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恶质前夫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偲彤。”向天驯突然喊住她。

    “嗯?”偲彤疑惑地回过头。

    “很抱歉,让你碰上这样的事。”他眼底满是自责。

    “小事,反正你迟到的事,我加减报复在他身上,闷气已经消了一大半。”

    这种免费的出气包,来得正是时候。

    闻言,向天驯的脸部表情柔和了几分,甚至露出有些哭笑不得的跩气神情,动手指了指房里。“我指的是”他唇线抿紧。“这家伙非礼你的事。”

    “我知道啊,所以才说是小事。”偲彤缓缓笑开。“有点渴,先去喝杯香槟,希望桌面上还有一、两杯可以让我解渴。”

    “偲彤,我有跟你说过,你真的是个很特别的女人吗?”看着她脸上的笑,他发觉胸口正隐隐发热。

    “说过了,下次说点别的,最好是我没听过的。”她的笑容加大,似真似假的交代着。

    “等会儿我会向众人介绍你是我女朋友。”向天驯专注的凝望着她,眼底是她略微吃惊的可人表情,他微笑,心头暖意放肆窜动。

    “什么?”偲彤难掩惊诧地眨眨眼,怎么突然说到这个?

    “这个我应该没跟你说过吧?”他咧嘴一笑,有点猫捉老鼠的得意。

    “你在耍我吗?”她歪着头,弄不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不是一个很好懂的男人。

    向天驯贪恋地看着她有点疑惑却带着几分天真的神情,以及最令他移不开目光的双眸。

    “不是,我是认真的。”他没注意到自己说话的语气有多笃定。

    偲彤看着眼前这对朗朗双目,心口乍裂,水眸慢慢弯成两道弯月,眉眼间尽是温暖笑意。

    是梦吗?

    偲彤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嫁给向天驯了,也有点讶异原来结婚其实可以很简单,而且很快。

    她转过头,看着他刚毅的侧脸,心头漾满甜蜜。

    在邮轮上的那晚,他依约将她以女朋友的身分,介绍给现场所有宾客们认识,包括先前缠着他的女人。

    不过,在此之前,他把自己关在包厢休息室里,足足待了五分钟,出来时,一脸痛快的模样,害她忍不住好奇心,探头往里头看了一眼,只瞥见一张肿成猪头的脸。

    她还想往下看,没想到他冷着脸,迅速关上门,高大身躯挡在她身前,朝她扔来一句“别好奇”

    不过他究竟是太天真还是太有自信,他以为他这么说,她的好奇就会自动消失吗?

    所以偲彤偷偷去问秦特助,不过秦特助嘴巴也很紧,只说那人被打了一顿,后来邮轮停靠时被扔下海,向天驯还交代以后跟他们家有关的生意,一律拒绝。

    秦特助才说到这,向天驯就出现了,冷冷瞄她一眼,这一眼够厉害,瞬间刺破她头顶上狂冒问号的泡泡。

    结束这趟邮转之行,她的生活回归正常,每天上班,下班,最大的改变就是他们固定每个星期五、六、日的晚上都会腻在一起。

    交往两个多月后,向天驯强势要求她搬进他位于天母的独栋别墅,展开同居生活。

    徐妈每天会来别墅打扫并料理三餐,所以她不必费心做家事,司机何叔也是个温和的长辈,她跟他们两人都处得不错。

    同居一段时日后,偲彤有预感,向天驯一直默默在筹划婚礼的事情,只等适当时机,而她也做好心理准备,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广告案顺利拍摄完成,推出后,营业额迅速成长百分之七十,庆功宴后,他带她去阳明山看夜景,从后车厢捧出一大束鲜花和钻戒,在满天星斗下,向她求婚。

    她惊喜地愣了几秒钟,随即点头答应。

    一切自然将仿佛水到渠成。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因为近期朕国邮轮打算到德国设厂,向天驯必须亲自前去监督,这一去,恐怕三个月回不了台湾,工作忙得昏天暗地,又急着结婚,于是两人协议,先公证结婚,等设厂的事处理得差不多之后再宴客。

    今天的婚礼很简单,两人的母亲恰巧都远在美国,出席的家长只有她父亲。

    陈续庆虽然出席,整个办证过程却是满脸怒气,就是因为心疼女儿的婚礼太过简单。

    本来陈续庆铁了心要反对到底,直到知道向天驯是朕国的老板,且他在商场上的评价确实很高,才勉为其难答应。

    向天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老实跟你把话讲明白,我无法接受她的婚礼这么草率,等你从德国回来,得补个盛大的婚礼给她,你知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在委屈她?”陈续庆在婚礼结束、众人要各自离去之际,终于忍不住心里头的火气,直接找上向天驯。

    向天驯面无表情,插在裤袋里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冷眼看着眼前这个气愤的老男人,视线背后交叠着父亲在半空中摇晃的双腿,心里冷笑一声。

    复仇才刚开始,岳父就气成这样,他倒要看看这老头能待到什么时候,希望他身体别太差,要能禁得起长时间的折磨,才不枉他把自己的婚姻端上赌桌。

    “爸,这是我们的决定,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偲彤见老公脸色不太好,伸出手,亲密地抱着父亲的手臂,撒娇地晃了晃。

    “傻女儿,我是替你抱不平,我跟他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结个婚非得这么遮遮掩掩的?”陈续庆宠溺的轻点了下女儿的鼻头,可心思却有些纷乱。

    不知是他看错还是怎么地,他总觉得女婿看着自己时眼底有股寒光,透着不寻常的危险意味,让他感到一阵不安。

    向天驯向?怎么这么巧?他以前恶意并购的公司老板,就叫向富国,同样姓向他先前光顾着了解女婿的工作表现,居然忽略了他姓向这件事,希望一切不是他猜测的那样。

    “爸,说话。”偲彤见老爸跟老公脸色都不太妙,连忙将老爸拉到一旁说话,再三强调婚礼简单是两人的共识,没有谁委屈了谁。

    她说了半天,也不知道老爸听进去多少,只见老爸看着向天驯的眼神除了不满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