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巴塞隆纳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阳明山45:01:38

    一行四人来机场接了左绍华和杰克之后,因为情况十万火急,众人直接在机场休息室边用午餐边开会讨论。众人各点了一碗贵得离谱,标价两百元的牛肉面,但是东西没有吃多少,大部分的时间,他们都专心地讨论该如何找出定时炸弹所安装的地点。

    末了,邢笠维和芮筱嫣把左绍华和杰克接往台北。

    容朝安认为,有一个无孔不入的情报贩子,和一名可以移山倒海的mi5干员已经足够了,他应该暂时还无用武之处,于是决定带楚绮瑗去阳明山兜兜风,让浑浑噩噩的脑子清醒一下。

    车上,楚绮瑗看了容朝安一眼,有些犹豫地说:“刚才在机场吃牛肉面的时候,筱嫣看到桌上放了一份今天的报纸,上面的头条新闻大刺刺的很醒目,但是我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心情听?”

    “是有关鸿碁总部昨天发生的事?”容朝安马上猜出来了。“你和筱嫣刚才怎么都没吭声,把这件事告诉笠维?”

    “我们是看你和笠维现在已经够焦头烂额了,不想再增加你们的心理负担,筱嫣还特地悄悄地把那份报纸移开去。后来,你和笠维陪绍华和杰克去兑换外币时,我和筱嫣很快地看了一下报纸。”

    容朝安听见楚绮瑗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就知道那一定不会是什么有利于“鸿碁”的报导,但是他仍然想快些知道。

    “那报导上写了什么?昨天就只有tdn的那个大牌狗仔到场,也不知她怎么会那么快就听到风声,报导一定是她写的,对不对?”

    楚绮瑗轻叹一声,显得有些无奈。

    “没错,就是那个名叫利绣沄的女记者。我实在有些替邢伯伯他们担心,你记不记得,不久前利小姐才爆料两名立法委员的婚外恋情,搞得满城风雨不说,最后还逼得那名已婚的男立委自动请辞下台?”

    “听你的口气,那篇报导似乎很不给鸿碁面子?”容朝安看了她一眼,他的右手从方向盘上移开,握住她有些冰冷的小手。

    楚绮瑗心想,邢笠维和容朝安迟早都会看到那条头条新闻,她现在即使不说,也没有多大差别。

    “我记得筱嫣告诉过我,笠维为了强迫邢伯伯让他能在筱嫣面前卸下笠恒这张假面具,恢复自己的身分和筱嫣在一起,所以故意泄漏了一些资金调度国外的机密给那位女记者。”

    容朝安打岔道:“没错,那些巨款是透过鸿碁在东南亚的厂房,再转移给东方a的防恐特煞组织。但是后来利绣沄好像碰到了死胡同之后,就没有再继续追查。”

    “朝安,那你就太低估利小姐了。”楚绮瑗当场泼了他一头冷水。“她是碰到了死胡同没错,但是她的专业嗅觉非常灵敏,而且想象力也特别丰富。”

    “啊,在报导上发挥想象力?不会吧?!”容朝安这时才开始真的有些担心。

    “她到底是怎么报导昨天的事?”

    “长话短说,她根本不相信鸿碁的说词,她觉得连国防部都派出军中的爆破小组了,怎么可能只是个只让人虚惊一场的恶作剧。而且,她认为这件事可能跟那些悄悄转移到国外的巨款有关,很可能是鸿碁从事某种非法交易,最后,她也认为可能是鸿碁的某个企业敌人眼红,以定时炸弹来造成市场上对鸿碁产生紧张心理。”楚绮瑗有条不紊地说着。

    容朝安有些气不过地提高了音量道:“这些狗仔真是麻烦,连军方都说没事,就凭她生花妙笔写了篇臆测的报导,就足以造成市场上的紧张?”

    楚绮瑗握了握容朝安的手,以此安抚他。

    她理智地提醒道:“这类的事,以前也发生过,只要一传出什么饮料或泡面里遭人下毒勒索,那间食品公司的股票价格就开始大跌。话说回来,利小姐的臆测虽不中,亦不远矣,她只是不知道幕后的真相。确实,恐怖分子是真的眼红,才故意将那颗定时炸弹牵连到鸿碁,还有你。”

    容朝安捏了捏她的手,颓丧地说:“这种事我们也爱莫能助,看来明天星期一,鸿碁重新开厂上班,一早的股市一开盘,就会先给鸿碁的股价来个定时炸弹,碰巧明天又是笠维和筱嫣的婚礼,看来一场喜事又会被蒙上一片乌云。”

    “我只希望不会因为那篇报导而影响筱嫣的婚礼。”楚绮瑗有点忐忑不安地低声说。“我明天本来是要请一天假,好当她的伴娘,不料她告诉我别请假,因为连新娘明天都得照常上班,只要下午三点钟提早下班就行了。”

    容朝安露出莫可奈何的表情,苦笑一声。

    “这都是姨丈意思,说什么自家人更要带头做全体员工的表率。唉!我真有点替姨丈感到悲哀,身为数一数二的巨富又怎么样?连生活都没法好好的过,儿子要娶媳妇,他还得在婚礼当天照常上班。要是我,宁愿过平静而且能享有自我的生活,也不愿意拥有那些财富。”

    楚绮瑗忍不住想糗他一下,笑着说:“可是你家已经很有钱了,怎么办?全部捐给慈善机构,或去领养一千万个孤儿吗?”

    “你真是爱说笑,台湾哪来一千万个孤儿?”容朝安不失诙谐地反驳了句,接着,他随即陷入自己的思绪中,沉思了良久之后才有些嗫嚅地道:“绮瑗,有些事,我并不想瞒你”楚绮瑗感觉出他在情绪上的转变,不禁感到纳闷。

    “怎么啦?怎么忽然变得这么严肃?”

    容朝安终于决定把藏在心里许久的话全盘托出,他想,也许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像自己刚才所说的,活得更自我,更平静。

    “绮瑗,我爸妈在商场上再怎么呼风唤雨,叱风云,可是,他们并没有太多时间称职的扮演好父母的角色。我是家里的长子,我出生的时候,我们的家境已经算是很富有了,所以,我们家三个孩子都是保母带大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