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砸锅卖铁养王爷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这个年,鱼小闲是在船上过的,过了小小一段水乡人家的日子,接着,换了马车,便一路在官道上奔驰,帘外的景色越来越荒凉,本来隆冬就稀罕的绿色全部从眼帘褪去,最后入目只剩下漫天的沙粒。

    白日只见一颗明亮灼人的大火球,满地黄沙,夜里温度遽降,举目什么都看不见,就算堆了四、五个火篝,还是冷得人牙齿直打颤,但是她裹了紫郧给的大氅,倒也挡住不少寒冷,在无垠的漠地上,她抬头就能看见无边无际的黑色苍穹,觉得她的人也像长了翅膀般,获得了自从来到古代从未有过的心灵上的自由。

    这一路上吃喝都简陋,就连洗澡也不能,通常一个镇,一个饼,挟着两块牛肉,再配半皮囊的水,就已经是极好。

    她看紫郧也这么吃,她也慢慢的咬着咬着,和着水咽下去,虽然吃得慢,也从不曾浪费任何一块食物。

    而紫郧从不限制她喝水的次数,就算他知道沙漠里水比黄金还要珍贵。

    鞋子里积了沙,她学他们倒一倒,吃了一嘴的风沙,吐了就是,一个苦字都没喊,她的坚毅令寒岁一行人另眼相看了。

    直到某一天,鱼小闲已经记不得出门多少天了,终于来到一座城门口,城门进进出出的人不少,多数是商旅,原来这凉州位于军事要冲,是边陲重镇,也是此地一个重要的通商要阜,距离沙漠不远的邻近小柄都会穿过沙漠来这里用牛羊马换些布料、麦子,加上骆驼行商经过,见这里的交易公平,来的次数变多了,不知不觉便演变成一个小小的经济枢纽。

    当然,紫郧刚来那会儿,并不是这么回事

    城门兵卒衣着陈旧但看守严格,仔细对照过手中资料才会放行,排在后面的他们也等了不少时候,直到龙莲掏出腰牌,兵丁见着马背上的紫郧居然显出少见的激动,喉咙滚了滚以后,肃然的放行。

    车马很顺利的进了城门,紫郧经过那兵丁时出人意表的问了他一句“蔡老太太的腿可好些了?”

    那兵丁看起来很年轻,只是漠地的风霜在他脸上添了几分粗犷的抢桑“多谢王爷挂念小人祖母,祖母日前已能下地,她还叨念着许久不见王爷,不知可否安好?要能知道您平安回来,肯定立马上寺庙烧香还愿了。”最后几句竟已见哽咽。

    “托老太太的福,本王已是无事。”

    “老天爷总算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小兵似乎快哭了。

    鱼小闲在车里听得不是很清楚,但从这小事可以看得出来,紫郧在凉州名声似是不坏。

    她没想到这不过是外城门,又经过好几个关卡,再进去才是真正的凉州城内,而紫鄙经过每一个关卡,都会有人来请安,一个胆大的门卒竟然高兴得想来抱他的大腿,后来被他的长官斥退才作罢。

    原来他的人缘不只不坏,还挺受爱戴的。

    这时候的她并不知道,这凉州城里的人民,就连兵将都是紫郧养着的,若没有他养着,每个人想吃上一口安心饭都成问题。

    马车碾着三丈宽修筑着青石板的大路,嘎啦声不绝于耳,举目并没有很荒凉,至少比鱼小闲想象中的要好上好几点,路旁有石砌的民宅、官府、佛塔、寺院、市集,建筑物都不大,看起来也不那么好看,但胜在结实。

    这十年,紫郧把这据说就连耗子都不愿意来打洞的苦地方经营了起来。

    倘若她没有来这一趟,怕是一辈子都会被刻板的印象框住,以为位在白璧皇朝最偏远的地方,充满异域风情,却也是苦寒之地,而无法想象它真正的样子。

    知道这里无论如何都还是军事要地,建筑肯定不同于江南的小桥流水,但见到滕王府的门面时,她还是很刘姥姥进大观园的老土样盯着那门看了半天,过了一会儿,才自嘲一下自己这乡巴佬。

