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宠凄有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元孤擎漠然的望着几乎每天都会上演的戏码,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反正都麻木了,就算想勉强自己开口应和他们都懒。

    “表哥,我可以将我的小儿子过继给你,如此一来你也不用担心以后无人奉养,你说是吗?”陆封铭带着一抹佯装关心的笑容,对着元孤擎道。

    “笑话,就算要过继一个孩子,也轮不到你们这外姓人啊!”元武邢对着陆封铭嗤之以鼻,转而诌媚的对元孤擎道:“堂哥,如果你想要认养一个养子,我的儿子也可以过继给你,大家同姓元,比起其他人总是比较亲,你说是吗?”

    “哈!拜托你好不好,也不想想你那个儿子体弱多病,他哪能胜任得了这个责任。”

    陆封铭嗤笑。

    “哼!谁不知道你儿子不学无术,小小年纪酒色财气就全学齐了,要是他来做当家,怕不把家产全败光了!”元武邢也不甘示弱的说。

    “你少胡说八道!”

    “你才满口胡言咧!”

    两人不甘示弱的互揭疮疤,全都没注意到主角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

    “唷唷唷,我道元家庄何时这么热闹了,原来是跑进来了两只疯狗在这边乱吠互相嘶咬啊!真是狗咳狗,一嘴毛哪!”突然,一道嘲讽的声音截断两人的争吵,也让坐在上头一脸冷漠的元孤擎露出一丝笑意。

    “你这个人为什么老是擅自闯进人家家里?真是一点礼貌都不懂!”陆封铭气不过的喊。

    “就是说啊!不经通报,未得主人允许,竟然就闯了进来,没教养!”

    元武邢也道。

    “哈哈!这会儿又一个鼻孔出气啦?说起没礼貌没教养嘛!我自认略逊两位一筹,两位的不知廉耻让顾某甘拜下风啊!”顾卿琰一脸讽笑,调皮的对坐在上头的元孤擎眨眨眼。

    “顾卿琰!你不要得寸进尺,这里是杭州,可不是你的济南城,不是能让你撒野的地方,你再如此嚣张,我就命人将你轰出去!”元武邢怒喊。

    “请问你凭什么?”

    彼卿琰讽刺的一笑。

    “凭我是未来的主人的爹!”元武邢想想不对,立即改口。

    “那你呢?陆封铭?人家说他是未来的主人的爹呢,你呢?”顾卿琰笑问。

    “元武邢,你不要痴人说梦了,表哥不会看上你儿子的!”陆封铭道。

    “你才是别妄想了!你那个儿子来给表哥提鞋都不配!”元武邢也喊。于是两人一来一往吵得忘我,根本没发现主角已经不见了。

    元孤擎和顾卿琰两人来到书房,元孤擎推门而入,来到桌前打开抽屉拿出一样东西。

    “我说孤擎啊!你的耐性真是愈来愈好了。”顾卿琰坐在一旁,笑道。

    “无关乎耐性,我书芷没兴趣管他们。”元孤擎将那东西交给顾卿琰。“卿琰,这是你要的东西。”

    彼卿琰接过来,看也没看一眼便直接放进怀里。

    “可是孤擎,你可要知道,你愈是放任他们继续下去,他们就会愈得寸进尺,不达目的绝对不可能罢休的。”

    “无所谓,反正对我没有妨碍。”元孤擎轻松的说。

    “怎么可能没有妨碍?光是看他们那副嘴脸就有碍健康,再每天照三餐加点心外带宵夜的听他们千篇一律的争吵,如果是我早就疯了!”顾卿琰受不了的说。“那你说,我能怎么办?”元孤擎漠然的说。

    “依我看,干脆就将他们全都赶出去,他们赖在这里已经够久的了。”

    “他们也算是我的亲人。”元孤擎人虽冷漠,但在他们并没有做出真正造成他不便的举动时,他不想做得太绝。

    “孤擎,难道你真的不打算再娶?”

    “再娶?”

    元孤擎嘲弄的一笑。“卿琰,你明知道原因,为什么还要这么问?”

    “那些不过是无稽之谈。”

    “就算是无稽之谈,但是整个杭州城都传言元家庄遭受诅咒,甚至说我命中带煞,和我扯上关系的女人全都会不得好死,你说,我还能再娶吗?别害人了!”

    “那些都是意外啊!”彼卿琰说明。

    “意外也未免太多了吧!而且,你又能保证再娶的姑娘不会同样又碰上‘意外’?”

    “我不赞同你的想法,意外就是意外,你为什么要把那些传言加诸在自己的身上?”

    “你以为我喜欢吗?”

    “不喜欢就不要做这种事嘛!你管外头的人怎么说,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

    “问题是这种事情不是自己问心无愧就成的,想娶妻,就得有‘其他人’参与,不是吗?所以,不可能有姑娘愿意嫁给我的。”

    “这还不简单,既然杭州城找不到,就到别的地方找嘛!”顾卿琰乐观的说。

    “我不认为”

    元孤擎才想拒绝,就被顾卿琰打断。

    “就这么决定了,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负责帮你找一个温柔贤淑的妻子,就当是你帮我找到这东西的谢礼吧!”

