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砸锅卖铁养王爷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天早晨醒来,鱼小闲才发现自己枕着田十四的胳膊睡了一宿,见他也只是甩甩肩膀,又无事般的到院子打拳去了,她这才慢慢下了床。

    也不过一夜之间,也不过一个吻,她瞧着他那张已经看习惯的脸居然还会紧张

    说到底,都是那个吻坏的事。

    她捧着脸,把自己那像荒草漫长的心思拔个干净,这才下床穿上鞋,匆匆去了灶间。

    她一边舀着昨晚留下来的温水,准备田十四的洗脸水,一边想,既然店铺找到了,她打算今天到镇上去瞧瞧,看看格局有什么需要改变设计的地方,赶紧找人来做,毕竟她们要卖的是吃食,要求可多着了。

    再则,今天包银子也没有一早上门,她的确是个懂事知进退的女孩,知道贪小便宜只会让原本良好的关系提早结束,宁可不吃田家的早饭,只求工作关系稳固,能挣钱回家。

    鱼小闲也不强求,她和田十四用过早饭,拾掇了一番,便拉着他安步当车去了乌桃镇。

    那铺子位在十字长街的下中段,原先是家杂货铺,邻居打打酱油,买几斤油,几文几文的生意倒也不差,不料东家的独生子与人有官司,不得不卖掉铺子筹钱,希望能把陷在牢里的儿子给救回来,因此,田十四才能盘到这么便宜的店铺。

    请来的掌柜姓金,是个面貌憨厚的中年人,一见田十四上门,日前两人已经照过面,知道对方是未来的东家,又见他身边跟了一个女子,头上梳的是妇人髻,约莫猜出来两人的关系,便热络上前拱手招呼。田十四向金掌柜和伙计小伍介绍了正在左右打量的鱼小闲“老板娘说什么,你们就照她的意思去办就是了。”

    金掌柜和小伍连连称是。

    鱼小闲自然不跟金掌柜客气,关于她的任何疑问,他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显得十分尽责。

    铺子共有三进,前面一进是摆放货品的地方,二进是仓库,因为店铺已经易手,无论是仓库里的囤货还是堂屋的摆设都已经撤光,就剩下空架子,最后一进中间有座天井和小小的院子,院子有几株金桂正飘着香,厢房小遍小倒是洁净,无可挑剔。

    往后用来给伙计掌柜的夜宿,也不是不成。

    鱼小闲和掌柜商量后决定把前面两进打通,保留天井和后院的厢房,打通的空间隔成大堂和厨房两部分,另外她还想在大堂后面隔出一个茅房来。

    她觉得客人到她的铺子来,要可以尽情的吃,也可以尽情的解放,解放完再继续消费,一举数得。

    “这茅房设在屋子里,东家要卖的又是吃食,这会不会不妥?”金掌柜不表赞同,他压根没听过有人会把臭哄哄的茅房摆在屋里头,臭都臭死了,谁还敢来买吃的?

    “这个部分就交给我来。”她也没打算和金掌柜的仔细说,不过这木工师傅可得找个能接受她这观念的人,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想必只要多打听打听,不怕找不到人。

    跨出铺子大门,一直没吭声的田十四倒是开口问了句“你心里有适当的人选吗?如果没有,我去打听打听。”

    她心里隐约有个人影,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让我再想想。”

    “铺子想取什么名字?”

    “就叫五花马好了。”出自她最喜欢的诗将进酒。

    “五花马,取其名贵的意思?”田十四不解。

    此时的天空蔚蓝澄澈,风卷起云,云拉成丝,秋日天凉,热辣辣晒得人昏昏欲睡的天气已然过去,岁月无比静好。

    鱼小闲踢了一颗小石子,声音不自觉的带着轻快。“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谨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天气太晴,心情忒亮,将进酒啊,杯莫停,大家统统把珍贵的五花马,千金裘衣拿来这里换美食吧!

    她把诗仙李白的将进酒改成美食,心里毫无愧疚,只觉得自己终于脱离赤贫,快意得像飞起来了似的。

    不过她却忘了田十四这白璧皇朝的人可不知道有李白这么个诗仙大家。

    田十四他虎躯一震,凛然了。

    昨夜他还暗眨她没有满腹经纶,今日她就出口成章,这女子根本是一篇奇文,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每翻一页,又是不同的风景。

    “好这铺子名取得好。”他意荡神驰,怦然心动。

    “你也觉得这名字好,那就决定用了!”

