遗憾“我给他打电话去。”子君看着母亲,撇了撇嘴“哥一不回来,就像丢了魂。”

    “那你爸不回来,你象丢了什么?”方舒反驳着,并不以为意,扭摆着屁股走了。

    不一会儿就听到方舒温柔的声音“子键,你赶不回来吗?”那边显然作了肯定的回答,象是又嘱咐了什么,方舒就说“妈知道。”然后象是撒娇又像是带着哭音“注意安全,别让妈惦记,那挂了。”听着方舒缠绵的声音,我有点不舒服,斜眼看了看婷婷,婷婷倒显得很平静,她似乎没有听出方舒和儿子说话的内容。

    这时就见方舒走出来,一脸的轻松,坐在桌边。“子键又有案子了。”

    “就是那个凶杀案。”婷婷赶紧回答“说是一个教授包了个二奶,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婷婷刚说到这里,就听到“啪哒”一声,鸿宇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

    鸿宇掩饰似地“太滑。”他急忙低下头捡着地上的碎片。

    子君笑呵呵地,调侃着说“岁岁平安!”赶忙蹲过去帮着父亲收拾。

    “那不会是真的吧?”方舒看着婷婷问。

    “子键说,案情基本定了,就等着犯罪嫌疑人现身。”

    “那他怎么会不认识自己的女儿?”

    “说是初恋情人的女儿呢,算时间好像就是那时怀上的。”

    “作孽!”方舒感叹着。

    子君替父亲收拾完,把垃圾放进垃圾筐里“那有什么,就算父女又怎么样,相爱没有错。”

    “可关键他杀了她。”方舒纠正着。

    “这个爸爸不好玩,两个人好好地相爱,干吗杀了自己的女儿。”

    “说是那女儿以此要挟父亲,父亲才失手杀死了她。”婷婷在一旁补充。

    “真可怜!”众人惋惜着,倒不是愤恨那父亲玩弄了自己的女儿,而是感叹两人结局的悲惨。

    晚饭后,子君缠着鸿宇作画,两人相继去了画室。方舒坐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