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沙特文学 www.stwx.cc,天下第一宠(续)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章

    当日傍晚,徐妃宜就和方弋赶到了桐安城。

    只是短短的几个时辰,她就虚弱得好像一抹幽魂,双眼空洞、脸色惨白,一双眼睛幽黑幽黑的,却没有一滴泪水,空洞得让人担心。当他们赶到云苏子的住处时,已经暮色四合。已经等在门口的裴良立刻迎了过来。

    徐妃宜由问春搀着,只瞧了裴良一眼就挪开目光,苍白的下唇几乎要被她咬出血来。“主母。”

    徐妃宜低着头不说话,有些发抖。

    方弋缓步走到裴良的身边,两人眼神一对“大哥怎么样了?”

    裴良侧头看了眼徐妃宜,又看向方弋,无声地摇摇头,然后说:“进去吧。”

    乌烈住在院落深处的一栋两层阁楼内。

    他们出现的时候,云生和云苏子正坐在一楼研究药方。云苏子并非像传说中的那么老,大约三十岁出头,脸颊瘦削、目光凌厉,脖颈处有一圈伤疤,好像被斩下的头颅,又被重新缝制上去一样,使得本就不苟言笑的他又平添了几分诡异。

    云苏子的目光落到了神情恍惚的徐妃宜身上。

    她低垂着眼,脸上的胭脂被泪水滑出了痕迹。

    这个女人他立刻猜出了对方的身分,目光自她肚子上一划“你就是徐妃宜?”徐妃宜只点了点头。

    云苏子冷哼了一声:“上去吧。”

    这时云生已经走了过来,仍是青衫落拓、鬓发虚白,若是不看那张年轻俊秀的脸,恐怕会以为他才是云苏子的师父。他走到徐妃宜的身边“主母,我引你上去。”

    徐妃宜点了点头,轻轻挣开问春的手,示意她不要跟着。

    两人绕到堂后,拾阶而上,沿着曲折幽暗的环梯来到二楼,再行至走廊的尽头便是乌烈的房间了。徐妃宜在暖阁外停了下来,缺氧一般地深吸了几口气,幽黑无波的眸子中再度起了波澜,她停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手指发颤地推开了暖阁的门,一股浓郁的中药味道扑面而来,徐妃宜拂开阁中的层层缭绫,终于来到了乌烈床前。

    榆木为榻,黄金做勾,白纱成幔。

    乌烈无声无息地躺在床榻上,额间绑着惨白纱布,脸上血色全无,一双薄唇泛着青白。徐妃宜几乎是在看到他的瞬间就腿软地跌坐了下去,一直屏住的呼吸终于乱了节奏,她的手压在自己的颈下,仿佛被谁卡住脖子般喘个不停,喉咙间还没涌出哭声,眼泪就已经大颗落下。是他,真的是他。在亲眼所见之前,她始终不愿相信乌烈会做出这种傻事。

    云生曾说他脑中的箭簇十分危险,那怕再挪动一寸都会要了他的命。可如今,他却用一种更为危险的方式去拿出了这枚箭簇。

    徐妃宜紧紧地闭上眼,胸口抖动得厉害“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乌烈怎么可以这样冒险?难道连她都不顾了吗?

    始终静默站在他身后的云生忽然开口“因为大哥想要找回记忆。”

    徐妃宜兀自流泪,并没有反应。

    向来寡言的云生继续说:“他想找回记忆,变成你心里的林书浣。”

    徐妃宜身形一颤。

    云生凝视着她的眼“主母,大哥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内心所有的猜测终于都得到了印证。他之前所做的种种,果然只是为了变成原来的林书浣。虽然早有准备,可如今亲耳听到之后还是感觉像是有把刀狠狠地插进心口,令她痛得无法呼吸。

    可面前的云生也并没有就此停止,他继续说他只是希望把自己变得更好,让你开心。”

    她把头垂了下去,肩膀抖得厉害。

    不,她不开心。她不要林书浣、不要那个才子,她要乌烈,一个完完好好的乌烈。

    八天之后,乌烈仍旧没有醒来。

    徐妃宜日日守在他的床头,整个人以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

    床上的乌烈却是没什么变化,看起来仍是又高又壮,只是下巴上的胡茬越蓄越多,看起来越发像个土匪了。徐妃宜自刚到的那晚大哭了一场之后便没再掉过眼泪,在人前冷静得不像话,就像当初在营帐中一样,将乌烈的起居打理得井井有条,除了那越发显得宽大的衣衫凸显了她的瘦削以外,徐妃宜似乎也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此刻,她正拿着剃刀和皂粉准备给乌烈刮胡子。

    徐妃宜将皂粉揉出泡沬,均匀地抹到他的脸上。因为沾了冷水而略显冰凉的小手透过触摸到那张瘦削的俊脸,那熟悉的热度与轮廓令她的动作变得缓慢起来。其实他还是瘦了,这几日不吃不喝,总靠云苏子的药吊着,就算是神仙也撑不住。

    大家都说乌烈是个刀枪不入的悍将,似乎不懂得什么叫疼。可徐妃宜很清楚他不是铁人,他知道疼、知道爱,她是自己所见过的最贴心、最细腻,也是最傻的男人。自己到底有什么好,她任性、多疑又矫情,前不久还那样的误会他,可乌烈却还如此待她。徐妃宜摸着他的脸,眼眶又红了起来。她的吉郎是这样的好。

    可惜,他就要不见了。

    因为云苏子说乌烈不会死,不过他要嘛醒来,要嘛就这样沉睡下去。

    就算他醒了过来,记忆或许也会因此发生混乱,其中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恢复了当年的记忆,而有关乌烈的那部分记忆是否还会保留,云苏子也无法确定。他只能说两种记忆全部存在的可能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