    “这首诗可还有上半部?”他是武将,却不是粗鲁不文的人,从小和几个兄弟接受严格的皇子训练,不说允文允武,但出门能打仗,里子对那些诗词文章也颇多心得,可谓惊才绝艳。

    “啊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可以帮我们造茅厕的人选了!”她干笑的亡羊补牢。

    她真是疯了,居然卖弄起李白的诗来,李白是谁?他是谪仙人,最伟大的浪漫诗人,他丰富奇丽的文采已经到了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地步,她一个村姑,土土的没见过世面,抄半首诗还能拗说从别处听到,死记活记记下来的,一整首诗都记得清清楚楚,想骗谁?

    她那枕边人第一个就不依。

    那种高调的事,简直是自找死路,她还是少说少错,小心过她的低调生活就好了。

    田十四看得出来她不愿意说。

    她行事端正大器,仿佛对任何事情都游刃有余,待人接物知礼得体,犹如世家大族女子,面对他没有半分胆怯,但她对他,总有未竟之语,有时是欲言又止,有时是咬死了的蚌壳。

    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能看见她的心,她才肯对他坦白?

    既然她不说,他也不追问,相信总会等到她愿意对他剖心、无话不说的时候。

    鱼小闲可不知道田十四心里在嘀咕些什么,只是抬眸间看见他宛如暗夜星空般的眼眸正定定的瞧着自己。

    那一瞬间,来回走动的人潮被淡出了视线之外,鱼小闲觉得他的眼睛穿过自己,直直的进入她的灵魂里,把她看了个透澈。

    她不由得心虚嗫嚅“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人,你陪我去一趟吧?”

    他自然无可无不可,于是,两人去了镇尾王员外家。

    工地里,砖瓦到处都是,来来去去都是luo着上半身、汗流浃背的男人。

    即使在现代做过室内设计的监工,但鱼小闲也没见过那么多虎背熊腰、气势惊人的彪形大汉。

    “这位大叔,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一位雷万钧大哥?”她拦住一个挑砖的工人。

    “雷老大吗?”

    “正是。”

    他瞅了田十四一眼,转头便朝那些吵吵嚷嚷的人堆里大吼一声“小鞭子,有个女人找雷老大。”

    不远处——

    “彭老二,有个漂亮的姑娘找雷老大。”这不是走钟了吗

    再远一点——

    “花老头,雷老大的娘来了”

    “你们这些混球鸡猫子鬼叫什么?吃饱了撑着啊?”雷老大中气十足的大嗓门一下就把其他人的声音压了下去。

    “他们说老大你娘子来了。”

    顿时一片安静。

    “老子什么时候娶的娘子,你给我说说!”一个大栗爆下去,传话的人抱头鼠窜。

    “我只传话啊。”冤枉啊,大人。

    “她是我认的妹子,你们吞下肚子的那些吃食都是她做的,你们这些混球给我滚边去,下次休想我再买她做的吃食给你们这些饿死鬼!”他大步来到鱼小闲面前,瞅了她身后一步远的田十四,眉头蹙了下。

    “大哥。”鱼小闲屈膝行礼。

    “怎么到工地来了?这里乱糟糟的,有事让人来知会我就好了。”

    “小妹有事想请大哥帮忙,不知道大哥可愿意?”

    “你说吧!只要我能办的,都是小事一桩。”他爽快得很。

    事情出乎意外的顺利,等小夫妻俩踩着微黄的落叶回到寡妇村,还差一个时辰才晌午。

    他们家门前一片黑压压的人。

    安娘子见这对小夫妻悠闲地拎着东西,仿佛散步那样的回来,连忙趋前向田十四问了好,立刻把鱼小闲拉到一旁去。

    “妹子,你哪去了,大半天的看不到人?”她可是急得一头汗呐。

    “嫂子有事?”

    “不是说要招工吗?我一把消息放出去就来了这么多人,大家都在等你,你快点去瞧瞧吧。”

    “谢谢嫂子,真是麻烦你了。”

    “自己人道什么谢,就你这么多规矩。”她虽然也想知道鱼小闲究竟招了哪些人,不过她一堆家务要做,平常得出摊去,难得妹子说要歇息个两天,她哪能不趁机赶紧把事办一办。

    “不过,我听到风声,说你那当家的把一整片后山地都买下来了?”

    “这事儿我还没跟嫂子提,晚上带孩子们来吃饭,到时候再聊。”既然带着劳力上街,哪能空手回家,她琢磨着天有些凉了,于是买了些食材,这时候吃锅最好了。

    安娘子走后,鱼小闲让那些来应征工活儿的人稍安勿躁,又让田十四搬出小桌椅,她负责口头询问,他则负责填写工人的资料。

    “不过就干个活儿,哪需要什么地址、专长?”有人不耐烦了。

    “这样才好发工资,大家都不想损失自己辛苦赚到的银子吧?要是干活儿认真,到时候一定少不了大家好处的。”蛇打七寸,只要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