    “可是”

    “好啦好啦!别这么婆婆妈妈的,这种小事我一定会处理的妥妥当当的。”

    元孤擎见他坚持,也不再多说什么,反正他不相信有女人愿意嫁进元家,就算是外地人也一样,只要一踏上杭州,就会听到那些绘声绘影的传闻,怕到时就算卿琰将人带到杭州,也会逃之天天的。

    “说到那东西,卿琰,你为何对一个不值三文钱的劣等手镯这么执着呢?而且也奇怪得很,那姑娘说什么也不愿意割让。”他真的觉得很奇怪,以卿琰的财势,要什么上等的玉镯没有,却执意要那只劣等的玉镯,那姑娘也是,就算他想用百两银子买下来,她也不愿卖,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奇了,如果她不愿割爱,你又是如何拿到的?”顾卿琰淡笑反问。

    “我拿了同样的手镯偷天换日。”元孤擎大言不惭。

    彼卿琰眼儿一眯,飞快的拿出那个玉镯,审视了好一会儿之后,忽地哈哈大笑。

    “好个斐郁琳,我服了你了。”

    “卿琰,你是怎么回事?”

    “孤擎,你懂得以假混真,人家姑娘却早你一步想到这办法,所以这个玉镯,不是我要的那个。”

    “是吗?”

    “没错,你看。”

    彼卿琰将玉镯敲碎。

    “看什么?”

    元孤擎不懂。

    “我要的玉镯,里头藏有一张秘笈。”

    “秘笈?”

    “顾家失传了五十年的顾家十七剑剑法。”

    “啊?就是你的祖父将其送给青梅竹马的爱人那只玉镯。”元孤擎恍然大悟。

    彼家的事他也略有所闻,当年卿琰的祖父与其青梅竹马的爱人无法结合,被迫娶卿琰的祖母,于是其祖父便将顾家家传的顾家十七剑剑法送给爱人,算是对长辈们的抗议,结果其爱人在他祖父成亲当日便失踪了,当然,顾家十七剑剑法也就从此消失。

    “没错,而斐郁琳,就是那个女人的孙女。”

    “原来如此。”元孤擎此时才了解事情原委,也才知道为什么这两人会如此执着一只劣等的手镯。“那现在呢?还要我帮你吗?”

    “不用了,既然斐郁琳已经有提防,我会亲自去会会她。”顾卿琰俊朗的眉目闪过一丝兴趣。“不过你放心,我还是会先把你的事给处理好。”

    元孤擎沉默了,老实说,他一点也不在意传言,因为他一点娶妻的意思都没有,之前的三次,全都是父母之命,如今爹娘都已过世,他断不可能再自找麻烦。当然,他也不是排斥婚姻,只是还没找到一个足以令他兴起成亲念头的女人罢了!

    看顾卿琰如此坚持,唉!算了,他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破旧的双轮马车在初雪降下时分驶进杭州大街,又老又瘦的驽马像是已经饿了很久,坐在前头赶车的老人也是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身上的衣服满是补丁,像是随时都会昏倒似的。

    “爷爷,咱们到了吗?”一声清亮的声音从车厢里传出来,紧接着,与前头相隔的布帘被掀开,一颗小小的头颅探了出来。

    喝!好一个仙子般的美姑娘!

    “情儿!快进去,不是叫你别出来的吗?!”老人压着疼痛的肚子惊恐的低喊,看见路人惊艳的神情,老人脸色更加惨白。

    “爷”柳风情愕然的望着爷爷惊怒的神情,吓得飞快的放下车帘,躲回车厢里。“对不起,爷爷,情儿绝对不会再犯了。”一帘之隔,柳风情轻声的道歉。

    柳峰暗叹了口气,心知孙女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的容颜惹来多少祸端,红颜祸水,但红颜真的是祸水吗?该是觊觎红颜的男人才是罪魁祸首,但是世人却都只说红颜祸水

    “情儿,我们已经到杭州了,快把那东西戴上,戴上之后你就可以出来了,我们找个地方落脚。”柳峰不忍孙女独自一人在车厢内难过。

    “好的,爷爷。”柳风情低应,开始着手改变自己。这是爷爷教她的易容术,爷说她这张脸容易惹来祸端,最好改变它,他们才能平安抵达目的地。“爷,要涂上紫斑吗?”她问,那种紫色的颜料也是爷爷发现的,一涂上去,要一个月才会自动脱落,这期间不管用什么清洗都没办法洗掉。

    “也好,涂上去省事些。”柳峰赞同。

    没多久,他们来到一家客栈,柳峰将马车停在边门,店小二见着立即过来招呼。“老人家要休息住店还是用膳啊?”

    “小二哥,给我们一间最便宜的房,然后给我们两个馒头和一壶茶,这马儿,请弄些草料给它,谢谢。”柳峰客气的说,生怕这家客栈的人又是个势力的家伙。

    “当然,老人家和喝!”

    店小二望向从马车跨出来的姑娘,一声惊呼从他嘴里窜出,好好丑啊!只见那姑娘脸上布满大小不一的紫色斑点,左脸颊上有整片狰丑陋的疤痕,似火烧,又似在碎石堆里磨过般。

    “对不起,小二哥,吓着你了,这是我的孙女。”柳峰一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