    朱泥大门钉了成排的铜铆,两侧青石砌成的围墙,灰色墙瓦大气而整齐,守门的护卫都带着大刀,杀气凛凛。

    到了这里,一路随行的三十几辆大车就不和她一道了。

    这三十几辆大车都是沿途经过一些大镇,紫郧吩咐下去,由黑炽玉几人和手下人去采买来的物件,买东西哪不用花时间,鱼小闲一开始这么以为,不料,这些全是紫郧事先规划好的,他们一从寡妇村出发,龙莲等人就出去办事,行经半路,这三十几辆大车便开始陆续加入他们的车队。

    她问过紫郧这车里都是些什么?他只简短的说都是他那封地里缺少的东西。

    见他没有多谈,她就不问了。

    他们难得来一趟南方,能置办多少东西,就置办多少。

    进大门后,她不断的掀开纱帽,抬头去看这幢已经尽量细致,却仍显粗糙的府邸。

    大圆柱,大拱门,大园子,什么都很大。

    西北疆域开阔,王府也建得大,不似京中皇族子嗣府邸都受规格限制,在这里,家法、规矩都自成方圆,咳,也就是说,只要紫郧说了便算数。

    她笑咪咪的,并没有因为王府的粗糙而减少她眼中闪烁的光芒。

    这里也没有京中那些矜贵人家的前门、二门之分,应该说紫郧这王爷当初盖王府的时候压根没想过他的府里会有女眷。

    这里进进出出的要不是他的亲兵、武将、校尉、师爷、长吏,要不就是来他这里找酒喝的那五虎将都是男人。

    于是他便不觉得需要多此一举,所以,整个滕王府都只粗粗的分了个前院和后院。

    前门里早有获得信息出来候着的管事们、丫鬟、婆子、小厮,人不多,鱼小闲十根手指就数得过来了。

    能安心放在屋内,这些人都是紫郧信得过的人,他们也事先被知会过,大难不死归来的王爷会一并带回他们的王妃。

    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紫郧遭难的事情虽然被他那些得力的家将极力隐瞒,但是瞒不过王府里的人,于是下了死令要他们绝口不谈,谁敢多嘴说出一个不该说的字,就自己提头来见!

    但无论他们如何的封锁消息,战后来求见滕王的官员却没一个能见着紫郧的面,加上原本常在凉州城里巡视的他突然就这么闭门不出,怎能不引起各式各样的揣测,日子一久,便人心不安。

    几个月前,消息传回府邸,王爷无碍,这帮人才放下提到喉咙口的心,每天提着水桶抹布把王府打扫得一尘不染,盼望着王爷早日归来。

    他们来见了礼,紫郧把他身边的鱼小闲推出来“你们来见一见未来的王妃,将来她就是你们的主母,她说的话就是本王的意思,不得违逆。”

    他在路上已经给皇帝上了折子,说他已有王妃人选,因路途遥远,不克回京等等至于这道折子会在大都引起什么风波,他不管。

    他刚来封地的时候太后有意给他指婚,让他娶妻后再赴任,他以“年纪幼小,未立业何以成家”推掉太后的“好意”这些年,京里的那几位,只要稍微闲着便想塞女人到他的身边来,他都打发了,就算皇帝命令他返京,他也吩咐胡不韦替他上折子,以前线战事吃紧,不可缺少滕王坐镇为由给堵了回去。

    这回,他娶的正妻是个没家世、没背景、没娘家在朝廷,与政治毫无干系的女子,应该除了嫌她粗鄙,不会再有话说。

    他并不打算等皇帝的旨意下来才成亲,他会让人挑最近、最好的吉日把鱼小闲变成他的正妻。

    当然这些事,他还不打算说。

    闻言,众人眼中多少闪过一些讶异,但仍规矩的见了礼。

    鱼小闲也很有自知之明,自己这荆钗布裙的样子,说什么也跟这些人以为王妃该有的样子差太多了,不过她一眼看过去,没在他们眼里看到任何轻视或刻薄的眼光。

    她还了半礼“大家的表礼一会儿请汪管家发下去,往后要辛苦大家了。”对君子可以示之以弱,对小人必须见之以强,这是她深知的道理。

    “哪里谈得上辛苦了,这都是奴才们分内的事。”上前回话的是府里的管家,姓汪,他是边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