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恶质前夫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章

    偲彤准时出现在宴会厅门口,侍者接过她手中的邀请卡后,毕恭毕敬地带她走进二楼一个开放式包厢。

    “向先生交代,请您在此等候。”侍者微微倾身,伸手比向桌面上的食物“请享用,另外想要任何东西可以按铃,我们会立即为您服务。”

    桌面上有各色餐点,西式、中式,主菜到小点心,应有尽有,还有一排几十管色彩各异的调酒。

    “好,谢谢。”她微微一笑,拿起其中一管色彩鲜艳的调酒,好奇看看嗅嗅,顺便喝个两口。

    哈,味道不错。

    偲彤边等他,边喝调酒,连带吃掉一大盘龙虾色拉,几样小扳点,最后拿起香槟王,一口气喝掉两杯。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向天驯却迟迟没有出现。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她轻咬着下唇,从手稍稍抓起拖地的长裙摆,站起身,想去一楼的主宴会场看看,但很快念头一转,还是觉得不妥,又坐回原位。

    在这一站一坐之间,她看见宴会厅的某个死角,似乎出现向天驯高大的身影,而他身边正站着一位美丽的女人。

    瞬间,她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偲彤皱眉,张大双眼看着他,亲眼看见他状似亲密地搂着对方,对方则是双手抱着他的手臂,仰头,似乎正在对他撒娇。

    她倒抽一口气,他把她约来这又迟迟不现身,现在还跟另外一个女人这么亲密,他在耍她吗?

    “不会的,他一定有什么原因走不开,他没道理骗我。”偲彤一面心理建设,一手忍不住又抓起调酒喝个不停。

    “嗨,怎么不下去玩?”

    身后突然传出声音,她快速回头,惊见一名陌生男人正站在自己身后,原本一颗急切的心迅速冷却。

    不是向天驯

    “我在等人。”偲彤转回头,并不想搭理这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男人,拿起桌上的柳橙汁喝了一口。

    “等向天驯?”男人嬉皮笑脸地道,不请自入,走到她背后站着。

    “你怎么知道?”感觉对方的逼近,她霍然转头,站起身,闻到对方身上浓浓的酒气,全身竖起戒备寒气。

    “很简单,这里是他的专属包厢,一般宾客不能上来。”男人一双色眼在她身上流转一圈,最后在胸脯、腰身、臀部来回打量。“他一直是宴会里的抢手货,女人见着他,就会黏着他不放,你有得等了。”

    “那我先回去。”偲彤困难地吞咽一下,往旁跨开一步,想要越过男人离开。

    怎料她一有动作,男人立刻逼上前,双臂打开,摆出一副无赖样,下流的朝她笑着。

    “生气了?”说完,他抓住她的双手,把她往包厢内的小休息室拖去。

    “你做什么?”偲彤瞠大双眼,放声大喊。

    男人见状,一掌捂住她嘴巴,更加蛮横地拖着她,脸部扭曲,在她耳边愤怒低吼“你们这些女人全都一个样,一个个排队等他,怎么?我也是男人,他能给的,我也可以!我现在就能好好疼你!”

    她惊怒的瞠大双眼,怒气压过恐惧,倏地抬脚往前狠狠一踢,桌面上数支酒瓶、酒杯飞落地面,发出玻璃砰裂的匡嘟匡啷声响。

    向天驯在宴会厅里,正被商场上合作对象的千金们拉得快要发火,几次想要脱身,却又被另一批人缠住。

    如果没有父亲的事,也许他会从中挑个对自己事业最有帮助的女人,让事业更上一层楼。

    不过,听说姓陈的很疼女儿,如果他知道女儿婚姻不幸,不晓得他会有多痛苦?

    要扩大事业容易,花点时间跟精力就可以,但仇人的女儿只有一个,最狠毒的报仇方式才是他要的。

    这时,突然一阵奇怪的声响传来,可在场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但向天驯浓眉紧皱,听辨声音似乎是从自己的专属包厢传来,他倏然抬眼一看,赫然发现刚刚还坐在那里的人居然不见了?

    他心头乍然一惊,推开众人,快步冲向包厢,双脚一踏进去,看见酒杯、酒瓶碎了一地,他的心立刻跌入冰寒深处。

    他迅速转头看向包厢休息室的门板,怒气腾腾的几个大步走上前去,全身肌肉紧绷,进入备战状态,大掌紧紧握住门把,霍然转开,随着他推门而入,一声惨叫先行钻入他耳朵里——

    “救、救命啊!”充满愤怒又隐约藏着恐惧的声音,向天驯心中顿时扬起前所未有的怒火以及一丝奇异的古怪感,随即他定睛一看,只见一个男人跪在地上,满脸通红,双手抓着缠在脖子上的丝巾,痛苦哀号。

    向天驯望着眼前这一幕,彻底懵了。

    “你终于来了。”看来刚刚她踏那一脚,他肯定听到了,才会收效快速的冲上来,如果没这件事,他打算慢吞吞的拖到什么时候才来找她?

    “你把他制伏了?”他努力回想刚刚那句救命到底是男人的声音还是女人的声音,还是他下意识认为喊救命的一定是女人?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向天驯轻手轻脚地关上房门,满脸厌恶地看向还在痛苦挣扎的男人。

    之前一直有传言,说这家伙仗着自己家里有几个臭钱,曾经干下迷奸女人的勾当,这回不仅上他的邮轮,还偏偏找上偲彤,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不容气了。

    “当然!一个喝醉酒的臭男人,就凭我练过五年的跆拳道,再加上我手中握有利器,还怕他不乖乖束手就擒?”偲彤利落地抽回自己的丝巾,重新挂回脖子上,末了还拍拍双手,去去晦气。“我爸说的没错,女孩子学点防身术准没错,你看,这不是派上用场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