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王爷闯香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商飞雪有些乏力的伸手推开房门,现在的她只想倒在床榻,盖上松软被子,好好睡上一觉。

    这就是她此刻小小的心愿。

    商飞雪自认所求不多,可偏偏老天爷硬是不肯让她如愿!

    刚推开门,恰巧一阵风吹熄了她的灯,接着,在进府之前曾习过武的她,明显感觉到屋里还有其他人的气息而且,是个男人。

    偏偏灯熄了,屋里一片漆黑,她根本什么也看不到。

    没有惊慌尖叫,也没有仓皇离开,商飞雪冷静地伫立在房外好一会儿,最后决定走进屋里,甚至顺手阖上门扉。

    侯府防卫向来严密,除了府外有守卫站岗,府内亦有守卫轮值,如果房内男人的身手已足以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来到她这院子,那么只怕他的武功比她还高明,甚至在她开口喊人的那一刻就能取她的性命。

    再者,那守夜的婆子又不知溜哪去了,她现在是出去比进来危险,所以不是她不怕死,只是聪明的不想加速自己的死期。

    商飞雪冷静地环视四周,这房间她才住上没几天,说不上熟悉,幸好灯虽熄了,但眼睛适应黑暗后,她还能就着微弱月光打量屋内的一切。

    更何况,来人倒也大胆,完全不闪不避地端坐在屋内的圆桌旁,还好整以暇的享用她出门前没喝完的那壶茶。

    对比她紧绷的一天,这个人悠闲得令人发指。

    疲惫会让一个人的脾气变大,也会让一个人的胆子变得很大。

    商飞雪毫无顾忌地瞪了那不速之客一眼,接着一言不发地拖着酸痛的双腿,缓缓来到圆桌边。

    她一边就着月色打量那人,一边跟着在桌边坐下,甚至自顾自地替自己也斟了一杯茶水。

    在这大冷的天,将就那冰凉的冷茶,其实不是一件舒服的事,可没丫鬟伺候的她没法计较那么多,只是眉头不皱地仰头喝下。

    待那茶水冻得她疲困的精神回复了些,这才将注意力摆放到一直悄悄打量她的不速之客身上。

    她冷然问道:“你是谁?”

    她的冷静让人叹为观止,也让那男人的眉头往上挑起。

    是真不怕,还是在装腔作势呢?

    “为什么答应嫁给泷阳王?”他开门见山的直问自己想知道的事。

    闻言,商飞雪抬头瞧了那人一眼,然后像忍不住似的笑出来,笑容有些轻蔑,好像对方问了一个多傻的问题。

    “嫁进王府,从此穿金戴银,一生富贵,这是多少女人奢望不得的好事,人往高处爬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要问?”说完,她很故意的又轻笑两声。

    “就只是为了富贵?”明明是这样理所当然的答案,瞇起了锐眸的尹承善却不相信。“说实话。”

    他堂堂泷阳王亲自跑了这一趟,可不想最后只是徒劳无功,他直觉一个遇贼入侵闺房还能这么镇定的女子不会是爱慕虚荣、贪恋富贵的人,这的确不是太有根据的直觉,可他就是这么觉得。

    “你又是谁?”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商飞雪开口反问。

    尹承善瞧她那双眸子清亮得很,丝毫看不出一点恐惧,不禁有些欣赏。

    她着实太气定神闲了些,要不是两人是在这种情形下见面,而他又知晓她的身分,或许

    他当真要跟她交个朋友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不知道你对冬宁侯来说,就是一颗随时能舍弃的棋子。”

    “我知道。”她的口气像在聊空气般无所谓。

    她又不是真的自小在侯府长大的千金小姐,自然不会因为商清远那几句温言软语就真以为自己是他的掌上明珠,她只是还弄不清楚商清远想借着她、借着这桩婚姻得到什么。

    不过无所谓,现在先照着商清远的意思走,以后她迟早能反咬一口。

    “既然知道,为什么愿意嫁?莫非你真甘愿成为让人驱使的棋子?”尹承善眉头微皱。

    虽然这话是他自己问出口的,但他总觉得她不像是这样甘于受人摆布的人,因为他从她的眸中看到了一丝不容撼动的坚毅,拥有这种眼神的人不会是别人手中的棋子才是。

    尹承善在观察商飞雪,商飞雪也在打量这个陌生男人。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